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24, 2014

    “格拉斯米尔日记” - [草木有情]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271676627.html

        昨天总算睡得早,今天睡到了10点,身体非常舒适。

        是脑补着多萝西、华兹华斯和柯勒律治的三人关系睡着的。脑补的剧情当然没有史实基础,也找不到太多的史实,但多萝西的字里行间实在是太让人联想。它也是这两天早早上床夜读的动力。

           《格拉斯米尔日记》让我赞赏的,是多萝西字里行间高度的简洁、凝练、诗性,但这种有节制的、简练的语言里却又透着丰富的内容,让寻常而凡琐的日常生活不时闪现一下小小的光。俭笔所营造的立体的可想象的空间,近似于留白给人的余味,这恐怕也是受读诗写诗潜移默化的影响,冰啤也说“少即是多”。如今还是这样的文字令我着迷。兄妹情深得不可思议,看到结婚之后的部分,竟也产生了玛丽是多余的入侵者的隐忧。也在脑补他们当时的社会地位、生活来源,当初华兹华斯接受900镑的同学遗赠,为数也不算多,家里的开销不俭省,有佣人、能时常外出长期旅行、出入租马车。也许1798年出版的《抒情歌谣集》已经让他们有了名望。日记的主要内容,是风物、季节交替、头/牙痛、睡眠不好、身体不适、阅读(很多的莎士比亚和坎特伯雷故事集)、做家务、散步行走、写信、盼信、邻里往来、喝茶吃饭、威廉写作的焦虑。 她的感触和观察细腻,有时威廉外出逗留稍久归家,看她的日记,会再走一遍她走的路、看她的新发现,或者根据她日记的讲述把某个意象和情节入诗,威廉的很多诗也是兄妹俩在一起改的。好在多萝西写下了几本日记和游记,也不算在哥哥的光辉之下遮蔽了自己的才华。

        日记末尾,兄妹俩(1801年7月9日)动身经伦敦、多佛去法国加莱,没讲缘由,逗留了一个多月,应该也仅限于停留在加莱,日记也中断了这么久,人物呢出现了安耐特和卡罗琳,他们经常一起在夜海边散步,遥望着对面英伦岛黑色的轮廓。回来后华氏便跟玛丽结婚了。过几日无意中翻看新买的《闲话大小事》,里面有篇《逃跑者柯勒律治》,原来这趟远行是去看华氏的初恋情人和他们的女儿。这才醒悟安耐特的名字在日记前面是出现过一次的,华兹华斯跟她通着信。安妮·法迪曼写柯勒律治的这篇,大概是看了柯的传记,颇为有料,比如华氏责怪柯氏“扰乱了他自己的智力与道德天赋”,根据多年来接待柯的不堪经历,他曾劝告一位律师朋友不要邀请柯到家中去住,这件事导致了柯“极端压迫的痛苦”。妹妹的日记里倒看不出,反而是真真切切待之如手足一般,那么浓烈的情感依恋(朋友式的)也是真的。那是三人间友情的青春期。

         “他们之间的友谊后来被情人间悲伤而激烈的争吵中断了”(俩人产生嫌隙大约是在1810年),在网上怎么都搜不到更为详细的关于决裂的史料,只好买下两本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出华和柯的英文传记,都是100多页不算厚,因了这颗按捺不住的好(ba)奇(gua)心,十分期望能慢慢啃完。

        早起看了一个多小时的资讯,安西水丸去世,心中有点难过。想到之前看村上小集里摘抄过他们的对谈,遂上博客来翻。于是写下一篇新日记。当然也是受格拉斯米尔日记的触动。

        中午出于蛇吞象的心理把书架上所有的自然随笔和旅行游记抽出来,单独归置在茶几上,恨不得这几个月内都好好啃完。这样翻拣也是非常有意思呀。

        慢慢来,每一本新书待我看完之后,神性的光辉都会从其身上散去一些。

        迟迟写不出来日记的最大障碍是每次都像见到多年不见的老友,我眷恋地拉着她的手,恨不得把一腔没说出来的话说个不休,以至于“想要痛定思痛般”的长篇大论总也没有大块的时间好好写完,变成越堆越多灰色的“隐藏”。那么就这样一点一点不定时地挤出来也未尝不可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气息 Mar 24,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