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7, 2011

    这样写再读仍然很悲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164502127.html

        傍晚他与祖母回到家,母亲在把鸡肉剁得碎碎的,放进锅里蒸汁,滤出的鸡汁要给父亲吃。屋里很安静,屋外都是孩子们的欢乐声。父亲闭目躺在自己屋里,窗外透进黄昏的天光和尘色,以及尘世各种声音,在他半睡眠的听觉中,过滤了杂质,变得飘渺而清晰。声音里有他女儿压低了嗓子在叫唤弟弟们回来洗澡,叫他们不要吵,爸在休息。他想起亡兄秋明,时任粤军五十一师营长,可惜没有再做上去,恶性疟疾死了。当天他帮秋明去抓药,坐的黄包车行到半路,忽然手把断了,车夫跌在地上,车子停住,正停在一家棺材店前面。那时候妻子生下女儿不久,嫂嫂也在坐月子,刚刚生了建元,她们忽然都闻到一股腥气,都问是不是卖鱼的人来了。后园养的鸡,忽然有只母鸡啼起来,妈叫人把鸡提到三岔路上斩首。当天晚上,秋明就死了,二十八岁。至今他已比亡兄多活了二十三年,父亲泗曾配黄氏,生秋明与他。五叔续曾早年过嗣同宗,另立家室。伯父登曾义曾算曾都先后殁于南洋,所遗妻子,已为异邦同化,不再思中土矣。他的侄子建元,二十四岁死在金门炮战中。他的妻子张氏,生一女四子,住在凤山曹公路一巷十号,他的母亲八十二岁,这时候正在院中劈木柴,一斧头一斧头的砍击声充实在黄昏里。他的一生,在他脑中一瞬间都过完了,墙外凤凰木烧着蓝天,米粒般的芽黄叶子自纷落,下了一场黄雨。(《童年往事》,父亲临终前的一段)

        (对朱的赞赏又回来了一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凉薄 Oct 7, 2010
    西安5天 Oct 7, 2008

    评论

  • 好作家真得首先是感官的动物,声,光,色,味,多么敏感。
    回复sunisdown说:
    是啊,再重看看她的文字,虽觉细碎(甚至有些不耐烦),但那些敏感的感官体验也还是挺厉害的。这一段里,我喜欢她克制地一笔接一笔把父亲的身世白描完,有种挺震撼的悲意。
    2011-10-21 00:3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