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15, 2012

    北京流水1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219653068.html

        孰料这样随波逐流的停顿、积重的沮丧感不仅一直在伤害着自己,也让开始显得如此不易、慎重和艰难。

        好在总算是重新开始了。也许会比以前的自己显得有所不同呢也说不定,但愿如此吧。

        几次三番受到振奋、刺激、感化、鼓舞也不是没有。

        比如是村上说的“将有可能不知不觉之间随波逐流的自身意识固定下来……为持续维持自己而持续写文章。”任何事,一个阶段的坚持不算什么,一贯的坚持才难得吧。

        比如是看到这句“人人如愿以偿,以自己的方式休整一番之后,巴福德轮解缆启航”。于我而言,“自己的方式”就是必须得有停顿,不能所有的时间一直一直都在处理那些“正经”事情,那么一两天也行,没有电话,没有人找,就静静呆着,做点自己的事情,看几个片子,看几十页书,整理下杂物杂文件,东摸摸西摸摸,可能毫无建树,但只有这般才是我的给养,才能吸一些水,精神焕发一些,继续去干那些不情不愿的事情。“自己”真的比“别的什么”重要。而经由每一本书、好电影的默默滋养,我也像是一点一点在砌我的墙,这独自的行程是孤独的,但又令人感觉饱满和幸福。

        似乎越来越说话少了。就像5月里去采访一个少年时的偶像(其实更应该是少年时代Q先生的偶像,只不过当时我被他的狂乱直接感染了),我知道如果说出我的家乡就是他心心念念的那里,想必多少会走捷径一般很快获得他的亲近。然而张了张口,还是没有说出来。

        不爱说,也有是为了打从心底里对抗“哪哪都有他,啥啥都知道”的那类聒噪。这么说来也挺不成熟的。

        想起前几年采访那个创作力正甚、个人风格很强烈的女作家,在文风和措词上她找到一条蹊径,别有新意,笔法又抒情又暴烈又快意,而同时,我觉得她其实很晓得大众在什么地方会喜欢她的那么一用劲,就像讲笑话的人晓得在什么地方抖机灵以获得意料中的笑声。我用颇感才华荒掷的口吻问她,“除了偶尔可见的专栏,你为什么不写博客呢?”她反说为什么要写呢,有那么多人在急着表达对这个世界各种各样的见解看法,而我没有对那么多事那么多的看法,更何况本来有些事情也无法在第一时间就能去说它的。

        总也还是在不断地修正自己。有时觉得自己还不够真诚、坦率、开放,总爱怀揣审视、距离和批判。
        可有时又转而想,连宽容如我都觉得对方有问题,那问题肯定是出在那一边而不是我。这样想的时候,“我”是“我”的试金石。所以还是主观片面的吧。真矛盾。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印象派 Aug 15, 2009

    评论

  • “我”是“我”的试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