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27, 2008

    米亚见到朱天文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229.html

        香港书展结束后,在抓虾里果然找到几人写了文字,不过都是少少记叙,唯看到米亚写的这篇,脸上一笑,心里轻叹写得好,虽也是短短几笔,未有出现过一个“喜欢”,但后面那几个并列的“没关系”,却泄露了当年的偏爱和炽热一种。有时候我们喜欢的那个人,也许不是他/她本身的能量渐变了,而是我们已经长大了所以越来越平心静气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香港书展之朱天文     

        到达朱天文讲座的402号会议室的时候,演讲早已开始,我和牧野因为在会展中心里迷路,兜兜转转,累到要死。到了之后,好不容易挤进站满了人的过道,却疲惫地
    只抬头看了一眼朱天文就作罢,匆匆拍了两张,然后就扫眉耷眼地坐在了地上。
        原本我的设想是这样的,我拿着新买到的,印刻出版社的《巫言》,坐到演讲厅的前排,近到可以看清朱天文的纽扣花纹,然后听那么一个多小时,请朱天文在书上签字,然后出门去,跟牧野好好吃一次下午茶,跟我的少女时代和老少女时代说再见。
        BUT,计划真的是赶不上变化。
        牧野一会儿就睡着了,没睡着的我,也在朱天文逻辑混乱、断续又羞怯的演讲里百无聊赖。对于朱天文演讲里所说的文字炼金术、巫、世纪之惑、时间(博尔赫斯、卡尔维诺的不同时间观),早在大学时代我就已经烂熟于心,所以我只是很努力地向透过人群,仔细看看那个被章杰形容成“一个如母亲年纪的少女”。
        你在百度里搜索的朱天文的图片是什么样子,现在的朱天文就还是什么样子,放在肩头一边的辫子、上世纪80年代流行的有垫肩的短袖上衣,不知道是刻意还是无意,朱天文不太像今天的女作家的样子,甚至她的面容,也没有那么多皱纹。
        原来有些人真的可以一辈子做少女。场内听众的手机响了,她这个演讲人反而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呃,没关系”;说着说着忘了自己的主题了,也跟听众们说抱歉,然后再急急忙忙重新开始。
        虽然她穿了米色的上衣、黑色的裙子和一双奇怪的条纹鞋子,但是真的没关系。虽然她说的东西我觉得没什么新鲜,她用语言而不是文字来表达自己时那么有限,然而也没关系。我还是很耐心地听完了她的整个演讲,包括两个听众八卦的提问。
        然后排队等签名。排到我时,我才突然想到,让她写什么名字呢?曾经找苏童签名,就告诉她写给“米亚”,但如果我告诉朱天文,我的名字是“米亚”,这个她笔下的人物,该是什么场景?会不会显得自己曾经的喜爱是那么幼稚?顿时有点恍惚。
        临到,我最后说了我的名字。然后没再看朱天文写了什么,匆匆合影离开。还是很恍惚。
        出来后牧野就问我,你真的那么喜欢朱天文么?
        晚上回宾馆,疲惫地坐在床上整理白天买的书,翻开那本签了名的《巫言》,上面写的字让我感动得差点哭出来(请原谅,但是事实),上面写着:“爽爽的书。朱天文。2008年7月24日香港书展。”在我的认知中,只有家人才会这样写。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语录 Aug 27,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