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17, 2014

    第一场春雨 - [草木有情]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271682737.html

        这几日开始看是枝裕和《回我的家》,做为具有“侯孝贤性”的这一类电影(他曾说过“侯孝贤有如我另一个父亲般的存在”),都是放在电脑里不怎么舍得看完的。周末看了第一集,非常舒心,人生的轻喜剧,像是《横山家之味》的姊妹。有趣的是这里面的阿部也叫良多,不过比那个良多要趣怪一些,不是执拗沉默人生处处慢半拍的苦闷中年,同样的是笨手笨脚(长得太长也实在没办法),在便利店买驱蚊剂也被店员同情地追出来说再拿一个吧,这么大的个儿不够用。

        这个良多遇事退缩,不爱担责任,有那么点得过且过的意思,生活工作上都是,因此显得有点窝囊没本事,被同事背后叫软蛋、好好先生,被年轻下属轻看取笑。父亲曾想给他取名“大地”,母亲怕取被人踩在脚下的名字将来会没出息,没想到“结果还是没啥出息”。但他自有人生哲学,“我用我的方法战斗着呢,只是战斗方式不一样。”

        剧中长野县的风光非常美,以前看过一部改编自乙一的短篇小说《CALLING YOU》的纯爱小清新电影《只有你听见》也取景于这里,必然地也截了很多图。刚好这几天在读安西水丸的小书《常常旅行》,里面就有一篇写到长野。

        他去的是长野县的安昙野(也即松本平原),“沿途风景真是旖旋秀丽,离开东京后一路深绿浅绿”。安昙又写作阿昙,这样的地名在日本各地都找得到,因为它原本是“海神”的名称。随处可见路旁保存良好的道祖神,数量多到令他惊讶。还令他意外的是此等观光盛地的特产竟是山葵,若非这样水质清澈之地,也种不出来山葵。

        信州(长野古地名)的安昙野位处北阿尔卑斯山脉断层,“北阿尔卑斯山地区每到五月,总会笼罩特有的霞雾。如果眼前有一大片油菜花黄,搭配山麓青翠的新绿,再眺往隐藏在云雾后方缥缈崇高的北阿尔卑斯,就算得上是人间奇绝美景。”

        他参访山葵农场,“一走进去,只觉得满园绿意,流过山葵田的潺潺流水则清澈无比。农场主人招待我吃刚拔的山葵做成的面条,新鲜生猛立刻呛得我涕泗横溢,全身毛细孔却畅快无比。。经过芥末打通全身筋脉,我突然感觉安昙野清新无比的空气在我全身毛孔中流动了起来。。”

        说到油菜花黄搭配山麓青翠,这一阵子每天出门坐地铁的路上倒有唯一一处相当于此种的好看景观,棣棠+柏树。这几日泡桐的存在感非常强,干褐的树枝上遍开沉重的小喇叭状的浅紫色花朵,香气扑鼻,直到萌生出翠绿的叶子。单位楼下白杨树旁一株桑树,结满了逆光看仿佛毛刺刺的小桑葚。又去了朝阳公园,月季含苞,金银木已经开花了。三天前的这里杨絮飘飘雾(污)气蒸腾,感到春日里初生小叶的各种植物站姿特别秀美。搬来的书市明显少了以前那种混不吝的气势。买书买得也有点厉害。今天第一场春雨,雨在叶子上留下一些泥痕。久坐感到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 Apr 17,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