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6, 2008

    台岛青春 - [看电影]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275.html

        今天忽然想起了一个词,《夏天的尾巴》里,阿月趴在床上听磁带,妈妈经过时问她,“怎么听那么哭饿的东西啊,是不是谈恋爱了?”。“哭饿”这个词真好,你能用别的什么来替代它呢,哀怨?悲情?伤感?都没有哭饿来得生动和传神。

        陈怀钧(张睿家)第一次到阿月家时,奶奶也坐在一旁的藤椅上好奇地看他俩,陈怀钧问这只猫叫什么名字,奶奶说“叫刈冰啊”,阿月说“阿嬷,不是刈冰是夏天拉”,奶奶又说“夏天不是要吃刈冰啊”。好有哲意。

        暗恋班上女老师的陈怀钧躺在一个废弃的急装箱上用书遮着太阳睡觉,镜头拉近时发现那本书是村上的《国境以南,太阳以西》。远处坐在小溪边无人处独自练琴的阿月吵醒了他,他对阿月说你给我唱个歌吧,阿月问唱什么啊,陈怀钧随手翻到一页,说,我就要这种感觉的——“世界上有可以挽回的事和不能挽回的事,而时间的经过就是一件不可挽回的事,已经来到这里了,就不可能回到过去,我的青春爱情已经死了”(好落俗套啊,但是却也喜欢),应该是赖明珠翻译的版本吧,我在林少华译的里就没看到过这段。
        然后,阿月就自弹自唱了一首《给亲爱的你》(里面的歌都是由阿月的饰演者郑亦农唱的,她亦是此片的编剧):
        “很想跟你说 如果丢掉一些傲慢你会活的更快活
        很想跟你说 你孩子般的笑脸浮现让人好快乐
        你不需要那麼快就作一个正确的选择
        也不需要那麼急著想成为一个大人
        你不需要那麼执著那些繁琐的忧伤
        ……”

        导演是郑宜农的爸爸郑文堂,他说,“电影里的高中生没有满嘴粗话,没有撞球泡妞开黄腔,没有吸毒嗑药混黑帮,甚至到了电影杀青之后我才惊觉,这个电影没有人叼过一根烟出现在镜头里,我只是想要反叛一下,为何青少年主流电影一定要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暴力古惑仔加上迷途落入红尘的失意辣妹?我不相信!”
        好一个我不相信。那种摇滚的、颓丧的、性解放的、抽大麻的、嬉皮士的、在路上的、乌托邦的、爱比死更冷式的青春,早已经留在了风起云涌的60年代的欧洲,生于中国70年代小城的大多数你我他,台湾也好、内陆也好,少年时光不都是如此简笔画,有什么值得言说的惊天动地的大事呢?

        摄影师的镜头很唯美,边看边截屏,文件夹竟然有200多M了。有人说这很像岩井俊二的风格,可是你看到台南嘉南平原的寻常风光原本就如此,浅浅的小河、两岸繁茂的草丛开着不知名小花,高架桥、时常飞驰而过的火车,使劲踩单车才能骑到坡顶,一片片稻田,有着窄窄庭院的二层小楼简朴至凌乱却有热络的烟火气,杂物堆得满满、里外全是绿绿的花草……随便一抬手便是风景。


        《盛夏光年》是在3月时和《夏天的尾巴》一起看的,与《夏》的那种由明显的桥段设计而成的清新民谣感觉相比,《盛夏光年》的故事显得更自然更现实一点,整部片浑然一气,有种潮湿而迷茫躁动的气息。导演陈正道生于1981年,真是又惊又妒。

        电影里的音乐很下功夫,音乐人周志豪(HOWIE)与杨声铮(ZANE)为它创作了23段纯音乐,同名的主题曲《盛夏光年》是阿信、吉他手1976大麻、鼓手浊水溪公社罗伯和贝斯手自然卷的奇哥合作而成。而摄影师林志坚也曾是彭浩翔电影《出埃及记 》、《破事儿》、《伊莎贝拉》、《青春梦工场》、《公主复仇记》的摄影师。 (PS,原来不装emule直接用迅雷也可以下载veryCD上的东西呀,怎么不早点百度知道一下呢。)

        有一小段,康正行(张睿家)从酒吧把醉酒的余守恒带回自己租来备考的小屋扶他躺下,然后自己也躺在他的旁边准备睡觉,余守恒忽然转过身紧紧抱住他,康正行又觉他是醉又觉他是醒,脸上的表情困惑紧张又有点不知所措,然后挣扎地就被强吻了,演得真好。张睿家真适合演这类闷闷的郁郁寡欢背负沉重的早熟少年角色啊,就是萨冈的“你好忧愁”那种感觉。 
        此时的配乐是“我们真的都没有失去吗”这首,钢琴起初在相同音节上来回反复,铺垫出有种悬念似的情绪,随着俩人动作的越位、情绪到达燃点,强音猛然起来直至激昂,然后再慢慢平息下来,旋律写得与人物的心理走向很贴合。

        有人说台湾青春电影江河日下,在杨德昌《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蔡明亮《青少年哪咤》、侯孝贤《童年往事》等那类很深的现实折射和人文关怀的影片各自辉煌之后,就剩下些甜腻腻的男生女生恋爱故事,我却觉得当中仍有一些值得称道的,比如前时看的《练习曲》拍得也很简单却入心。也许是这个娱乐的时代愈发多了一些轻松,有时太过严肃的思考便显得有点累心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你看过《安吉拉的骨灰》吗?作者说话有点象这个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