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8, 2008

    转贴一篇很细致的关于心理救援的文章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283.html

    来自连岳的博客,原文:http://www.bullog.cn/blogs/lianyue/archives/137652.aspx。大家互相传播吧。


    心理救援

    感谢《心理月刊》杂志总编王晖提供下列资料,她18号将会与五个危机干预的心理专家到现场。
    --------------------------------------------------------------------------------——

    下面是我今天对台湾著名心理学家许宜铭老师的采访。他在台湾921地震救援中以及随后的三年时间里,持续做到危机干预的辅导工作,非常有经验。并且也参与了大连空难和SARS危机援助。可以广泛传播,供大家有个了解,更有序的发挥作用。

    许宜铭:

    现在阶段心理干预能做得很少,最急的是抢救人命,黄金救援时间过后,只会有很少部分人幸存。工作重点进入清理现场,火化、哀道、葬礼,清洁,避免疫情,再下一步的重点是安顿灾民。台湾的做法是,用大量的货柜车,帐篷,让灾民形成一个区一个区,有互助的感觉。当生活安顿下来,人的心理状态才能安顿下来,才是心理干预。灾民关心家园重建的问题。最好的办法是雇用当地灾民,用工资的方式,让他们形成自助自救。心理工作者要一个帐棚接一个帐棚地去访问,发现有心理问题的灾民,这个工作会很持续很长时间。有很多很细小的工作要做。

    现在下去(指17号)能做的,是找到当地的灾民,搭起一些工作站,鼓励采用当地的民俗办法,在现在这个阶段能有很好的作用,因为当地人很熟悉、很接近的。而心理干预是不熟悉的,会当作心理有病,会抗拒。真正的心理干预要到7月底才真正开始(最快也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但现在就要准备,规划,在哪些地方设点,人员的排班(因为体力消耗很大)。

    学校是最早恢复上课的地方,灾后一个月就复学了。心理援助就先从学校开始,找到孤儿,或者父母有一个过世,或者兄弟姐妹过世的,进行干预,再慢慢扩大到他们的监护人、邻居。学校比较有组织,比较集中。采用一个个小组团体治疗的方式。

    成立一个工作站,配置一个当地精神科医师,一个心理治疗师,一个心理咨询师,一个社工人员,简易的环境要有可以泡茶、让孩子玩耍的地方,或者看报等有简单娱乐的地方。

    发现有PDST的,精神创伤压力后应激反应(震后长期失眠、呆痴、酗酒、抑郁症、惊恐反应),立即实施干预。

    策划成这样一个组织。目前受灾面积、人口都不了解,但要先准备好设置几个点,并考虑到交通和伤亡人数的情况。

    外来介入的资源持续性不强,而心理辅导大约需要两到三年的作用时间。因此还是要培养当地人,让他们成为当地资源,做后续长期性的干预。

    包括前线的官兵,伸入灾区见到很惨的景像,或者顾及不到家人的,他们的心理压力是很大的。有些长官特别爱做秀,前线工作的人得不到长官的任何关心,都会有心理创伤。台湾是一连都有一个辅导长。

    按那里需要人的前后顺序排的话,社会工作是第一线,心理咨询是第二线,心理治疗第三线,精神科是第四线。

    以上是一个较为完整的模式。

    17号进入的话,目前都是当地政府和军方在指挥。我们能做的是,就是组织当地已有的资源,在绵阳体育场或火车站,设立心理辅导站,24小时值班,只做倾听就好。不要给什么建议和安慰。任何安慰都是无力的,他也听不进行,也会强烈地觉得不到位。

    要去了解下他们的信仰。特别是怎么处理遗体方面。最好邀请当地宗教组织一起协力。

    还可以设计一些问卷,针对那些现象。大量散发,并回收。带一些跟创伤有关的书下去,这样能让当地人大量了解,自救。

    许宜铭 19日下午3:00会与心理专家曾奇峰做客《心理月刊》网站(www.psychologies.com.cn)的专家在线视频:面对大灾,共同难度!

    请大家关注。

    下面这一段是昨天采访台湾心理专家阮惠习的,针对现场,她也在台湾921地震现场做过辅导师。

    心理辅导非常特殊。一般的心理专家会抱着去帮助别人的心情。但这些人根本不是一般常态的心情。那种惊恐已经进到了无意识的状态——在瞬间的惊恐和害怕,用话没有用。那时的身心负件,深入骨髓了。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帮助。挑战性很高,自己本身也会变得很疲惫,会很无力。他哭就跟着他一起哭。跟他一起走过这个过程。我们自己会变得身心脆弱。会很惨。没有恐惧体验感的人,是体验不到的。没有用的。内在也会发生情绪。有了解的能力就相当不错了。要体力、耐力和心力。

    混乱一堆,什么安排也没有。急救也没有。

    去的人怎么能在那个当下陪伴。把无意识转变。真正要做事的话,就很累。陪得很久。吃也吃不好,什么物资也没有。都是血肉之躯,自己也走了一段特殊经历。

    让身心安顿。提供当下的需求。要知道人家要什么。

    有时反而会让别人帮上他。

    穿最舒服的鞋子。体力健康,可以支撑。愿意跳下去做。不要带着救人的心,去到那边看。你可能无法想象,人家究竟需要什么。要有一个平常心。接受那个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