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6, 2008

    [转]彭浩翔:给天宫真奈美的信 - [看电影]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268.html

        我的话:看过彭生《AV青春梦工厂》的人,一定晓得他下面说的这些,并且深深地感到亲切吧,尤其是“我开始很少看妳的电影,不知道为甚么,也许是因为跟妳认识后,觉得不太再想看妳演出的AV。不知为何,心里感觉这总像在欺负朋友一样……”,看了心里暖暖。另外,彭生实在是太勤奋了,几乎天天或隔天都有超过千言的很正经的读书观影以及写剧本拍电影心得的日志,是我见过的写字最多、对文字态度最认真的导演,即使没有做导演梦想的人,亦能从他那里学到好多关于创作的经验。


                                     给天宫真奈美的信     2008-05-28 16:04:20

    Amamiya:

    我知道这个不是妳的真实名字,而是妳在行业里所用的艺名,但我认识了妳这么久,还没有知道妳的真实名字,所以还是用艺名来称呼妳,希望妳别介意。

    从网上新闻读到,日本S1公司宣布,妳将在今年七月正式引退,幷发表引退作品。心情突然复杂起来,因此很想写封信给妳,本来我该直接电邮给妳,但毕竟用英文吃力,又怕执笔忘字,写来没有中文那么畅快,所以还是在这里写给妳。要是平日看我电影又懂中文的日本观众看到,希望他们会把这信翻译成日文,然后放到妳的网志上。

    对不起,这是我的坏习惯,有时候我写信或电邮给别人,总是喃喃自语、啰啰唆唆,仿佛像自己对镜子跟自己说话一样。

    记得那晚妳再度来港宣传,我们去了卡拉OK,妳问我为甚么会选上妳,那时候我跟妳说,因为妳外型讨好,样子清纯。对不起,那时我其实没有说出实话。一开始的时候,我想我跟其他香港年青「仆街仔」(这个词语可能妳不太明白,但简单点说,就是一些一事无成又有点好色的香港男生,这种人在香港年青一群中,占的比例不少)一样,以AV女星作为梦中情人,甚至转化为自慰对象。

    那时候我最大的志愿,就是将来能够认识一个真正的AV女星,我一直想要拍一个跟日本AV有关题材的电影,好让我可以找AV女星去演出我的电影,所以我在写我的第一部电影《买凶拍人》剧本时,我就加进了一个AV女星的角色——对了,妳说过回到日本后,会想找我的电影来看,不知道最后妳有没有找到?

    那时我真的跟几个AV女星面试,可是那时候电影的投资公司是嘉禾公司,大公司比较着重规矩,在香港拍摄时,要替她们申请香港工作签证,那时候我的电影快要开拍,只剩下一两个星期,并不够时间去申请签证,所以最后只得找了另一位居港的日籍女演员樋口明日嘉小姐。

    对此我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后来我写了《AV》的故事,决定要跟日本AV女星拍一个正正式式的电影。那天我走进湾仔298电脑商场的一间日本AV影视店,在架上芸芸众多的影碟中,我找到了妳。我将妳的影碟买下来,拿给我的制片,着他去找妳,制片说未必一定能够找到,问我有否其他的选择。我告诉他,要是找不到这个女生,这个电影就不用拍。我不知道是因为破釜沉舟的决心,加速制片找寻妳的动力,还是纯粹的好运,在没有别的候备人选的情况下,我们终于联络到妳的公司H.M.P。

    说实话,当时连我也认为,我找妳的原因,是因为妳的外表够清纯,像个邻家小女孩。可是我一个中学同学,他在看完这个电影的试片后,告诉我:「导演,我明白妳为甚么找天宫来演这个电影了。」

    我问:「为甚么?」

    他说:「因为天宫真奈美很像妳念初中时,在班上喜欢的一个女生。」

    当时我自己也觉得无稽,可是过了两天,他把当年同学影的集体照片拿来给我看,这时我才惊觉发现,一个在初中时,我曾经暗恋过的女生,竟和妳的样子十分相似。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生命中的许多回忆,都是从经历中慢慢留下来,那种记忆烙焊在血液当中,无声无息至妳根本没有发觉。在他拿出照片前,我根本没有想过,找妳是因为妳像那个女生,可是他拿出照片后,我才发现到,原来我一直被我的成长片段,影响着我许多的决定。

    和妳相处确实蛮开心,不好意思,明知妳怕鬼,还硬是要拉妳去看恐怖片。在东京,妳带我去吃那家串烧,很地道很好吃,后来我再到东京,也想再找来吃,但是由于上次我们走时没拿名片,所以没有地址,也想不起去的路途,最后都没找到。

    记得妳曾在电邮问我,拍完《AV》之后我拍了甚么?我告诉妳我拍了一部电影,叫《伊莎贝拉》。妳笑我说我拍得慢,因为那年我只拍了一部电影,而妳已经拍了六部。我跟妳解释,这就是演员和导演的不同,演员走进片场,按着剧本就可以拍摄;导演由开始写剧本,跟着找景筹备,正式拍摄完后,又要做后期,那么花时间,所以我一年只能拍一部。

    后来收到妳寄来签了名的DVD,如妳吩咐,我将之分了给Lawrence和Derek,但说真的,我开始很少看妳的电影,不知道为甚么,也许是因为跟妳认识后,觉得不太再想看妳演出的AV。不知为何,心里感觉这总像在欺负朋友一样。记得有一次,我有一个在日本的朋友来香港找我吃饭,席间他突然提起妳,他说妳最近胖了,我不知道为甚么,忽然间有点不开心,因为我认为,他不应该对我认识的人这样评头品足。

    我没有看妳的新片,无法引证他是否说得准确,已经很久没跟妳发电邮,最近在网上看到妳宣布引退的消息,我不知道这是否妳个人意愿,但无论怎样,我仍希望妳得到妳应该得到的快乐。

    我们的人生,如浮萍般相遇,既偶然,亦难得,没有比活得开心来得重要,不管妳将来的计划是甚么,我仍衷心的祝福妳,也希望有再次遇上的一天。

    祝一切顺利、生活愉快

    彭浩翔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what\'s wrong Jun 6, 2008
    虚花悟 Jun 6,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