• Nov 20, 2010

    Triangle - [看电影]

    Tag:

        看了一个好看电影。译做《恐怖游轮》未免过于随便听上去过于像个纯粹的恐怖片了,不足以表达里面耐人寻味寻味寻味寻味的迷思。

        过去、现在、未来重叠在同一个空间里(当变换参照物视角时),每一个“当下的我”(以它为主线时)上船后都会遇到一个“未来的我”(已经知道循环机制的“我”),而相对于“未来的我”而言,这个“当下的我”又是“过去的我”。在无限循环的机制中,“未来的我”一次次地由“过去的我”累积而成。

        除了处于发端的第一个懵懂的“我”之外,每一个循环完成后存活下来的“我”的目的都是要杀死即将登船的“过去的我”而成为“未来的我”,而这个“未来的我”的结局又注定是必然会被登上船的“过去的我”杀死。——一个方向互指的死循环。其他几个角色也同理,可忽略不计。犹如一段可执行程序,给了一个指令(登船)之后,就开始随机的random的自动运行,永远不会停下来。

        让人濒临绝望和崩溃的死循环,西西弗斯式永不能卸任的枷锁。编剧太棒了,在心里盘桓几天了都挥之不去,刚看完半夜归家也呆坐好久,像是和智慧的人思想过招之后那种“很无力的感觉”。费脑仁啊。真是自找纠结。完全不似看一集很市井很家常很草根的TVB剧然后轻松地倒头就着。

  • Nov 15, 2010

    Short Cuts - [看电影]

    Tag:

        是雷蒙德·卡佛吗?似是而又非。
        六度空间,每个人之间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浮世绘,多线索的交叉,一点一点的铺开、编织和理顺。3小时,看了2天才看完,穿插闪回切割得太碎了,有些不耐烦,非有耐心不能投入。
        易怒的警察、轻浮的飞行员、画家和医生、“小丑”人生、男孩死了、爵士母亲、Phone Sex女郎、小罗伯特·唐尼、Tom Waits……唱Jazz的Ann Ross嗓音醇厚性感,她的歌声贯穿始终。九个故事,只认出了几个卡佛的影子,待把他的书全部看完再回过来辨认。

        “为什么你能容忍下去?”
        “我必须苦熬下去。她会抛弃他然后他会回家找过分溺爱他的妈妈。总是这样千篇一律,他是个骗子,有时候我通过问他问题来娱乐我自己,看看他那种甜蜜的谎言,他下次还会是这个老样子,他编的有些故事真的很奇异……”

        “这很古怪,你父母去的教堂的主角(神父)打电话给我,他想要一个乱伦电话,譬如跟一个四岁的女孩……”
        “那会打乱你的生活,我是说一个四岁的女孩,她做了所有成年人要她做的事……”
        “我知道,但是这是金钱的驱使。”

        “真是恶心的晚上,瞎唱,恶心的人群,我讨厌LA,他们只是在用鼻子哼和说话,Kick在就好了,我也许能在阿姆斯特丹找到工作,Kick喜欢那里,每个人都喜欢,那里的人知道该怎么样对待一个爵士乐手……”

        这么grey的人生,布满trouble的life,汹涌的无奈感,真是很无力啊。
        村上春树:“像在新泽西州或加利福尼亚州的大城市近郊开车,一座镇,沿路行驶不久,人家就中断了,镇郊有一条店铺傻大傻大的商业街,有复合型电影院,有公用冷藏库,有麦当劳,有CVS药房,有录像带出租店,继续前行有树林河流等不多的自然景观。通过之后,很快有下一座镇出现,镇郊当然又有商业街,又有不多的自然景观,然后又是一座镇……如此无尽无休,镇与镇之间当然有所不同,但大同小异。尤其在加利福尼亚,由于土地平坦得无遮无拦,自然景观单调,无奈感也更加强烈更加深重。展望着这种无边无际的铺展,就会迅速陷入沉思:人的活动究竟有何意义呢?这样的无奈是一种唯在美国才能体味的情怀,在欧洲体味不到,在日本体味不到。”
        “《Short Cuts》中接踵而来的故事给观众的怅惘与无奈,也同这种在美国大地移行时特有的无奈感有相通之处。电影从一个故事转入另一个故事,我们就从一座镇进入另一座镇。尽管每个故事都有其特点,然而我们渐渐失去辨认那些差异的能力。盯视银幕的时间里,脑袋逐渐麻痹,被拖进了银幕上出现的世界末日郊外那令人倦怠的恶梦中……”
        卡佛的遗孀苔丝曾说,“short cuts”大约有三个意思,一个是“短的创伤”,另一个意思是“近路”,三则是字面意思“电影短片”。(村上春树《终究悲哀的外国语》,《描绘“卡佛的国家”的罗伯特·阿特曼电影迷宫》)

  • Jul 26, 2010

    阿基里斯赶不上龟 - [看电影]

    Tag:

        真知寿的艺术人生经历过无数次死亡事件。一次是他跟村里的傻子一起画树林,傻子看见远处公路上的汽车,说,“我想画它们,但它们通过时太快了”,真知寿教他,“如果你站在它们面前,它们就会停下。”于是俩人挡在疾驶过来的汽车跟前,被气急败坏的司机打头。

        真知寿的叔叔也老爱打他的头。并且总是骂骂咧咧说他是个笨蛋包袱。当真知寿在院子地上画了三只大白母鸡,震摄住了叔叔和婶婶,艺术真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啊,恶毒的土包子们也被感染了,叔婶开始送真知寿上学了。

       

        有一天睡前婶婶上楼抱被子,从镜子里瞥见墙角真知寿的母亲冒出来了,跟她跳崖死时的样子一模一样,半边脸淌着血,婶婶吓惨了。真知寿又被叔叔打头。当真知寿被送去孤儿院时,车咯噔一停,站在马路中间拦车的傻子被撞死了。

       

        故事冷冷的不动声色的内力,和那种化重为轻的黑色幽默,从英俊小正太长成为木讷青年的真知寿之后开始散发出来。

        在印刷厂工作的真知寿,为即将关张的洋服店设计了一个清仓大甩卖的广告单,画的是一男一女吊着脖子挂在半空中。那是他最后一眼看见自己父亲的样子,银行倒闭之后,父亲和艺妓双双上吊而死。
        印厂老板说他,“这是销售库存货,但你的设计走得太远。”
        “它有更大的冲击。”
        “冲击不是问题,包装不应该如此险恶,客户很愤怒,借鉴些正常的。”

       

        真知寿听从了画廊经纪人的危言耸听的建议,去上艺术学校。一帮学生搞行为艺术,骑自行车背两桶油彩往白墙上撞,唰~,红黑色颜料倾倒在墙上,唰~,又是黄蓝色泼在画布上,唰~,橙绿色,大家看着这幅浑然天成的抽象画high了,为了获得更大冲击力,怂恿其中一个开着自家车往墙上撞,唰~,五颜六色倒出好看的抽象画,开车的人从驾驶座歪出来,死翘翘了。

       

       

        真知寿和同学在街边闷闷地吃东西,煮关东煮的老头说,一切只有艺术可谈?去非洲对饥民展示毕加索和米团,每个人都会选择米团,艺术对饥饿的人无用,你没什么不同。
        同学说,“我会选择毕加索!”
        “不要这么天真,艺术是个大骗局。”老头像是真理派来人间的使者。
        俩人一前一后地在天桥上走,忽的一下,他同学在背后消失不见了。真知寿站低头朝下望看水泥地上脑浆迸裂的人和一摊血,呆立。
        真是忍看朋辈成新鬼呀。

        咖啡馆儿的女招待知道真知寿是艺术家,主动献身当模特,她露着一对娇俏完美的乳房,虔诚地满怀期待地一动不动地摆着姿势。当看到成品时,脸却呆了,“你根本没有真的需要我,对吗?”
        裸体画被挂在咖啡馆儿里,女招待忧虑地问幸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我,对吧?我看起来像个肉丸,我很讨厌这样。画中她的脸一半男一半女,拥有炮弹一样的两个巨乳,还挺毕加索的。
        幸子对着画一往情深,“我理解他的艺术,令人吃惊,艺术魅力如此之深,你必须使用你的想象力,旋转想象力才能看懂。”
        女人多喜欢文艺男青年啊。真知寿和幸子结了婚。

       

        真知寿最不幸的是落在了当初骗过父亲的画廊经纪人的二世子手里。不过话说回来,经纪人靠着巧舌如簧的一张嘴从资本家口袋里面搂钱花本来也就是艺术圈里颠扑不破的真相嘛。

        他的人生或者说艺术路径就这样被利欲薰心道貌岸然虚情假意的经纪人左右着。
        “我们希望有更多影响力的东西!”
        “任何有体面技能的画家都能画出那样,尝试些更独特的!”
        “这是没有意义的,太普通了,尝试更多的体验,你一定要有所不同!”
        “使用原创,你需要更多的疯狂,把自己置身于极限的环境,那种精神状态下才能够正视艺术。”
        二世子的话就像无情的鞭子,不停地抽打着真知寿,催他“上进”,当然也使他迷茫混沌。他的人生可悲也就可悲在这里——被“创新”这条恶狗一路狂追着,苦不堪言。

        他的人生也奇妙地跟艺术史的发展线索并行重合着。画风从最初的现实主义、印象派、野兽派、立体主义、到后来当代的几何抽象、超现实主义、POP Art、涂鸦、广告、行为艺术,无一不所尝试。他模仿过马蒂斯、毕加索、蒙德里安、罗克利、米罗、洪德特瓦瑟、巴斯奎特等等,有时看上去像,有时又不像,有时有点灵气,有时又走火入魔。

        片中的画全部都是北野武自己画的,我又惺惺相惜的全部截了屏存下来。最喜欢的是他画的比目鱼和有着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大哥妹妹表弟二表弟的“Arakuma”先生全家。新近出的他的《浅草小子》也格外的想一看。

        阿基里斯和乌龟赛跑。乌龟1秒只能前进1米,阿基里斯1秒内可以前进10米。假设龟开赛前超出9米,阿基里斯能否赶上龟?古希腊哲学家芝诺认为阿基里斯永远也追不上乌龟。
       阿基里斯用了0.9秒到达龟启动的地点,而在这期间,龟也前进了0.9米。那他要再花0.09秒到达龟现在的位置,但是龟这时又向前了0.09米,为了到达龟现在的位置,阿基里斯需要另一个0.009秒,这段时间龟将再次前行0.00009米,因此,追逐是无限的,阿基里斯永远无法超越龟。

        片子开头那个“阿基里斯与龟”的悖论,我们一边做饭一边讨论,汗流浃背,令人难忘。

  • Sep 14, 2009

    周末 - [看电影]

    Tag:

        的晚上,忽然想重温一下大岛渚的《感官世界》,嘻嘻。
        就翻箱倒柜地找出碟片,还是珍藏版呐。最近接连看了几本写日本风俗人文的随笔,依稀记得《感官世界》布景也很唯美,也有华美的和服、精致的料理、简约的和室、艺伎的歌舞,只是过了好多年以后,对这部片子的记忆点只有性爱别无其他了。(好了,不要再找借口了。。。)
        上部。嗯,依稀记得好像当初看时正片之前是有这么一个怪谈的短故事的。只是越看越觉怎么剧情这么详细这么长尼?就这样怀着迟疑不决的“先凑和看完这个故事吧,马上后面就有一个超级强的了”的心情,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碟片已经走到结束了。怎么回事?哦,封套上写着“双碟装”,原来还有另一张碟呢——可是把一张壳翻了个底朝天也遍寻不着!已经十点多了,又重新翻箱倒柜了一回,把所有未看的和已看过的碟都摸了一遍,怀疑是不是把下部胡乱塞到别的封套里去了——满手是灰,还是莫找着。那个怅然的心情啊,怎么形容尼,就是三岁小童被爸爸许诺“今晚回来给你带块大蛋糕!”,于是怀着比吃蛋糕本身还要甜美许多的心情度过了妙不可言的一天,待到晚上爸爸回来却忘了早上的诺言,心里那个恨啊奔放地撒泪啊,又能怎样呢,只好脸上带着泪痕悲悲凄凄地给睡着了。

        当然,我是不甘心就这么睡了的。作为一种心理补偿,就挑了张《微笑的伊右卫门》,莫名其妙的名字,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买这张碟。翻这一整箱碟片的时候,没想到自己还屯了许多好电影都没来得及看。真怀念和平里北街影协旁边的小碟店,前次想当然地跑过去淘碟,早一年前就搬了,那一排小店改头换面也已经分不清谁是谁,就连影协电影院也改叫“金鸡百花电影院”了。
        《微笑的伊右卫门》改编自京极夏彥的同名小说,而这个小说呢,又改编自日本古典怪谈《东海道四谷怪谈》。《东海道四谷怪谈》是江户时期歌舞伎作者鹤屋大南北根据东海道四谷地区的民间传说创作的歌舞伎名剧,这个民间传说常常被改编成戏剧、小说、电影等各种形式流传。因为《东海道四谷怪谈》与《忠臣藏》发生在同一个年代里,也有把两者穿插在一起来演绎故事的,比如电影《忠臣藏外传之四谷怪谈》就是这样,把伊右卫门的爱情和武士的复仇揉在一起,剧情要复杂很多。在豆瓣上看了很多跟这两故事有关的电影简介,伊右卫门这个人物被写得时好时坏,当然坏的时候居多,大概这样才好展开故事。而《微笑的伊右卫门》里他和岩的爱爱得深情款款,性格的缺陷是“失去了意志,就会失去珍惜的东西”自暴自弃型的。“岩”的日语发音有点像“eva”,听上去很动听的。

        第二天,想起昨晚翻箱倒柜时发现还有一张大岛渚导演、北野武监督的《御法度》,又再次翻一遍找出来,看了,没什么感觉。最近对江户时代的怪谈故事兴趣颇浓,可是对幕府武士的装扮和样貌却心生嫌弃,女人的和服倒是好看极了。北野武在片子里的时常嘴角带笑,似藏有某种深意和不言自明的城府感,以为他会是一个腹很黑的阴谋家,玩弄一把美少年,可惜却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充当了一个推进剧情解开悬疑的旁白者。

        对了,作为《感官世界·上部》出现、好似随片附送地位的那个片子,其实是有名字的,《爱的亡灵》,拍得也还可以的。有人说那男主角长得很像鲁迅,如此看来还真是有点呢。真是叫人jiong得为难啊。影片后面有一个制作访谈,大岛渚的助手说,导演最恨问“下一个场景在哪拍”?每次遇到这样的问题都会被惹毛,会抓狂地怒喊“都在剧本里!在剧本里!”害得演员也不敢怠慢,细细地恨不能把剧本里的每个字都背下来。片中那个古村落也确有存在,拍片时镜头里出现不合时宜的战后从美国引进的树种,就把一棵大老树给砍掉了,当时山上那些遍野的小黄花也都用剪刀剪掉。不过呢,我也不觉得大岛渚就是日本新浪潮的代表。

        今早起来反思了一下自己,看了色情也不为所动(爱的亡灵),看了鬼故事也不为所动(爱的亡灵),看了很血腥很恶心的撕去脸上面皮(微笑的伊右卫门)、一剑削掉脑袋血脉贲张的镜头也不为所动(御法度),我这是怎么了呢?
        并且好一番曲折,重温《感官世界》的心也就淡了。就像那个哭累了的孩子,回头再给她100个蛋糕,想必也吃不出当初期待中的那种狂喜滋味了吧。

  • Sep 11, 2009

    好看电影 - [看电影]

    Tag:

    《横山家之味》·是枝裕和
        一天之内。几个转换的场景和故事片段:去母亲家的路上。热闹的厨房。饭桌上。看照片,拍合影。爷爷和孙子。扫墓去,一只黄蝴蝶。为活着而道歉的人的拜访。吃鳗鱼饭的晚上,一张透露心事的老唱片和一首歌。洗澡,睡衣与和服。黄蝴蝶飞进来了,这只是只蝴蝶。早晨去大海边。握手送别的车站,那个相扑运动员的名字,“我总是慢半拍”……
        祖孙俩之间的戏很像是《冬冬的假期》,果然,是枝裕和是个头号侯孝贤迷,称侯孝贤为“在电影的路上他有如我另一个父亲般的存在。”
        观者是第三方的眼睛介入这个家庭,从上方俯瞰,一点一点能揣摩和体察出人物之间敏感关系,像是解索的过程。如此琐碎而绵密的对话织就的剧情,但并不是到处温情泛滥,对话像是吃麻辣香锅的感觉,好吃又有劲道,尤其是母亲,说话又现世又不留情面,有点毒舌派,但也很有爱。
        以及声音的层次,耳朵经常能听到画面之外更加扩充的元素,用声音扩大了空间感。并且有时画面和镜头还未转到下一个场景,但声音和话语已经先出现了,使得“听电影”也很重要,否则会遗漏细节。激发着观者的理解欲,生怕自己思维跟不上慢半拍,很有意思。
        导演有一段说阿部的,“和我同年代的男人当中,谁可以毫无虚假的演绎出这样小家子气又没出息的男人呢?正当我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后,碰巧在电视上看到阿部宽演出的综艺节目。当时他正在被猩猩欺负,不但被猩猩骑在身上,还被猩猩按快跑步机的速度逼他不得不快跑,看了这个我心想‘这角色除了阿部宽没有别人了啊’,隔天就马上跟经纪人联络了。”有画面感,真够逗的。

    《入殓师》
        用轻微的喜剧气氛来均衡题材的压抑和沉重。日本礼仪的周到,死去的人尚那么有尊严,何况生者。这屡屡刺激到我的旧伤和不愿想起的记忆。从如何对待死者和丧葬这件事,看得到文明的差距,以及人还有没有敬畏之心。
        社长吃烤过的河豚鱼白,说“撒点盐上去更好吃,好吃得让人为难”。想起阿城写《父亲》,陪着去公共澡堂洗澡,父亲紧闭着眼睛,“舒服得很痛苦”;与此同效的还有,父亲访问日本归来,谈起观感,说,“胜得好惨”。

    《紫阳花日记》·渡边淳一
        我为什么在过春节的时候选了这么一本读罢倍觉不值的长篇来看啊?大概是一翻开书页就很吸引人的步步为营的偷窥情节比较契合人的八卦心理?可终究是一个内心老态的人写婚姻和危机,因此不免死气沉沉,毫无温暖和希望可言,读罢甚至觉得有些面目可憎。封面用了那么好看的酒井抱一“四季花鸟图卷”有些亏了。结构倒也好,但叙事又啰嗦得让人嫌弃,整本书缩减至三分之一最好。
        后半部妻子与教授外遇的部分,对话和调情写得很意淫,有种浮于表面的潦草之感。妻子从颇有见解主张的人突然变成少女心态的花痴,衔接得够脱节的。妻子第一次被教授的拥吻吓得仓皇逃跑,末了却又自责“感觉好像有点做了什么失礼的事”、“说不定他并不是出于恶意才那样做的,确实那样做是有些过分,不过我做出这种反应,简直像一个根本没有经过世面的无知少女,给先生发一个道歉邮件吧”,这究竟是种什么心理?我能说是日本女性过度的谦卑和自我矮化才助长了日本男人的大男子主义呢,还是渡边老头实在是想当然地陷入了一种自大的意淫之邦呢?
        非我不能接受灰扑扑的人生,而是在于小说传达的得过且过的情感和浑浊的价值观让人疲乏厌倦。还是不该浪费时间看这么老态的书,吉本芭娜娜、青山七惠写情感,才是年轻态的、有生命力,写得更有通感。渡边淳一的小说只看过这一本,以后也可以不用再看了。

    《书商的旧梦》·沈昌文
        精装本,沈公的两本书装帧设计得真好看。沈公的文章却显然在阿城之下。我为什么拿这两个人比呢?也许潜意识里是觉得两人有点相同之处吧。他在文化圈中交游甚广,地位相当,此书又是《读书》上的旧文续集,很正,很C*C*T*V,在其位,说其话。文字四平八稳,甚至有些平淡,以他的见识眼界,本可以写出更漂亮的文字。终究是“给人看的文字”,如同一些博客人,有了些“名气”和“粉丝”之后,文字也变成“给人看的”了。读下来觉得原来是个马*列*老头,既得利益者,以前对他的想像有点失望。概括而言,求“稳”,一生出版事业是如此,性格也莫非如此?虽然他是有些调侃自嘲来说的。

    《江湖有事 》·马家辉
        马博士的报章专栏结集,正是因为给报刊写稿,写得太散了太快餐,小标题起得也很随意,都是“报纸味儿”,总之觉得未花过多的心思,有些文章写得也一般。马博士出书不该这么随意,后面竟然还附一论文。。。字数不够?这样做很危险,若没看过他别的书会对他有偏见。图片配得于我很疏离很障碍很奇怪,不相干的一些物事,索性不如配一些电影剧照都好过现在。马博士书头一次在内地出简体版吧,砸得水花不算大,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被看出了硬伤的原因。

    《红气球之旅》·侯孝贤
        想起了《千禧曼波》,气质都很像,用了很多镜子意象(《千》里也有),车窗上飞过的枝桠,男孩玩弹子机时印在玻璃上的脸,又是长长的镜头,一直观察不到秦芳脸上的细微表情,只有画外音,“我们是先买面包呢还是先配钥匙?”

    《千禧曼波》·侯孝贤
        像是飘在天上的电影。舒淇太漂亮了,不喜欢男主角。人物的情绪都有些莫名其妙,有些突兀,捷哥的传奇性没有很好地被表现出来,没有那种感觉,但能看出侯孝贤所追求的“城市感”。后来在《最好的时光》里看了朱天文剧本才觉得这个人物的饱满感。还是文字好呀。

    《蓝莓之夜》·王家卫
        完全不像是一个美国故事,虽然用的是美国主角、故事发生地也在美国,情感的方式和人物的性格却都是照东方式来演绎的,就是那种“内心深忱的复杂的知觉”,是以一种压根就没接美国地气的很文艺的方式表达出来的,比较耍范儿耍意识流(当然是王家卫的范儿)。所以到底还是几个美国明星演了一个“很中国”的故事。

    《丑闻》
        这部片子反倒不像是由18世纪法国宫廷小说《危险关系》改编的,看的时候很入戏,丝毫看不出改编的痕迹,也闻不出原味,好像它本就是一个的韩国故事。借来一个骨架,内核还是韩国的,移植得合情合理,很好。跟上面的《蓝》放在一起,这两个片子给人的感觉真对立。

    《海角七号》·魏德圣
        台湾文化人比起大陆人心态从容,身上的浪漫主义情怀要多得多,候孝贤、胡德夫、魏德圣、陈升、舒国治。冯小刚还在跟媒体哭诉剧本有多难弄审查有多严时,侯孝贤早就说过了,“限制也是一种自由”。内地有些导演讲不好故事,就是因为太努着劲,缺乏大情怀。

    《密阳》·李沧东
        太好看的一部关于信仰和信仰怀疑的电影。舒琪说这不是一部反宗教的电影,“它甚至从來没有质疑过宗教,有过质疑的是片中的人物”,这话说得难以自圆,片中的人物不就代表着片子本身以及拍片子的导演?评价这部电影时如果不探讨宗教的意义那么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出埃及记》·彭浩翔
        故事本身很超现实。讲故事的好方法。期待读彭浩翔更多的短篇小说。

    《屋顶上的童年时光》
        一个没办法解决伤感的电影。

    《少年不戴花》
        隐喻显得很刻意很斧凿,不过倒也表达出了青春的一种感觉,“我想拉直的不是只有头发,她也不是我的离子夹”,这样的话还是蛮有腔调的。小导演蔡辰书解释片名说,“花朵的意识形态通常用来象征女性的柔美,所以一个戴花的少年是要如何被接受?所以他反抗,不戴花,拉直天生的卷曲,逃避自己心理的魔鬼。容给宽的那把伞变成了一种保护,保护宽不被雨淋湿头发就不会卷,就跟容身为宽的离子夹一样,保护他看起来跟大家一样。”够蜿蜒的,像是在阐述一幅抽象画作里的深意。大概还是因为功力不够。真正成熟的东西是能够自己带出一种混然天成之态的,大言稀音。不过没关系,有个很好的形式感就是一个好开始了。

    《幻之光》·是枝裕和
        生之孤独。细细的笔触,一笔一笔在画纸上润色。真像侯孝贤呀,尤其是陈明章的音乐搭配。1995年的浅野忠信竟然年轻得让人认不出来。结尾的几个安静的镜头:又一个夏天开始了,海风吹动了窗帘一角,窗外是一波一波追逐拍岸的海浪,似乎未知先觉。

  • Aug 18, 2009

    我的邻居山田君 - [看电影]

    Tag:

    第二次再看时才觉出它的好。人生无大事。微微有些悲哀的小人物。乏味的生活也可以过得很喜剧。

    “这个时候野野子怎么这么安静呀?”(全家开车迷路时。才惊觉野野子丢了)

    “你看我多厉害,我爸爸我妈妈我姥姥还有我哥哥全都迷路了,现在大人迷路的现象越来越普遍了……”(野野子)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这个家,到底会怎么样呢?”(画外音)

    “学习不是有没有用的问题,你看着觉得没用的东西今后会有用的。也就是说,你现在觉得似乎不是没用的东西,将来也可能就没用;但是你学习的东西看似没用,将来也不一定就没用……当你真的要用的时候,那就不是说有用没用的时候了……”(爸爸对哥哥)

    “如果完全自由不限,也让人有些困扰不是吗?自由不限,绝对自由的选择,光辉的自由、梦想的自由,可是如果一旦自由真正出现了,我该怎么办才好呢?”(爸爸)

    “考试最后五分钟的时间就跟救火时候的最初五分钟一样重要。”(老师)

    “中村学长,你又是回来揍老师的吗?”
    “这次不是了,我是来告诉他我考上大学了。”
    “真的吗?!老师,这回不用逃走了,中村学长这次不是来打你的!”
    “白痴,你们怎么能相信这个家伙的话?”(同学甲、同学乙和老师)

    “理发师能帮你掩饰你的秃头。”(姥姥对爸爸)
    “不要你管!”
    “岳母,是不是需要假牙?”(爸爸对姥姥)
    “不要你管!”
    “你们两个别吵了!”(妈妈上)
    “他说你真像相扑选手,三围都一样。”(姥姥对妈妈)
    “这话可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爸爸对姥姥)
    “你说什么?!”(妈妈对爸爸)
    (野野子甩泪大哭ing)
    “看看你们,都在孩子面前做了些什么啊!”(妈妈对众人)
    “我都听不见电视节目了……”(野野子)
    (众昏倒……)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们家能和睦相处了,因为你们三个都是傻瓜……”(哥哥)
    “你说什么?!”(众)
    “如果你们有一个不是,那样就会打破平衡……”(哥哥)

    “老师今年的计划是?”(野野子)
    “结婚?跳槽?……”(众小不点儿)
    “胡说,是这个,(在纸上写字),‘适当’。”(温柔的女老师)

    间中打出的那些俳句:
    静寂深秋夜
    打破的是欢声笑语哉(芭蕉)
        
    蒙蒙细雪中
    仅留背影在(山头火)
        
    春雨啊
    那道尽一切的蓑衣与雨伞(芜村)
        
    终将死去,见不到景色
    蝉声(芭蕉)
        
    章鱼罐呀
    装着难以计数的梦想
    夏月(芭蕉)
        
    梅花扑鼻香
    朝日静静升起的山路哉(芭蕉)
        
    深秋矣
    朝这边
    我亦寂寥(芭蕉)
        
    洞穴
    悲惨哉
    独角仙下的蟋蟀(芭蕉) 

    也有译成这样的(到底哪个更精准一些呢?):
    欢笑声打破秋日黄昏的寂静。
    长长的身影,转身退入雾中。
    春雨滴答,宛若细谈。
    在蝉声中,没有死亡的迹象。
    短暂的梦,章鱼在陷阱中造家,一个夏月。
    多么残酷,蚱蜢被困在一个战士的头盔里。
    山路上梅的香气,突然破晓。
    春天的海洋,轻轻的海浪,终日。
    来我身边,我也寂寞,秋日黄昏。 

  • Jun 7, 2009

    PB终结 - [看电影]

        趁着下雨天凉,把冰箱里剩的半只乌鸡炖了。晚上一连看完最后四集PB才惊觉汤还在火上!飞至厨房揭开盖看,所幸尚未熬干,小火慢炖,加之也许是放了莲子的缘故,已经煮成很好看的浓白色了。只有莲子、枸杞和四颗红枣的鸡汤味道很正。我这种贪大求全之人,上次炖汤,一口气扔了十几颗红枣进去,煮出来不但红褐色,而且全然是红枣的酸味,一点没有鸡汤之鲜美。

        最后几集的PB,很有上世纪60、70年代美国老派而僵硬的西部枪战片的假模假式风格,每当Scofield被坏人用枪指着的关键时刻,就必定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背后另有其人放冷枪把威胁的人干掉了。“意想不到”的和“出其不意”的人一个接一个地走过场似的现身。信誉扫地的General钳制众人的手段也无非就是变着法儿拿每个人的家人来做要挟。还弄出来个“中国阴谋论”,故弄玄虚的scylla,这个最前端的太阳能技术无非就是既价值连城又能再次挑起中印两国的历史矛盾乃至战争波及全球。最后洗清罪名的关键人物竟然是被遗忘了的Killman,他当初是怎么“死”的都不记得了。scylla交给了代表真正“公平正义”的联合国,远离了利欲、权力和阴谋,皆大欢喜八方均衡又很示好的结尾设计。Mahan越变越好,和Scofield英雄惺惺相惜。
        最后又给了T-Bag几次充分发挥的好机会。被派去印度大使馆门前分散士兵注意力声东击西,“What do you want me to say?”“Run your mouth.”
        好吧,这一次他开始扮演一个疯子般的极端动物保护者。“我要见你们的总理会个面。你能通知他我来了吗?谢谢。”
        “我们总理不住在美国,她住在克什米尔。”
        “我和你没什么瓜葛,只是当一个善于思考的人必须表明一下立场的时候,你知道还有什么会思考吗?大象,没错,大象,你知道它们有着动物王国里最大的脑袋吗?你们国家的人有过虐待那些充满智慧的生灵的历史,而直到现在,没有一个人对它们伸出过援助之手,直到现在!我一直有打给国会议员,一直写信给联合国,你知道大象每天要吃超过500磅的食物吗?而它们的粪便可以被制成上等的纸张。大象!大象!那是令人憎恶的,先是大象,然后又是黑猩猩,它们还与人类有相似的DNA啊!”结局是,T带着脸上五花八门的血红口子回来了。
        General对蠢蠢欲动想表忠心的他yelled:“这不是围捕阿拉巴马浣熊,Teddy!”T出生在阿拉巴马州,Teddy是他的中间名字。
        最后背着圣经向兄弟俩摇尾乞怜请求也能得到特赦:“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让我们彼此饶恕吧,Lincoln,Michael,以上帝之名,因为在我们心里,有太多的伤痛,太多的仇恨……”以弗所书第四章32节。希望幻灭立刻破口大骂:“你们俩都要烂在地狱里……”这个有着极度的恶和强大的生命力的疯子和恶魔混合体。

        合欢树花开两周了,上次下雨后发现的。从楼上看下去,伞形撑得极大仿佛伏地,有柔长的臂,一树嫩绿顶着星星点点的小粉红,雨中显得格外标致。

  • May 28, 2009

    TVB - [看电影]

    Tag:

        晚上睡前偶尔看几眼芒果台的《情落夜中环》,TVB的剧跟韩剧一样有时挺让人欲罢不能滴,因为那种洒狗血式的表现方式总能产生一股令人既迷惑又费解的吸引力,在某种程度上很抓人。这个剧情简而言之:中环争霸,风云突变,兄弟反目,小三上位,狠毒妇人,欲壑难填,惊天阴谋,杯中下药,谋杀亲夫,遗产风波,诡计多端,坏人得逞,惩恶扬善,阴谋破产。总之坏人坏得恨不能掌掴千遍万遍都不解气,可是团圆而光明的尾巴又来得够快让人心里倍感失落。
        演员演得也很肤浅,表达得意洋洋时就双手抱胸头仰得高高跷着二郎腿在会议室转椅上得瑟啊得瑟;精神分裂的人因为两声枪响就一下子心智被扭转过来了;植物人也奇迹般地苏醒,对着自首去坐监狱的妻深情地说“我等着你”;费尽心机老谋深算夺得全部家产的小三,一旦陷入真爱里了,就立即智商归零,很顺利地被丈夫的养子即现在的lover顺利地骗着出售了在集团里占压倒性地位的全部股份。总之肤浅得很有趣,洒狗血也很激情。
        何况还有谢贤呢,穿衬衫绝不会扣两颗以上钮扣的很抢眼的大配角,永远都露着深V形的性感(?)胸肌以及很有型的马尾辫、耳钉、颈链、浅色太阳镜等等配饰,莫非他多年来的偶像都一直不变地是Karl Lagerfeld?早些年还好,可现在脸上已然是沟壑重重的沧桑了,外型上过于超出真实年龄的时髦感总叫人有些隐隐的不安和轻微的恐惧。有人在照片下留言,“不用化妆就可以直接去演黑社会的……”、“感觉他是会乱伦儿媳的那种怪爷爷……”算是扼要地说出了我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潜在不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