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9, 2015

    那天晚上,我赶上了最后一场《伐木》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272204172.html

        感谢nimin出手相助让我看上了最后一场《伐木》。边看边在心里为这个冗长的剧拟了好几个不同标题:“乔安娜无法被解救”、“在基尔布发生了什么?”、“被谈论的乔安娜的一生”、“青年狗艺术家的画像”(此前刚好买了狄兰·托马斯的这本小书,他把乔伊斯的名作《青年艺术家的画像》中的“青年”改成“青年狗”,自嘲地表达自己的态度)……
        每个人都台词密集,但也是非常熟悉的腔调和容易喜欢上的辞令,像原来看过的那些“作者电影”,就看这些几乎是列队出现的人名吧——伍尔夫、尼金斯基、尤利西斯、乔伊斯,易卜生、贝克特、斯特林堡、维特根斯坦等等。“我们刚刚买了维特根斯坦的东西,打算深入了解他。”“世界的中心就在我们的鼻尖上,我们总是可以自我欣赏。”“我的生活是虚伪的,表演是唯一的矫饰。”“写作不是保证你免于不幸的一剂安慰剂。”类似这样的句子很多,简直都可以拿来当作《万象》一贯爱用的长标题。而周围像我一样摸黑在纸上盲记的人也不少,幸好包里带着一厚沓校对稿。真想跟导演要来剧本仔细拜读呀……
        最喜欢的有两处,一处是忽然峰回路转对赛巴斯汀广场的“赞美”。“每次我在接电话的时候,都会说我在赛巴斯汀广场,否则不足以证明我的存在。”“在赛巴斯汀广场,我得到一生一次的机会。“我一想到如何做艺术,就像迷失在一片森林中,我觉得很幸福,同时又感到恶心。”不知道托马斯·伯恩哈德的原著中这个地方是否也是如此充满欢快的激情和诗意。另外当然是直接对所谓艺术家喋喋不休的嘲讽了。还有配合着背景轻轻的若有若无鼓点梦境般的絮语,像是只要愿意就可以永远不停不休演奏下去的爵士乐。也喜欢看幕间间隔时,工作人员推着舞台中央可以旋转的立体钢架装置移动换景,伴着歌剧咏叹调的演唱,一步一步,像西西弗斯在推动着大石。
        去年跑去天津看大导演的另一部《假面·玛莉莲》,现在才敢诚实地说当时只看了上半部就回宾馆睡觉去了,但心里是非常佩服演员的台词背诵能力的。这部显然比之要好看,有着知识分子式的精致趣味。我倒也没什么了,只是像身后坐着的已到中年+、旁听对话显然也像是从事戏剧行业而且是来二刷的几个人,不知道他们心里做何感受,是否会觉得既快意又被莫名其妙冒犯?然后就又想到了彼得·汉德克的那本书《骂观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青少年哪咤 May 9,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