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7, 2008

    牙疼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188.html

        牙疼的时候才体会到那句广告词“冷~热~酸~甜~想吃就吃~~”的语气里有多得意忘形和幸灾乐祸。
        反过来说牙好的时候你也不见得会把“冷热酸甜想吃就吃”当个特长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对吧,可是一旦失灵,那种就痛苦就只有自知了。

        上上个周末吃饭的时候,右下大牙忽然间被一个很硬的东西硌了一下,恐怕是炒菜切肉的时候上面带有一小点骨头,恰好这个牙上有个虫牙洞,N年以前补过一次,慢慢的补的东西没了,洞又出现了。原本也无恙,这一硌好像一下子碰对神经了,疼了整整一周,这周仍然不退,连带着左下大牙也疼。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实在不冷暖气又太热,以及吃了一周的红枣莲子桂圆红豆八宝粥,体内火太大了?总之眼下粥啊菜啊都要晾温了才能吃,肉啊韭黄啊黄瓜啊青笋啊这些柔的韧的脆的都不敢嚼,只能吃些炖豆角炖土豆红烧猪蹄之类绵绵软软的东西,吃橙子时也不敢咀嚼直接用两排前牙当榨汁机吸了汁就行了,吃葡萄也仅限在舌头的区域内翻转去皮然后自行咽下。
        奇怪的是,白天好好的没事,到了晚上一沾枕头,疼就开始了,那种牵动神经又在感觉末梢处无限放大的疼法,简直让人恼得只想挠墙啊挠墙。好在还能睡着觉,疼一小阵就过去了,牙龈也未有肿痛,索性每天晚上早早地就躺下,趁着刷完牙还没开始疼的工夫但愿赶紧睡过去。

        当然也去了医院,那天口腔内科的诊室阳光和煦,声响轻微,护士叫号都声音压得低低,连灰尘都不肯在这里飞舞。我走进去看见很长的四排操作台,隔成一个一个的隔档,每个隔档里都有人——--医生和病人,却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像按照神的意旨般在行进着,丝毫听不到器械的碰撞声、医生的询问声、病人的呻吟声。恐怕这些声音也是有的,只不过当时因为周围过于安静而让这一切显得几多神圣or神秘or可怕or恐怖,所以紧张的我竟然听不到那些声音了。经过的地方有很刺亮的探照灯啊、尖嘴的钳子啊、带着弯勾的粗铁针啊、连着电线的管子啊、仰躺在椅子上张大嘴巴的人啊之类的,虽然只是匆匆用余光一瞥,都令我心里很是惶惶不安。

        女医生用各种工具经过敲击、轻挖、吹气、灌水等程序检查完我的牙齿之后,说不确定是否牙神经外露,只能把洞口再磨开一点才能看见,如果外露就杀死神经后补牙,如果没露就直接补。我问牙疼的时候也能补?不等到不疼的时候再弄吗,答曰没关系的。那如果杀死神经是不是很疼啊?杀死神经是要打麻药的,如果不用杀神经能直接补就只好自己忍着了。我千思量万思量还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找了个理由先溜走了。

        昨晚刚刚睡着又猛地清醒过来,这次的疼比以前都要厉害持久,连舌头都不敢碰牙,伴随着的也分不清到底是牙疼还是头疼,身体无法忍受似地冒汗,左躺不是右躺不是平躺不是,心急气燥心烦意乱,接着,我就~~~~~~我竟然大哭起来,起先是躺着哭,然后坐起来双手捂着腮委屈的哭,流了很多的眼泪,心里怀着无比的怨念,潜台词就是“想不通哇”,“为什么zhei样疼啊?”,“为什么疼成zhei样啊?”哭了一阵,心里果真不堵了,重新躺下来听着哥哥的歌就睡着了。早上起来海面已然风平浪静,两个大牙像全好了似的一点都不疼,好像要证明昨晚的疾风暴雨和我的失控全然是妖夜里我的一个幻觉。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我知道今晚上又会重来一次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
  • 抱抱,少吃糖啊。补上就好了。
  • 我以前牙疼的心也一抽一抽的跟着疼我认为你的逃离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