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17, 2010

    雨后 - [草木有情]

    Tag:

  • Jun 16, 2010

    雨中城 - [草木有情]

    Tag:

    07.8.11 @SH 南浦大桥

  • Jun 10, 2010

    从前慢 - [草木有情]

    Tag:

        和冰冰啤约爬山,她很窝心地说下午3点半或4点前赶到就行了。真好,谁说爬山一定要赶早呢。那种孔武有力摸黑就起见山就爬见水就淌顺带睡几个懵懂的盲目崇拜的小妹妹美其名曰为艳遇的资深驴友是让我望尘莫及的。

        冰冰啤的家在南坞,叫起来很好听,附近还有中坞和北坞,我们猜测大概早先这里临水而居。可公交报站时偏偏把“坞”发成四声。从东四环到西北四环,路上用了2小时,真是山长水远啊。我先到她家喝水、吃油桃、参观她的小盆栽和整橱整橱的书(其实还没来得及细看)、在满是书卷气的屋子里闲聊一会儿,才一起带上帽子出发,此时已经快4点了。她家离香山近,时常备课久了或者坐在书桌前一整天,就傍晚背起包爬一小会儿山,让人羡慕。

        香山东门人少,从这里开始登山是最佳线路。一路走走停停聊聊,基本上以蜗速前行。路上也遇到几多辨认不出的树种,野花倒少,很想成为一个很拽的随时往外撂词儿的炫耀而嚣张的植物学家。其实不过是自己常识稀缺。冰冰啤新近的兴趣是观鸟,带着专业的望远镜,边走边闻声识鸟:“这是喜鹊”“这是四声布谷”……只怨没遇着更稀奇的鸟类。

        前一天在景山看到的开一团团灰粉色毛茸茸羽衣状花梗的,原来是黄栌,远望花团触角细小软密,如烟在树叶之间弥散,《浮生千山路》里就有一句“长沟流月去,烟树满晴川”。触须间还结有坚实的小籽。黄栌的叶子形状圆满,像肥嘟嘟即将要哭闹的婴孩。

        冰冰啤默念此条路上的黄栌长势枝叶尤为肥满,似乎是近几年新栽,我就想起东京明治神宫内的造林。像金鱼似的几次悄悄张口欲言,却怕说不准细节。回来翻书云:
        “日本林学之父本多静六在为明治神宫营造神社林时,打破常规(日本神社大都以杉树为主),选择了槠、栎、樟、楠等常绿乔木,他的方法是让林木自然更新,任其自生自灭、自给自足,日后不必再利用人工来增植树木,以便能一直维持树林的自然生态。这在当时是很先锋的林学观念(当然也动用了十几万人力、花费6年之久)。
        明治神宫内苑的所有树木荣枯盛衰都经过严密的计算。按照计划,第一次林相的主树是松树,这是为了保有神宫初建时的威容。数十年后,树林最上层的松树大致开始枯萎,第二次的林相变成丝柏、花柏、扁柏等针叶树。第三次林相则是在百年之后,由橡、栎、槠等常绿乔木占上风。第四次林相则150年后才能显现出来,这时应该会出现常绿乔木的天然林,其他树林都会消失。目前已过了将近百年,树林的成长与树木种类的增减完全按照当时的计划进行着,只是树林的进化速度稍微快了些,而且利用野鸟传播种子的棕榈也在逐年增加,这是因为东京平均气温逐年增高所致。”
        何等的耐心和远见。以及那个时代和人的从容。

        一路上闲聊的主题也不外乎“慢一点”。给自己留白,不再杂七杂八地囫囵乱看很多东西,沉沉的像陷入湖底的吞拿鱼一样思考,一点一点再变成文字,眼前的世界会一片清静,自然也就凸显出什么东西对自己是最重要的,像是晶体析出的过程。
        也同样顽固地保持着一些很好的坏习惯:并不排斥新技术新工具,但不会用无处不在的电子产品充塞自己的时间,还是更喜欢读纸质的书、非影碟或下载不能看电影、喜欢的音乐也买CD收藏。。。看电影或喜欢上一首歌的速度越来越慢,但倘若喜欢上,某些动人的细节或者旋律便会存放在心里三不五时回味很久很久……

        木心有一首诗便是《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
        一些实景意象铺排,最后落在“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这句上,格外有回甘。

        冰冰啤的苦恼(似乎也没这么严重),“大一大二的学生,很多本应该熟悉的经典却压根不知道,睁着茫然的双眼,没有互动和交集。而倾尽所能告诉他们的经典,好东西,也不知他们是否会专门找来认真读读……”

        某些人的幸福是牡丹花下死,而我们坐在什么什么树下,时有垂枝拂面,细碎的小黄花落在桌上,吃烤肠、凉皮、黄瓜,那也是相当的快活。别有一番风味。
        出了很多汗,回来后累极了,冲完澡倒头便着,管它默默心事满腹藏。

        tips:请一定不要在西直门换乘任何一趟地铁。至于原因,自己去走那曲曲折折的一遭便会心有同感。 

    什么花?

    覆盆子咩?

    烟树满川。

    婴儿肥。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 Jun 7, 2010

    到得归来 - [草木有情]

    Tag:

     

        去了想了很久的景山,就像有一年冬天里说不出理由的很想念春天的角楼和护城河。

        沙滩、角楼、景山东街都很舒服,一路上树影斑驳,浓荫匝地,但叶子还属于初夏的柔绿,有一丝初生的怯怯的纯洁和白羊座式的热忱。时常想仰头透过疏朗的树叶间隙看亮闪闪的午后阳光。行人(或者闲人)也少,下午的时间好像只为我们而在。有两种树辩认不出来(看树干像是榆树,可叶子又是对称的羽状),心里依然很急。

        景山下的园子不似江南园林那么极度讲究婉约雅致,但也自有一番不同的风骨,锦心绣口,碧叶连连。过于匠气的盆景并排在一起为我所不喜,不过有一园子花期已过的牡丹绿极流油似的。

        站小山顶上看故宫,心里滋生起的,是一种“什么都是、什么也不是”不可名状的感觉。但当然不是惆怅,而是相当的心平气和。比如像......午后小寐醒来爱人很自然递给一杯凉茶。暑气渐消之后,远望这个城市雾霭沉沉,也许并不是雾,只不过是污染。

        燕子归巢,叫声清脆。有人依在一起坐成了一道断臂山。有全身上下穿红衣、好似“阁楼上的疯女人”诡异地呆在凉亭内。我们自拍、摆拍、找树、观花草。就缺几根黄瓜。

        在山顶,还遇见一个好看的异国女孩,披肩的棕黄卷发,小背心,随便地盘腿坐在地上,仰着头跟她的同伴说话(似乎是法语?),皮肤雪白,最好还有一些可爱的雀斑(看不清楚),看上去很纯真很少女。这感觉就跟这天气一样,让人觉得适配极了——一点也不热,风吹在胳臂上凉凉的,几乎情愿永远都能停在初夏。也许她也没有那么年轻,但是身上散发出的teenage的那种味道,少女之态,像某个电影里的女主角,像《27个遗失的吻》。

        只可惜有单一空间厌倦症的人闹着要下山,这一次看不到日暮山苍、灯火下楼台的景象。

        小宴(其实是麻辣烫)追凉散,从鼓楼一直晃晃悠悠走到东四,才坐车而返。兴尽。到得归来。水果车烧烤摊已经离去,小铁门也上了锁,约好的人则神助似的适时出现在铁路边……

        跟舒服的人在一起无事晃荡的感觉是舒服的N次方,又是周五,偷欢的心情便更加的理所当然,让人觉得很年轻,too fast to live,可青春还没有逝去,即使过很多年这样的时光都能从沉睡的记忆里被唤醒。

        “Just a perfect day
        Drink sangria in the park
        And then later, when it gets dark, we'll go home
        Just a perfect day
        Feed animals in the zoo
        Then later a movie too, and then home……”

    photo by Oika(羡慕嫉妒恨Nikon D40)

  • Apr 24, 2010

    等云到 - [草木有情]

    Tag:

  • Nov 28, 2009

    木枯 - [草木有情]

    Tag:

    2009.11.27 魏公村&雕刻时光。Duke Wei's Village:)

  • Nov 21, 2009

    六月的好天气2 - [草木有情]

    Tag:

    2009.6.19 21:53。这条曾经走了无数遍的通向小公园的路。

    我又“不争气没出息”地循着旧路走了一趟“初恋之旅”。连当年带着猎奇心理偷看我日记、尾随跟踪我的两个小表妹现在都有了男友。小公园已然变样,游戏玩乐的设施不知什么时候都拆掉了,彻底变成了一个城中小巧的绿色园林。而我也已经是一个“妙龄已过的姐姐”。却清晰地记得曾经在哪里枯坐,在雪天的哪条回廊里拥抱取暖,在哪个黑夜的小楼梯上亲吻,以及莫名其妙的生气、争吵、自卑、敏感——“记忆像迷宫的门”,而追溯自己的过去,就像是一个不断摸索不断开门的过程。这一条路,走得我真是不得已地跟我那懵懂的青春、磕磕绊绊的成长、放任的代价打了个照面,这满心的沧桑感啊。 

    2009.6.19 22:02。时差两小时,看到了吧,晚上10点多的时候天还是这么亮。

    2009.6.19 21:50,我家小区外的路。

    2009.6.25 19:34,我家小区外的路。

    2009.6.25 6:51,我家小区外的路。

    2009.6.25 7:04,长江路?

    2009.6.25 7:05,火车站接二姨。

    2009.6.25 11:34,河滩路。

     2009.7.2 13:41,青年路。

  • Nov 11, 2009

    午夜之雪 - [草木有情]

    Tag:

        曝光补偿1,感光度200。

        和苏柚正兴兴头头的聊天,她在给我讲拜见马博士之后有感,忽然某一刻有如神启,让我起身去拉开了窗帘,喔哦~~好大的雪!已经是午夜时分,像是忽然身处熟悉的冬的新疆。子夜二时请你叫醒我。世界变成暖调的童话的昏黄,风雪夜归人的心里该不会太过冰凉。这自天而降的晶莹,以及大自然的旨意,显然比彼邦那古板刻意的枯山水能借得更多的夜的天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