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10, 2012

    亲爱的老Cohen - [All about L.C]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197503891.html

    做为诗人的歌手和做为歌手的诗人

     

    Leonard Cohen老了,与他的上一本中译本小说《大大方方的输家》(Beautiful Loser)相比,《渴望之书》显然是一本好读的书,不再像前者那样“怪诞不经”,到处充满晦涩的性、宗教、政治、个人主义以及曲折的隐喻。这本双语的诗集总的来说直白易懂,玄思冥想与神来的智性小幽默融为一体,还配以很多即兴的充满意识流的亲笔涂鸦小画,顽劣又挑畔,让歌迷粉丝有种似乎可触可感的亲切之情。

    在这本书出版之前的几年,Cohen曾经度过了一段隐秘的生活。“那一年我遇到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就穿过南部蒙特利尔,去日本找到大师,跟随大师学习禅宗”。之后,1994年,60岁的Cohen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南加州Baldy修道院里修炼禅道,过着僧侣的生活,法号Jikan(意思是“沉默的一个”),他的主要活动是冥想和给他的导师做饭。这本诗集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他短暂禅修生涯的感悟,5年的修道生活之后,他带着近千首诗歌,从山林重回城市,也一直延续着对爱、伤感和死亡的思考。

    Cohen是出生于中产阶级家庭的作家、诗人,天生的阿玛尼衣架(从来都穿着一身像是长在他身上一般的合体西装)和东方哲学关注者,多年以来,他其实从未像与他同时代的那些“歌星”一样大红大紫过,即便是今天,喜欢他的人还是会被无辜地归为小众的、文艺的那一小搓。但也很少有谁像他这样,越老越有味道,从嬉皮变身为雅皮,举止温文尔雅,谦和从容,一直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力,无论在音乐还是在写作上。

    许多人对他的爱发端于他的歌——那些或怀旧或伤感或痛苦或抒情的叙事诗一般的歌,然后经由他的歌词,再到他的文学作品。他是个智者型的诗人和歌手,一个优质偶像。作为一个作家、垮掉派诗人,Cohen在音乐上算得上大器晚成,在32岁时才在朋友的鼓励下拿起吉他开始演唱。成为一个歌者之前,他其实是以加拿大小有名气的诗人这个身份开始混迹于纽约文化圈的。他迅速融入了方兴未艾的“垮掉派”运动,参加艾伦·金斯堡、凯鲁亚克的聚会,与美国同行们写诗朗诵诗,并一起吸食大麻。而这个时候,歌坛的风向标是鲍勃•迪伦、披头士、嬉皮运动和民谣复兴。从名声上说,他是歌手兼诗人,从文学说,他是诗人兼歌手。

    他和他的朋友在很年轻时就敬佩中国古代的诗人,喜欢读他们的作品。“我们有关爱情与友谊、饮酒与分离,还有诗歌本身的种种观念,都深受那些古老诗篇的影响。过了一些岁月之后,我皈依了佛门,师从杏山法师,在他的教导下修炼日本禅,每天都孜孜不倦地学习临济宗那些令人激动的经文。”

    他对诗歌如此喜爱,以至于他的许多歌词都反复写了几十遍。2001年发行的专辑《新歌十首》(Ten New Songs),他写了整整十三年,平均一年多写一首,其中那首著名的《在我的秘密生活中》(In My Secret Life)十多年中改了无数遍。如此细磨出来的歌词,语言却并不刻意雕琢和造作,词句里传达出的回忆和无奈感能深深地吸引人他的歌写得像诗,有人甚至评论说:“他让迪伦显得孩子气”。而他说,“我不过是个出名的无名小卒。”

    四十多年来,名利场的过客此起彼伏,他却依然能成为新的年轻歌迷们的偶像。作为他的资深歌迷,U2乐队的主唱Bono认为Cohen总是能找出shades in the blackness,所以当你经历生活中不同阶段时,都会发现他的音乐已经在那里等着你了。“他谦卑地认为,自己没什么了不起,但对我们这些死忠追随的人来说,就连他扔掉不要的作品,我们都望尘莫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此地他乡3 Mar 10,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