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5, 2008

    健忘症和爱国者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257.html

        前几日收到一个豆邮,是豆瓣通知说“文革研究小组已被解散”:
        “尊敬的花椰菜:  
      作为一家在中国境内运营的网站,豆瓣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的要求。( 相关法律法规,请参考《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http://www.cnnic.net.cn/html/Dir/2000/09/25/0652.htm第十五条。) 
      你参与的小组 文革研究 因讨论主题属于社区指导原则不允许、不欢迎的内容,已被解散。
      由此给你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并感谢你的理解和配合。 
      附社区指导原则:http://www.douban.com/about?policy=guideline” 

        我不由得有些发呆,文革小组是此前刚刚无意看到觉得似乎内容还不错加入的,里面贴子还未有来得及细细看,这就小组被禁了。

         然后,今天,便看到了冯骥才的这篇——《文革进入了我们的血液》。
        “在当今中国,已经看不到任何文革的景象。再没人去穿那种炫耀暴力的文革服装;曾经铺天盖地的小小红宝书已然了无痕迹;充满了荒唐感的光怪陆离的领袖像章也只有在古董市场里才能见到;文革话语几乎成了一种笑料。连那些面孔肃杀的‘阶级斗争脸儿’和一直盘踞到八十年代的‘左爷’们,今儿一个都见不到了。而曾经千千万万的受难者呢,是不是正在笑容满面地享受着日益充裕的生活?
      如果生活是公平的,理应补偿他们。然而,文革真的消失得这么无影无踪?”

        “在这10年中,无论压在这狂浪下边的还是掀动这狂浪的,都是它的牺牲品。哪怕最成熟的性格也要接受它强制性的重新塑造。坚强的化为怯弱,诚实的化为诡诈,恬静的化为疯狂,豁朗的化为阴沉。人性、人道、人权、人的尊严、人的价值,所有含有人的最高贵的成分,都是它公开践踏的内容。虽然这不是大动干戈的战争,再惨烈的战争也难以达到如此残酷——灵魂的虐杀。如果说法西斯暴行留下的是难以数计的血淋淋的尸体,文革浩劫留下的是难以数计的看不见的创伤累累的灵魂。”

      “我常常悲哀地感到,我们的民族过于健忘。文革不过10年,已经很少再见提及。那些曾经笼罩人人脸上的阴影如今在哪里?也许由于上千年封建政治的高压,小百姓习惯用抹掉记忆的方式对付苦难。但是,如此乐观未必是一个民族的优长,或许是种可爱的愚昧。历史的过错原本是一宗难得的财富,丢掉这财富便会陷入新的盲目。在本书写作中,我却获得新的发现。”

        这两件事放在一起真是强烈的对比啊。“健忘症”患者的气势何其大,他们不但自己健忘,还要让别人都看不见听不见做话语孤儿,到如今我们这些未经历者企图寻找再多一些的真相、拨开一些迷雾的过程中,真相仍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被屏蔽在历史的那个点上,越想掩埋倒越激发起人更大的好奇心。

        后来在豆瓣另一个“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小组里,看见小组管理员的声明这样写:
        “我们希望小组能尽量长久的公开,不被‘秘密’、不被‘封禁’。所以要求大家的发言尽量不要带有敏感词汇(即使有敏感词语,请使用能让别人读懂的符号代替)……敏感话题请修改敏感词汇发帖,或者发网页链接看。”

        有意思,真是“你有多高压,我就多有办法”。

        今天还看到萧瀚的一篇《爱国断想》,自他请辞事件之后好久都未想起看他博客,这篇里面他提到约翰逊博士说过,“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避难所”,精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在南京1 Jun 25, 2007
    5月30日的她 Jun 25,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