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1, 2015

    奈保尔的克利普索小调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272289097.html

        两天里抽了些时间便很快看完了这本《米格尔街》,也像在读另一种《小城畸人》,不过,《小城畸人》里的诗意,到了特立尼达的西班牙港这里就只有写实了。《择业》《布莱克·沃兹沃斯》《海特》都忧伤到五内。用孩子的视角来描写确实很好写(比如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比如费里尼的电影《阿玛柯德》),生活苦涩,又很快在一种荒诞和幽默里淡化消解掉了这些苦涩。当米格尔街上的灵魂人物海特进监狱的时候,“我的一部分也随之死掉了”,这样的话真是如同芒刺,如同《一一》里洋洋信里写的那句大人式的话,“我觉得我也老了”。书中的“我”的年龄猜不出到底有多大,有时像几岁,有时又像十几岁。奈保尔的谋篇布局也巧妙,把前面一次次出现在各种场合的海特放在最后来写,这也意味着”我”要离开了——“海特的回家显得颇为平淡。不仅仅因为我们这帮孩子已经长大了,海特的变化也很大,他身上失去一些原有的光彩,与他交谈也感到有些乏味。……很久了,也不过只有三年。在这三年中,我长大了,学会用的挑剔的眼光去看待周围的人。一切都变了”。

        《米格尔街》中,在好几个小故事里,奈保尔都写了克利普索小调,根据需要放在情节里。名词解释是,这是一种起源于西印度群岛、临时编唱的小调,常以讥讽时事为主题。    

        书里的如下:    

        “有那么一个木匠来到阿里马,要找一个名叫埃米勒达的娘们儿。”(木匠波普的老婆跟人跑了)    

        “人们越是希望我全都,我在特立尼达就过得越好。”(总想着搏人一乐的焰火师墨尔根)    

        “多么壮丽动人的景象,就是那场国库燃起的大火。”(西班牙港的国库失火)    

        “不时地把她们打趴下,不时地把她们摔倒打翻在地,眼眶揍青,膝盖踢紫,此后,她们便会永远爱你。”(男人们认为女人就该挨揍)    

        “男人的心肠歹毒,女人的心肠更加狠毒。”(怀孕的女人说垃圾车司机埃多斯就是孩子的爸爸)    

        “中国的娃娃叫我爸爸!我黑得像块炭,我老婆也像沥青一样,尽管如此……中国娃娃仍然叫我爸爸!哦,上帝啊,有人把牛奶搅进我的咖啡里。”(这个女人把孩子送到了埃多斯这里来)    

        “日日夜夜散步在河边,玛丽安娜小姐和她的男朋友。”(二战结束了,胜利的消息传到了西班牙港)    

        “我和我贤惠温柔的妻子生活在一起,直到大兵来临抢走我的老婆。”(投靠了美国佬的爱德华娶的白人老婆还是跟美国兵跑了)  

        “遍地金钱!杨基美元,哎!父亲、母亲和女儿,一起为杨基美元工作!”(战争爆发了,美国兵开进了特立尼达,第一次人人都有了工作)    

        “马蒂达,马蒂达,马蒂达偷走我的钱,直奔委内瑞拉。”(海特的女人也卷走珠宝跑了)    

        2001年奈保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瑞典文学院在授奖辞中说:“在这些早期作品滑稽逗笑的逸闻奇谈中,奈保尔把契诃夫式的风格和西印度群岛民间说唱的调子糅合在一起,作为一位幽默作家和街道社区的描绘者步入了文坛。”    

        这俏皮幽默的克利普索小调,很好奇是怎么唱的。找了一篇详细的文章看,洪春梅撰写的《维•苏•奈保尔与克利普索小调》。    

        “克利普索曲调以50首传统旋律为基础,用二二拍或四四拍的节拍,用做舞曲音乐时类似快节奏的伦巴蒂。采用切分节奏,这是克利普索歌曲的一种常见特征。演奏者常常利用错位的节奏,通过认真地倾听,寻找到统一的律动。为了展现当地最原始的曲风,克利普索在编曲上并没有加入太多繁复的现代乐器,保留了最原始的风格和简单的几项乐器。演奏时,乐队利用乐器的配置、音色的控制和整齐的演奏,展现其独特的魅力。钢鼓是克利普索音乐中最重要的乐器,利用汽油桶制作而成,它充分体现了岛国民众乐观向上的娱乐精神和艺术智慧。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曾是英属殖民地,非裔黑人占人口的一定比例。克利普索据说起源于非洲,是一种最具社会性的音乐艺术形式。这一地方性音乐小调形式的演化与发展,凸显了加勒比社会变动不居的社会特征。克利普索伴随着黑人们漂洋过海来到了“新大陆”,起初,特立尼达的种植园中那些来自非洲的奴隶用克利普索讽刺他们的主人。19世纪初期克利普索开始在加勒比群岛流传,后来发展成为该岛一种独特的民歌形式,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流行于国外。在大斋节的狂欢节时期,歌手们带领一批奴隶走街串巷,边唱边即兴编出歌词,影射那些不得人心的政治人物。    

        这种诗歌形式效仿民谣形式,八行诗节之后有四行叠句,具有高度想象力和独创性的语言弥补了它简朴韵律结构的瑕疵。歌手兼诗人往往使用一个引人注目的艺名﹙例如“非凡的破坏者”、 “旋律大王”等﹚,歌词在一些庸俗习语中加入西班牙语、克里奥尔英语、特立尼达俚语和非洲的语句。”

        既然小调是配合着钢鼓的演奏唱的,便又找了几段钢鼓表演的视频看了看。真是欢快的非洲风格。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E0Nzc3MDI4.html      

        这一段是同一个人分时演奏合成在一起的。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kyNTIwNTM2.html    

        这段拍摄挺讲究,右边的这位小哥自我感觉不要太美。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IwNDYyMDY0.html    

        这是制作钢鼓的师傅在调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