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28, 2012

    生死(一)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225108692.html

        一个月前的事了。

        F的父亲过世,Q在知道的第一时间打过来电话时,我正在回家的地铁上。挂了电话,百感交集。不管承不承认,已经陆续到了要面对与己有关的人生死的年纪了。

        Q说电话里F一直在哭,所以很多想问的细节都没出口。我说那我就先不给她打电话了,这会让她更难过,等过两天情绪稍稳定点再打。在这个最痛苦的时候,觉得多余的问候只能徒增其忧。可是换一个角度,来自我们的电话,是不是能够短暂地纾解一下她的痛苦呢?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在多年前那一刻的感受了。

        电话就拖着接连好几天都没打。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每当想打的时候,就想,再等等,再等等。这使得先前那个过两天再打电话的理由,变成了我缓释自己的借口。拖着的原因我似乎又内心深知。有因为我们之间久久没有通过话、对那份生分的轻微恐惧,也有觉得在死亡面前我能做的太无济于事了的无力感。这突如其来的巨大破坏力太强大了,不相干的人几乎没法帮上处在痛苦漩涡中心的那个人。

        可是越不打这个必须要打的电话,就越是记着我必须要打这个电话。我越迟迟不打这个电话,我打这个电话的心理成本就越高。而有没有给F打电话,也变成是怕被Q问责的一件事。

        这情形在舅舅住院时也发生过一次。当我在网上搜了很多有关他病情的资料,了解到最坏的情况可能就在不久就会发生,我心里满是对他和舅母的气恼——怎么能这么无知、无所谓,怎么能这么不把身体当一回事。可是在电话里,又能听出他对好转的希望,以及来自血缘的本能的、已经有点让我不太适应的亲切。这一切都让人心酸。他走后,给舅母的电话,也同样经历了如上的这一番心理挣扎。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更博更得很慢呀。
    回复sunisdown说:
    我其实好想写写单位的事呀,可是又不便在这里写:)马上就更新,我也急。。。嘿嘿
    2013-02-02 13:3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