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11, 2011

    浮世绘之老头 - [小故事以及素材]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157953431.html

        起初还算好了。聊个人故事呀?那可就要从头说了。从头说。详详尽尽,哪部戏哪年拍导演是谁怎么个来历,一年一年挨着说,快一小时差不多才说到文革后。老伴回来了,进进出出在厨房弄饭。又聊一小时,差不离了,可摄影师严重的还没到,只好硬头皮抻话题。饭好了也还没来,老太太似有不悦,下楼出去溜达先。再接着老头也不耐烦了,“差不多了吧,没想到你们这个采访这么费劲,早知道就不答应了”。可得意自夸的时候也没嫌麻烦嘛。

        比如X接了他的话说,“这么说您是在往人民艺术家的路奔呢~”
        “人民艺术家?~我本来就已经是了!”一副你们真不会说话的口气。
        “像****(都是他口中所谓独此一家的名誉)戏剧界就我一人!”
        问他为什么演的那么多小角色小人物特别深入人心,他也介怀,“我也不是专演小人物,也演过很多主角啊,比如这个那个那个这个……”

        出去迎摄影师。路上他接了个老伴的电话,听意思是交待回头要审稿、书可不能给。书是中学同学给他写的一本传记,X想借来以写稿用,里面他的履历年表详详尽尽。“这可不能给你,不行不行。”X也有些不悦了,说借了明天就快递还您,再说这不是为了写稿嘛,别搞错您的作品和时间。还是不行。顾左右而言他,然后指着书里的某页字一个一个地念,“因为时间仓促资料收集不全,疏漏在所难免”之类,“你看,这里面也收得不全嘛!也不能完全以这个为准~”说话的口吻像他在戏里演的那种当铺呀票号呀药材行呀奸诈的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北京大爷。
        问他要些老照片翻拍,也说,“照片呀?太多了,可我不愿意翻腾,太麻烦了”。说其他媒体也答应用完了就还,结果丢了好多珍贵的。

        X写的稿子给传真过去,未几接到回电,一上来语气夸张,像噼里啪啦在舞台上甩台词似的,舞台腔,“你们怎么给写成这样了啊~~不对呀~~”“哪里不对了您具体给说说?”“就完全都不对呀,你们的水平太令人失望了。”“我也在场啊,写的可都是当天聊到的,没一句凭空来的。”“不对不对,反正就是不对,你们这样发出去不是得罪人嘛。”说的时候图一时痛快,说完了一看稿,可能也觉得有些太过自大得意了。

        要改。传真回来的稿子上用笔写得密密麻麻,有一段干脆全部都给删了。小标题也建议都改成4字的,“又简单,读起来也对称嘛”。折腾了一晚上,总算满意了,电话里乐呵呵地笑:“你们有你们坚持的地方不改也没关系,但关键那几个地方这样改了就好多了嘛~”

        在他家采访了2小时,一杯水也没给倒。老话不是常言“上门即是客”?心里尽记着这个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好看电影 Sep 11,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