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9, 2012

    阿城讲中国造型史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215544126.html

        花费了不少心思呢。关键是比对着找图的时候,连带看了好多背景材料,真是顺藤摸瓜大有裨益呀。整理成文字的过程比看视频体会要深多了。这个时间花得值。

     阿城讲中国造型史

    时间:2012年3月30日
    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视频地址:
    http://www.cafa.com.cn/cafatube/video/?N=622
    http://www.cafa.com.cn/cafatube/video/?N=623
    http://www.cafa.com.cn/cafatube/video/?N=624
    http://www.cafa.com.cn/cafatube/video/?N=626

        80年代初,社科院搞哲学的美学家李泽厚出了一本书《美的历程》,当时在中国影响非常大,它不同于我们传统的一些讲法,或者说跟艺术史等的讲法不太一样。我那时刚从插队的地方回来,根据我自己的经历和知识,有点怀疑这本书里的一个环节,即李先生讲到,在青铜时代有一个食人卣(这是30年代在中国的湖南宁乡出土的,有一对,图中这个现收藏在日本泉屋艺术博物馆)。

     

    (收藏于日本泉屋博物馆的虎食人卣)

        李先生当时说,这个表现了奴隶社会奴隶主镇压奴隶(老虎正准备要吃一个奴隶),因此他定义青铜美术为“狞厉美”。因为那时候划阶级社会,商代基本上算奴隶社会,李先生解释青铜时代是压迫、镇压、威摄这样一个艺术形态。
        仔细看食人卣,我们能看到人的脚踩在老虎的脚上,他的脑袋正好在老虎张开的嘴下面。可以理解看到这个图形的人都会想老虎为什么张开嘴,那一定是要吃东西,咬这个人头。但是我的经验不是这样,在后面我会再说。
        我们继续观察,要被吃的人身上布满了刺青纹身,奴隶有纹身吗?这个就需要田野考察了。明确地说,临水或水上的民族都会有刺青,刺青是为了辟邪。他们去水里时,水里有很多伤害人的东西,纹身就是要把它们吓唬开。现在纹身的传统在南洋印尼等地还有,最有模有样的是日本,纹身的传统一直保留到现在,现在纹身又从日本往中国大陆介绍了,其实原来中国的纹身传统很久。我在云南时,傣族是纹身的,他们纹的是小乘佛教的佛经,佛经是可以辟邪的。在虎食人卣的这幅图上,可以看到人身上的纹身非常满,一直到手背了。除了水上的民族,居水上或居水旁的民族也有纹身,还有就是巫*婆神汉,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跳*大*绳的”。所以从田野考察的细节我们想,这个人有可能是巫*师,如果他是巫*师的话,他是准备让老虎吃掉吗?吃掉的话有什么意义呢?或者可能根本就不是要被吃掉?

     

    (人背部的纹身和腿上的蛇能清晰地看出来)

        所以从这一点出发,我们会想到在中国造型里面,大概我们现在中国人对很多东西其实不了解,有必要重新走一次。今天我就用一个多小时领大家快跑。
        另一件食人卣现藏在法国巴黎市立东方美术馆,跟上面说的那个几乎是一模一样,这两个我去巴黎和去东京时都仔细对过了,它们不是一个模子拓出来的,是分两个模子拓的,但它尽量做到一样。估计一套模子还是翻不了两件东西,所以做了两个模子,想要把它们做成一样。从它的正面看,我们可以看到巫*师趴着,老虎用爪子抓住他,他身上是纹身,底下有两条蛇,蛇顺着他的腿一直到屁股。看到蛇的时候我们就要多一个心了,为什么?因为蛇在世界范围的巫教里面都是主医药的。
        当年最早的医生是巫*师,巫*师管医药、管记录历史,所以后来我们的史观其实是从巫来的。我当时就认为这个人不是奴隶,首先从常理推断,这样的东西在当时是仪器,仪器是部族联盟或者说国家放在祭祀上用的,这种地方不是奴隶可以进去的,因此吓不着他呀。如果想震慑他的话,你必须得放在他能看到的地方。
        虽然李先生的《美的历程》是用跟以前不一样的方法讲,但是有一个根,也就是阶级斗争的根在那起作用了。就是说,要把它引到阶段斗争的观念上,在意识上才成立、在艺术上才成立。假如这个人不是奴隶的话,可能就整个推翻了青铜时代它是狞厉美这个说法了。
        对虎食人卣有好几种理解,日本比较客气,称之为虎乳,是说虎在给人喂奶。很显然,日本这样命名不认为它这是一个斗争,不是镇压,不是狞厉。后来我在哈佛大学见到讲人类学的张光直先生,张先生是在青铜美术上非常有建树的专家,1983年他出了一本《中国青铜时代》,如果对此有兴趣的人我建议买这本书,虽然这是30年前的书,但是对中国造型是有启发性甚至是有一个主导性的著作。我在跟他聊起虎食人卣时,张先生说,嗨,跟“狞厉”这些没有关系,他同意那上面的人是个巫*师,而且是国家级的巫*师。
        张先生当时问我这两件东西你看过没,我说我还没有机会亲见,他说如果哪天你到日本或者法国去,你看时候注意从下面的角度看。后来我先去的日本,去了以后食人卣搁在展柜里,无法近观。在法国的时候,法国人比较放松一点,我跟旁边的守卫说,这个东西能够搬动吗?他说得跟我们的什么什么人交涉。我还就死心眼,既然张先生说了有机会看看底下,我想底下一定有东西。最后听说我对这个问题有兴趣,人家还挺好,外国博物馆特别希望你去研究某个东西,它并不只是说吸引了多少客人来看,总之后来就搬开了,一看底下,有一条巨蛇,可以看到蛇的头、俩眼睛,尾巴打个圈儿。

    (虎食人卣的底座有一条大蛇)

        就像我们插队的时候没钱买huo*che*票,经常扒huo*che,huo*che那力*量,开*得*很*快,我感觉这个巫*师就像是扒在一个huo*che上,有很多很多东西围着他,保护着他。我们来看细部,他周围都有什么在保护着他呢?有龙,戴帽子的龙,一边一个,他腿上有两条蛇,虎的下面还有一条巨蛇。我们知道,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最重要的是跟天的联系,天是什么呢,天不是西方文化当中的天,天就是祖先的地方。所以食人卣其实是一个神兽保护着巫*师并带着他到天上去这样一个造型。

    (戴有帽子的龙,以及龙身下的大蛇)

        同时这个造型还是有方向的,方向是往上的,中国很少有往下的造型方向。所以我们现在从中国文化这个系统来理解的时候,食人卣所反映的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我们可以大致猜测这一定是当年商代发生了一次大瘟疫,这个瘟疫严重到要亡国了,支不住了,因为当时医药水平差,所以巫*师到上面去,乞求天的帮助来解除这个瘟疫。蛇是他的身份,是他在人间的功能,龙啊等等全部围着他上天。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一个是事前、祭祀之前,瘟疫发生了、控制不住了,赶快借助卣这个器形来进行祈祷和升天仪式;另外一个是事后、祭祀之后,当瘟疫过去了,参与或者领导这个祭祀的大巫*师把这件事情记录下来,作为商代一个重要的事件。说它不是狞厉美,不是阶级斗争,而是在巫教里面很重要的一个祭祀,求天帮助、求祖先帮助这样的意义时,其实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如果明白了这个例子,其他的例子就能看懂了。

    (商代龙虎纹青铜尊,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这是现在国家博物馆馆藏的一个尊,在这个尊上同样可以看到这个形象,虎头,一分为二的虎身。在商代的时候常常把一件东西一劈二,给它展开,因此看上去两个虎身,其实是各一半,两个一半是一,后来打仗的时候不是有虎符吗,你拿一半我拿一半,到了一对,是一,那么说明来的人是真的,要调兵之类的马上就可以了。这个概念就是从这里来的。
        在虎的下面,人的额头已经进入虎嘴了,下面这个人也是纹身,但是没有蛇了,因此这个人的形象不具有瘟疫、医药的意义了,但是他仍然是上天,要到祖先那去。

     

    (春秋晚期,鸟兽龙纹壶)

        山西浑源李峪村出土的春秋晚期鸟兽龙纹壶腹部,也有类似的虎食人像。

     

    (司毋戊鼎耳局部细节)

        这是很有名的一个青铜器,也是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司母戊方鼎,鼎的耳朵上也有两个老虎,其实是一个老虎(一剖为二了),当中一个头,跟前面的食人卣一样,两个老虎叨着他,上升,去祖先那。从剖片我们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巫的头上顶着一个挺高的帽子。

    (1979年在河南安阳妇好墓出土的大型青铜钺,上饰有双饕餮噬人头图案)

        这个是妇好墓出土的一个钺,相当于我们的斧子,上面还是虎,当中一个小人,虎还搭着他的肩膀。
        狮子老虎张开嘴,不一定是吃肉,可能是个保护的动作。家里养宠物的,可以观察看看大猫怎么搬小猫的,你会注意到母兽一口叨住小兽,把它挪到哪去。尤其是在有敌害时,母兽会张开嘴把它叨在嘴里奔跑,否则小动物跟着母亲跑跑不动。所以在自然界中,这个东西不是狞厉的,不是凶残的,是一种保护。

    (出处不明)

        这个出处不明,网上找到的,没有说明,它也是这么一个结构,上面是虎,下面是个人,人按照刚才我们的理解对下来,他是个巫*师。我们到国博或者陕西、郑州博物馆,经常能看到青铜器上有很大的脸,有的是两个脸,一面一个,像这样的都是巫*师脸。这个巫*师一定是对这个部族联盟或者这个国家做了突出贡献,使他被认为具有法力,所以把他铸在鼎上,当需要解决大问题时,把这个巫*师请出来,让他帮助解决这个事情。

    (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的商代铜鸮尊)

        巫*师不但会借助神兽的力量,还会借助凤鸟的力量。这些动物是帮助巫*师升天的,巫*师升天是为了沟通上下的,沟通人间和祖先的世界。在这个商代铜鸮尊的身上我们发现又有蛇的图案,因此瘟疫的性质或者医药的性质又透露出来了。

        从食人卣的辨识,我们大致会建立一个对青铜时代或者说对中国某个历史时期造型的重新的了解。从青铜器我们回溯到彩陶文化,我们先看看图片,这些都是马家窑文化类型的,都是在甘肃出土的。

     

        在这里我要跟我的实际生活有一个联系。我在1968年开始上山下乡,插队的时候先去山西,没有插下去,就转到nei meng,nei meng也没插下去,最后又转到云南,插下去了。在这三个地方我接触到了在北京不可能接触到的东西,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贫下中农在干什么?现在我们已经没有贫下中农的概念了,在一般的文化不发达的地方,党的光辉不太照得到的地方,他们在干什么?
        所谓知识青年尤其是从北京过去的,当时是有一点自视甚高的,觉得我们读了不少书,看了不少小说,也看了不少电影,而老乡太惨了,他们这些都没有看过,晚上很早他们就黑灯睡觉了,而知青就会在炕上聊天。有一天晚上我们正聊着天,就听外头有人走来走去,我心说谁在外面走呢,跳下炕出去一看是房东,我说怎么了哪不合适?他说我心里有点过不去,你们学生聊天,为什么点着灯聊天?那时候点着灯对他们来说是很高级的事情,要有油啊。我们就不刺激他们了,吹了灯黑着聊。生活水平就是这么低下。
        后来到了云南,生活水平更低,在nei meng gu还能吃到肉,云南吃不到肉,觉得老百姓真的是很惨。很多知青都往城里调,我因为家里出身不好,没有条件回城,过了三四年,就铁了心了在这过了,所以整个就变成当地人了。我当时身体不是很强壮,所以也没有女性喜欢我,想一想怎么办,努力讨个老婆娶妻生子,就在这世世代代过下去吧。其实当你安下心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有另外一套东西,这一套东西是什么?是曾经叫我们瞧不起的东西。
        他们每天干活后会从山上带回来一些树根,到晚上就把树根放在伙房的火膛里,火膛里还有头天晚上的余灰,慢慢树根就又燃烧起来。他们吃一点东西,就开始在那唱歌,歌非常简单,完了围着火跳舞,有时会通宵达旦跳到早晨。这也挺没劲的,这么简单的舞怎么会跳一晚上?
        我们出工,修水库,修公路,最不希望就是佤族人来干活。佤族在50年代的时候就已经搞不清楚了,他们是东非的移民,移到云南,就留在这了。我那会儿就跟非洲人民有接触了。只要有机会他们就唱歌跳舞,到早晨我们该出工了,他们睡下了,干活指不上他们。他们出来也是挣工分的,挣的分低,一般过个两三天,指挥部就让他们回去了。
        后来我发现他们在唱歌跳舞之前是要吸麻的。我们在修水路公路的时候,是强劳,差不多是三班倒,一个班八小时,尤其是泥石流塌方了,有险情的时候,就四班倒、五班倒。这个时候带队的干部都会带麻,因为麻里面最重要的成分是麻黄碱,我们干累的时候,会产生肌肉乳酸,抽麻会很快解除肌肉酸。队长说休息了,五分钟,坐下来,就吸麻,吸完了,队长说起来干活了,你居然还能够站起来,还能接着干。没有这个麻,就没有人能站得起来。麻黄碱对于解除肌肉乳酸是非常有效的,但是不累的时候千万别抽,一抽,你没有肌肉乳酸需要解除,它上了脑子了,那就是另外一个图景了。看什么都是另外一回事了,什么都会自己发光,它们的关系全都不一样了,人说话也颠三倒四。所以云南佤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在这种幻觉的情况下,一晚上唱歌跳舞他不知道累。他们看到了什么呢?我们就说回到彩陶来。
        彩陶上面的纹样究竟是什么意义,有非常多的猜测。但是你看到佤族包括西北、东北、nei meng gu的其他少数民族,凡是晚上转圈跳舞的民族,你就知道了。我们以前学美术史的时候,说因为古代劳动人民看到大河当中的漩涡,于是他们就把漩涡画下来,那是一种劳动美等等,并不是这样的。那是在致*幻的情况下,彩陶上所有的纹样全部都运动起来了,无中生有。
        所以这时候我才发现我耽误了好几年,寨子里原来就有放电影的,他们天天看电影呢,他们不叫我。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理解,我们看起来生活非常困苦的人们,什么东西是他们最基础的娱乐?就是这样一套东西。我不是鼓励今天大家回去吸根麻重新看彩陶,但是关系是这个关系,在致*幻*ji的情况下,彩陶它是什么你才会知道。在你没有致*幻的情况下其实根本不知道,都是猜。这么成熟的图案证明,一万年以前它就已经是这样了,是非常成熟的纹样。

        我们现在再看彩陶的纹样,这几乎是人类史上最初的纹样,但是原理出现了,一个是旋转纹,一个是震动纹。当人吸食了致*幻*ji以后,在视觉上开始旋转,同时这个旋转在巫*师或者说寨子的领头人以及歌词的引导下,让人觉得离开了那个地方,不仅有平面的方向,还有纵轴的方向,同时这个方向也是向上。震动纹跟幻听有关系,再加上最简单的鼓,这些全部都给人产生一个幻觉,那就是离开地面往天上去了,到祖先那去了。
        所以在彩陶时期,彩陶都是法器,帮助氏族的人进入视幻觉和听幻觉,由巫*师引导往上走。旋转纹和震动纹一直到现在仍然是我们设计图案中最基本的原理,不只中国,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常常震动纹和旋转纹这两个造型会结合在一起,比如我们现在的柱子边、横梁上,常常会用它来做装饰,一直到现在它们都是工艺美术上的一个设计原理。
    这些旋转纹最终出现用一个符号来概括它,这就是太极这个符。太极符的意思就是在旋转,而不是固定在那里,它的图形在暗示你它是旋转的。

        到这里大家会有一点体会,当时我们寨子里老百姓过的是什么日子,相当好的!虽然电影放映队也进不到那里去,也没有听过我们说的交响乐之类的,但是他们晚上有他们的大PARTY,有致*幻*ji,会旋转运动的图形,还在他们的头儿——巫*师的引导下,到天上跟爷爷奶奶曾祖曾父一块儿聊天一块儿跳舞,舍不得走啊,跳到天亮。这样的一个生活状态、娱乐状态,这样的一个虚拟的状态,是中国艺术造型的启蒙,是活动的。终于经过了一万年,在距今一百年前,人类发明了电影,买票进电影院,看到的也是活动的。但其实在很早的时候,我们国家边缘地区的人们就一直在看电影,只不过我们现在通过技术手段,真正地从机械上实现了一个虚拟的影像活动,跟我们祖先那时的活动影像,终于接上了。所以中国造型最初的不是死的,是活动的,是非常摄人心魄的。

        由这个再往下,我们简单地介绍一下。到了差不多公元前五千年的时候,我们把红山文化隔过去,看看良渚文化。良渚是现在江苏浙江这一带,我们看到反山墓墓葬群中挖出来的,我们看在这些小板上,也是眼睛、鼻子、嘴这样的造型图案。那么是不是前面我们所说的呢?

    (反山墓出土的良渚文化玉器)

    (玉半圆形器,浙江反山墓出土)

    (浙江省余杭县反山墓出土的玉琮表面图案)

        上面好像是个人脸,有眼睛、鼻子、嘴,牙是竖的,像人的牙,头上面戴了一个大帽子,帽子能体会出来好像是羽毛做的,下面是他的胳膊、手掌、手指。他好像在捏住下面的“大眼睛”。“大眼睛”我们发现还有细节,原来它有爪子,所以上面应该是一个人,下面是兽,人骑在兽的上面。我们刚才从食人卣一路介绍下来的,发现这个造型还是往上飞的,也就是说上面这个人是巫*师,巫*师掌握着神兽,或者神兽来帮助他飞翔。

        在良渚文化里面,这个造型是一个定型的东西,在他们的玉器上反复出现。
        这是一个石钺,放大看,还是这个神兽,也是有爪子,上面是戴着羽冠的巫*师,两个手抓着它,上天。

    (玉钺,浙江反山墓葬群出土)

        像这样的还有许多。

     

    (瑶山玉三角形牌饰)

        所以在中国造型里面,我们通过良渚文化知道,它进一步扩展了,它不光是一个仪式的问题,还有整个对天的认识,除了祖先的居住地,他们同时对天空还有整体的观念,北极星南极星、北天星图和南天星图,他们都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知道?这就牵扯到,如果我们说良渚文化跟我们中国文化有关系的话,它又是世界性的。这和前几年基因学家们对非洲、亚洲、大洋洲和新几内亚等地不同种族的人的DNA进行研究和比对,最终发现全球的人类都是由非洲的迁徙移民来的,这文化不断带到各地,由各地继续发展、继续演化这个说法正好是不谋而合的。
        你看澳大利亚部落的舞蹈,他们身上画的纹身,南太平洋fei lv bin、印尼地区的这些纹样,都是旋转纹,我们立刻就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了。还有小部落的巫*师在主持杀猪祭祀,他身上也是旋转纹。这是世界性的,不独是中国的,只是在一个地区自己后来再发展。

        由致*幻*ji引起的不光是古代艺术,从现代艺术尤其是印象派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重新用致*幻*ji了。这是梵高的画,我们看过彩陶就能看懂梵高在画什么了。

    (梵高《星空》)

        当时在法国,苦艾酒是水手喝的。水手在船上没有事情干,靠喝苦艾酒产生幻*觉,这种酒就被认为是比较低等的酒,但印象派作家差不多都喝这个酒,因此巴黎沙龙展不接纳他们。还不光是画法的问题,这跟他们的社会地位有关系,主流社会有一个评判,认为这些画家是烂水手,他们是每天吸毒的人,社会地位低,怎么能参加我们官方沙龙展呢?尤其像莫奈、梵高、高更,还有毕沙罗。他们里面教养最好的德加,曾公开在他的画里画苦艾酒,当时是激怒人的,带有挑衅性。他有一张画,女人眼里没神,前面有个杯子,那里面就是苦艾酒,那就是在画喝苦艾酒的妇女。还有像马奈画酒吧,好多酒瓶子摆着,再往后一点的劳特累克,是典型的苦艾酒爱好者。所以像梵高最后自残自杀等等,跟他服食致*幻*ji喝苦艾酒是有关系的。在他眼里,他喝了酒以后,他要画的东西一定要让它发光闪烁运动,所以他的画出的反而跟彩陶是接近的。

    (德加《苦艾酒》)

    (马奈《费里—贝舍尔酒吧间》)

        从红山文化、良渚文化再接下来,就到了我们传说中的夏代。夏代遗留下来的东西考古学家还有很多不是能够很确定,现在我们能够完全确定的是青铜文化。我们就再进入青铜。在夏代青铜剖片上,我们又看到了“大眼睛”,旋转纹也出现了,它既不是云纹,也不是涡纹,也不是鼓纹。

        我们看,跟我们在良渚文化的时候是一脉下来的。也就是说,他们的宗教形式基本上是一样的。还有凤鸟纹。

        不同的氏族,我们老说他崇拜什么,这个“崇拜”有些不太准确,而是,不同的氏族,他们使用什么样的动物帮助自己到天上去。

        到商的晚期还是这样。到商的晚期还是这样。

     

        蛇形出现都是跟医药、瘟疫、病有关系,很多局部还出现了羽冠的小巫*师形象。
        这是商代。后来呢,周取代了商,我们从纹样上看,几乎没有变。
        西周后来被北方的游牧民族压迫,他们就迁到现在的洛阳,称为东周。东周有两个时期,春秋和战国。

        我们看看春秋时期,发现有一点不是特别清楚了,像西周的时候,一看就能看到很明显的两个眼睛,现在我们需要找了。在这些图样里,我们有时候找不到眼睛在哪,有时候隐约可见眼睛这个型。

    (蜕变的兽面纹)

        东周王的权威在下降,当年封的诸侯国(齐、楚、燕、韩、赵、魏、齐)这些国家的力量在上升,他们甚至不理睬周王了,每个诸侯国应该给周王去敬供的,都不理了。因此周王的王权降落,从东周和西周的图样已经能够体会出了。从商代一直传下来的那样的造型,逐渐把它淡化,甚至没有了。假如我们到地摊上看青铜器,你先找“大眼贼”,肯定是商和西周这个时期的,当发现没有那么明显,就进入东周了。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王权开始衰落,诸侯的力量开始上升。
        再后
    来进入战国时期,谁也不服谁了,在青铜器上找不到“大眼贼”,找不到当年统一的一个国家级的神兽来决定这个国家的福祉、安全和灾疫了。没有了,都是各国玩自个儿的,开始玩工艺了,比谁的工艺做得好,谁的纹样设计得复杂。所以战国时期,在青铜器和漆器上表达出来的中国造型,其实是我们中国最灿烂的一个时候,我们一直没有超过甚至一直没有再次达到。但是从神权、从统一上来说,已经瓦解了,各国开始争奇斗妍。

    (战国 饕餮纹镜)

    (战国宴乐渔猎攻占纹青铜壶及拓片)

    (渔猎攻占纹图中,总共有178个人物,另外还有鸟兽鱼虫94只,人和动物的形象极为生动。主要表现采桑、射礼活动,宴享乐舞的场面,以及陆上攻守城之战及战船水战)

        战国时期的造型里,找不到大眼睛了,我们从良渚文化一路下来的那个“大眼贼”彻底没有了,不是神、跟巫也没有关系的形象开始出现,跟争战、炫耀武力、纪念战役开始有关系。真的是战国啊。所以战国的东西很清楚,没有了统一的从西周上溯到商再上溯到良渚文化那个帮助升天的神兽的形象了,瓦解了。

         我们知道战国末期,后来是汉统一了中国,其实从秦开始整个制度就已经改掉了。原来在这之前是叫封建,也就是说是自己的亲属、有血缘关系的,把你安排到全国各地去,那个地方封给你了,你去建立制度,这就是分封建设,叫封建。在封建里头有贵族,贵族是什么?贵族就是血缘、血脉,血管里流的血,贵就贵在血上了,富谁都可以富,但是贵不一定。
        当统一的周王权力一点一点下降,最后消失,由秦来统一的时候,整个政治制度开始改变为郡县制,也就是说没有血缘的这种分封建制了,是由中央集权政府派官吏去治理各个地方,采取的方法非常严酷,所以导致秦15年之后就被推翻了。这次推翻对造型艺术的影响非常大。
        刚才我们一路讲下来的青铜与彩陶的造型传统,到秦的时候没有了,改变了,战国的高峰突然衰落。

        到了汉代,更是中国一次惊天动地的大改变,为什么?在这之前平民是没有权力讨论和参与国家治理的,他们没有资格,打仗他们也没有资格打,因为打仗是贵族的事。我们现在看英国皇室,王子得参加海军去,因为那是贵族的事情,贵族要参加战争,那是他们的荣耀。老百姓当兵就是擦个炮膛啊,那不是荣耀。
        百姓终于可以参与天下这件事是从楚汉相争开始的。刘邦,就是一个平民,或者说一乡里的小流氓,好吃懒做,欺负嫂子,他最后得了天下。有个故事叫《鸿门宴》,项羽的谋士范增说设个宴让刘邦过来,过来就干掉他,以后就没什么麻烦了。刘邦一听,心说让我死呢,我去了肯定不行。他的谋士是个儒生,说大王不要怕,你去了只要带一个玉斗先献给项羽,保证他不会杀你。刘邦不相信,说一个石头就能不杀我吗?他还是带着玉斗去了,二话没说见了项羽先跪下献了上去。项羽拿在手上来回看,这玉质、这工艺,贵族懂艺术啊,平民不懂。范增在旁边气得火冒三丈,拿着箭把子把玉斗打烂了,跟项羽说你要玉斗还是要天下?项羽心疼极了,但是杀刘邦的心没有了,说,你看人家懂啊,人家知道给我送最好的东西。由这个转机,刘邦才假借拉肚子上厕所跑掉了。后来呢,项羽这个贵族没打过刘邦这个平民,楚汉相争,刘邦得了天下。
        刘邦坐了
    天下,不知道这个国家该怎么管理,当年一块打天下的哥们儿其实都是流氓,他们每天就在殿上喝酒,喝多了互相骂,拿剑砍柱子,有尿有屎就在大殿上拉了。儒生看不下去了,说,大王得了天下,没有得了天下的样子。刘邦问他得了天下什么样子?儒生说你给我一个暂时的全权任命,我现在说的话就等于你说的话,你看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好,底下的人分文一班,武一班,站好,跪下,喊万岁。刘邦终于才知道了,原来做皇帝是这么回事,做一个贵族,他们的眼睛里是什么,他们的情感是什么。刘邦后来是继承了秦始皇的郡宪制,他又加上了一点分封制,汉代是这样一种混合的制度,但是郡县制从此一直延续到今天。

        从艺术上看,我们刚才看到,战国是工艺顶峰、造型顶峰,到了汉代呢,唉呀,就是坐着唠嗑啊,这个以前不可能出现的东西,以前贵族也唠嗑,但是不能上造型啊,要上大样儿的可以,那是关系整个国家命运的东西。你看这些,草房子住着,现在叫豪宅,完了买了BMW,好车;喝酒,赌博,开PARTY,看杂技,跳舞,聚会……平民坐了天下,吃喝玩乐就开始统治造型领域了。
        因此我们中国的造型到了汉代,我讲的基本就可以结束了,因为世俗生活进入造型领域了,这一直到我们今天都是这样了,没什么区别,何必再讲呢?

    分享到:

    评论

  • 仔仔细细看了后,完全没看过瘾。
    可读的书太多了,太有趣了。
    回复飞渡千山说:
    可以有空看看他的《闲话闲说》,写得洋洋洒洒的,特别痛快:)
    2013-03-03 22:3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