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5, 2010

    我唱的 - [听首歌]

    Tag:

        处女录。还没练熟,一次就过。那个地方不是吞声哭泣,而是笑场(被制作人洒狗血式帮我打拍子的动作给逗的)。中间还有抢点、破音、音准不稳、感冒咳嗽嗓子干涩、间奏时的插话(不过制作人的嗓音很有磁性,音乐背景里若隐若现的人声让这首歌很有画面感和怀旧感,每听到说话的地方都会心酸酸)。我喜欢这种原始的、尚不纯熟的状态。请听了我这版后不必再听原唱:)

    海靠近我
    空气湿了
    黑暗温柔
    凝视着我
    繁星亮起
    回忆浮动
    曾经存在
    如今隐没

    该不是我的心
    还在小声唱着
    该不是这场雨
    一直都还没停
    该不是我的心
    还在思索结局
    该不是这场梦
    是谁还在继续

    海靠近我
    空气湿了
    美丽的梦
    请别远走
    繁星亮起
    宇宙苏醒
    黑暗温柔
    改变过我

  •     早上起来反复听这首歌,Roy Clark的“Yesterday,When I Was Young”,一遍又一遍哟,沙哑的嗓音,充满回忆感的细节,像是老电影一帧一帧的镜头在回放,风吹乱了头发,黄叶飞舞,路人裹紧了风衣,脸上还有因为用力相爱而伤心过的泪痕。哎~真是满腔深情铭感五内无人诉,天又这么冷,何苦来着。
        搜了下,这首经典的老歌,原唱和作者是法国的Charles Aznavour(说法语的他有些发音很有爱),很多人都翻唱过,Matthias Ernst Holzmann的这一版感觉又稍稍不同。相比之下还是喜欢Roy Clark的声音,韵华易逝去似微尘的感觉让人想流泪。

    Yesterday when I was young
    The taste of life was sweet as rain upon my tongue
    I teased at life as if it were a foolish game
    The way the evening breeze may tease a candle flame

    The thousand dreams I dreamed the splendid things I planned
    I always built alas on weak and shifting sand
    I lived by night and shunned the naked light of day
    And only now I see how the years ran away

    Yesterday when I was young
    So many happy songs were waiting to be sung
    So many wild pleasures lay in store for me
    And so much pain my dazzled eyes refused to see

    I ran so fast that time and youth at last ran out
    I never stopped to think what life was all about
    And every conversation I can now recall
    Concerned itself with me and nothing else at all

    The game of love I played with arrogance and pride
    And every flame I lit too quickly quickly died
    The friends I made all seemed somehow to drift away
    And only now I am left alone to end the play

    Yesterday when I was young
    So many lovely songs are waiting to be sung
    So many wild pleasure lay in store for me
    And so much pain my eyes refused to see
    There are so many songs in me that won´t be sung
    I feel the bitter taste of tears upon my tongue
    The time has come for me to pay
    For yesterday when I was young

  • May 8, 2008

    很喜他的两段video - [听首歌]

    Tag:


    1998年,韩国访问,排练现场。


    1998年,so relaxed and sincerely.

  • Apr 30, 2008

    转面 - [听首歌]

    Tag:


    變色龍

    作曲:黎小田
    填詞:盧國沾

    人生與命運,原是一天百變,
    成敗有如一個轉面,莫記當年;
    就算甘願平淡過一生,
    或者遲早心中有悔;
    有日我欲語無言,
    那現實何嘗改變。

    難拋棄夢幻,無奈講聲再見,
    明白到埋首怕見現實,未免可憐;
    讓我今後面對名共利,
    或者遲早心灰意冷;
    有日我若再回頭,
    笑望著人寰轉變。
  • Apr 20, 2008

    春夏秋冬 - [听首歌]

    Tag:

    词:林夕 曲:叶良俊

    秋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秋风即使带凉 亦漂亮
    深秋中的你填密我梦想 就像落叶飞 轻敲我窗

    冬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天空多灰 我们亦放亮
    一起坐坐谈谈来日动向 漠视外间低温 这样唱

    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 燃亮飘渺人生 我多么够运
    无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 从没再疑问 这个世界好得很

    暑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火一般的太阳在脸上
    烧得肌肤如情 痕极又痒 滴着汗的一双 笑着唱

    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 燃亮飘渺人生 我多么够运
    无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 从没再疑问 这个世界好得很

    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 是某种缘份 我多么庆幸
    如离别你亦长处心灵上 宁愿有遗憾 亦愿和你远亦近

    春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春风仿佛爱情在蕴酝
    初春中的你 撩动我幻想 就像嫩绿草使春雨香

  • Mar 28, 2008

    太快乐会昏迷 - [听首歌]

    Tag:
    何韵诗,“蚂蚁”
    作曲:Benson Fan@Goomusic 作词:周耀辉

     太快乐会昏迷  墙外再压逼都会被放低
     静静地下载  慢慢地读书  有半昼这样无为 
     就似两点黄蚂蚁  一起咬着耳仔
     为了片刻  毫无大志  因此喜欢小东西
     原来甜蜜太微细微细 必须好好的咀嚼吞噬
     简简单单的一切 撑得起一切我与你有些自闭
     原来时日太雄伟雄伟 必须偷偷的经过消逝
     望着共融的雪柜散发光辉 骚骚的感觉像蚂蚁

     太快乐会昏迷  墙内若有灯都会被校低
     合力地做菜  无聊地玩笑  有半晚接近菩提
     原来甜蜜太微细微细  必须好好的咀嚼吞噬
     简简单单的一切  撑得起一切我与你有些自闭
     原来时日太雄伟雄伟  必须偷偷的经过消逝
     望着共融的雪柜散发光辉  骚骚的感觉像蚂蚁
     为了片刻  毫无大志  因此喜欢小东西
     原来甜蜜太微细微细  必须好好的咀嚼吞噬
     为着现在的美丽扫过身体  骚骚的感觉像蚂蚁

  • “这么远,那么近”
     作曲:张国荣 作词:黄伟文
     主唱:黄耀明 独白:张国荣

     (离开书店的时候,我留下了一把伞,希望拿了它回家的人,是你。)
     (2000年0时0分,电视直播纽约时代广场的庆祝人潮,我有没有见过你?)
     愈夜,愈看愈美丽,
     但谁,会来电?
     当我,凝视我的脸,
     几亿人在爱恋。
     画面,在脑内乍现,
     波斯湾,最南面。
     灯塔中,谁人在约会我?
     不必真正遇见。
     是谁在对岸,露台上对望,
     互传着渴望,你熄灯,我点烟。
     隔住块玻璃,隔住个都市,
     自言自语地,共你在热恋。
     在池袋碰面,在南极碰面,
     或其实根本在这大楼里面。
     但是每一天,当我在左转,
     你便行向右,终不会遇见。
     (如果你认识我的话,我今年会收到什么圣诞礼物? 这间餐厅,这只水杯。你有没有用过?)
     命运,就放在桌上,
     地球仪,正旋动。
     找个点,凭直觉按下去,
     可不可按住你?
     是谁在对岸,露台上对望,
     互传着渴望,你熄灯,我点烟。
     隔住块玻璃,隔住个都市,
     自言自语地,共你在热恋。
     在池袋碰面,在南极碰面,
     或其实根本在这大楼里面。
     但是每一天,当我在左转,
     你便行向右,终不会遇见。
     (我由布鲁塞尔坐火车去阿姆斯特丹,望住窗外,飞越过几十个小镇,几千里土地,几千万个人。我怀疑,我们人生里面,唯一可以相遇的机会,已经错过了)
     喜欢的歌,差不多吧?
     (新唱片你买了没有?)
     对你会否,曾打错号码?
     (我怀疑那次,声音好沙的那个是你)
     我坐这里,你坐过吗?
     (我认得你的字迹)
     偶尔看着,同一片落霞
     (我由亚洲一直飘到,南美洲)
     是谁在对岸,露台上对望,
     互传着渴望,你熄灯,我点烟。
     隔住块玻璃,隔住个都市,
     自言自语地,共你在热恋。
     月台上碰面,月球上碰面,
     或其实根本在这道墙背面。
     或是有一天,当你在左转,
     我便行向右,都不会遇见。
     (我买了两本几米的漫画,另一本,将它送给你。)


    黄耀明:
        “我和哥哥好像是很应该会合作,但又好像不会合作似的。很应该合作的原因是我们都是属于同一类人,在某些地方上其实很相似;很应该不会合作的原因是,在歌曲的风格上,我们又好象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人。”
        “在录独白的过程中其实是好好玩的一回事,录音时哥哥只是录了一大堆说话,很随意的,而我就只凭直觉选了一些我觉得是颇为对的感觉试试放在歌里,没想到全部好象度身订造一样,那些戏剧效果自然地便流露了出来,这就好象是一个机缘巧合一样,整件事情都发展得很完美。我记得在录独白的那天哥哥的声音很沙,他当时还问会不会有问题,但我却认为“沙沙地”也不错,结果这种“沙沙地”的感觉令歌曲更加有一种凄美的味道。 ”
  • Feb 2, 2008

    Campershell Dreams - [听首歌]

    Tag:

    You don't have to be alone anymore
    Good company's a gift
    You don't have to be alone anymore
    Go ahead, dispel the myth
    You don't have to be alone anymore
    Sad letters on the drift
    You don't have to be alone anymore
    That really ain't no way to live


    Grandaddy--Just Like The Fambly 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