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3, 2008

    神启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287.html

        《D.H》最近有一集是讲,内心力量一直都很强大的Lyntte,有一天忽然有如神启,对宗教产生了兴趣。于是她让Bree带她去Bree常去的基督教长老会教堂。Bree何乐而不为呢,因为她正准备竞争妇女协会的主席,为教会拉来新分子,肯定会加分的。
        当然编剧把这个过程写得很轻喜剧。
        Bree说,你千万别去天主教堂,得不停地站起来、跪下、磕头,我是去敬神的,不是去锻炼的。
        Orsen也在旁边添油加醋说,更不用提薰香了,一开始还觉得挺好闻的,后来恶心得快吐了。

        教堂里,刚刚听了神父说了几句祷告词诸如“上帝的爱像阳光一样长存”后,一向善于发问的Lyntte果然在众人的惊讶中发话了:“世界上到处都有战争,而且好像每个月都有些混蛋到校园里枪*杀儿童,所以我不禁怀疑上帝的爱真的存在吗?”
        神父答:“这是个永恒的问题啊,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你要记住,上帝给了我们自由的意志,世界上大多数邪恶行径都是人们自己引发的。”
        Lyntte又举手站了起来——B在后面使劲压低声音喊她“够了,你已经得到答案了”——“这个就算你说的有理,可是刚刚过去的龙卷风呢?这不能算是人类的错吧?”(可不就是人类的错吗?)
        “你的这个问题在神学界有很大的争议,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讨论,你来参加周二晚上我们的讨论会吧。”

        周二下午Bree看见Lyntte坐在门口看圣经,书里还密密麻麻横着竖着夹了无数夸张的贴条:“新圣经的味道真是无比伦比,我希望牧师准备好了,我有无数的问题要问他呢.”
        Bree终于不得不说出了她憋在心里的话:“上周你不停地举手,教堂不是让你提问的地方,教堂是给了我们答案的地方。”
        “但是你不提问怎么会有答案呢?”
        “通常我们坐着听布道者布道,最后我们的问题自然就有了答案。没有人会感到难堪,人们不会跟牧师顶嘴的。”
        Lyntte说:“如果我寻找的是那样的可以得到答案的教堂呢?”
        Bree:“如果你很想向讲台上的人提问,那你可以去福音教会,或者神格一位论派(都是天主教堂)。”
        Lyntte如此才明白了Bree的用意。

        又一个周末到了,神父问Bree,“你那位讨人喜欢的邻居来了吗?”
        “讨人喜欢?我还以为她惹你烦了呢。”
        “她让我感到很清新,正如我常说的那样,教堂不是说教之地,而是答疑之地,谢谢你带来了积极的一员。”
        Bree赶忙跑到街对面的天主教堂找到Lyntte一家,假装很惊讶地问“为什么你们在这里?”
        Tom说““因为我们信天主教呀。”
        Bree:“拜托,穿着圣母玛利亚的运动衫剪草坪,并不意味着你就是天主教徒了,你们现在是长老教会的,来吧,我们走。”
        Lyntte故意说:“不是你说我应该开发一些新的教会吗?”
        Bree:“我是说品尝,就像自助餐一样,你什么东西都要尝试一下,然后你才开始吃主菜,而它就在长老教会的教堂里。”
        Lyntte:“因为你是在所有朋友里我最信任的,你对上帝是那样的虔诚。我这几个月很不好过,但我知道你也过得不开心,我一直以为是你的信仰让你熬了过来,说实话,甚至我还很嫉妒你。”
        Bree:“是的,的确是这样的……”
        Lyntte:“是吗,怎么样的?”
        Bree:“就是那样发生了。”
        Lyntte:“这可不是好答案,我有一段痛苦的日子,我经历了癌症和龙卷风,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能活下来而其他那么多人不行,我不明白,我想知道。”
        Bree:“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Lyntte:“你怎么不问我呢?哦,对了,你不喜欢问问题。”
        最后的结局当然是俩人又合好了。
        Bree对Lyntte说:“你是对的,信仰不该是飘渺盲目的,它不会因为各种问题而感到退缩,怀疑不会威胁你的信仰,而是让它更坚定。”


        保罗奥斯特在《神谕之夜》,用了多层嵌套式的手法,也讲了两个关于“神启”的故事。
        在第一层里,是本书的主人公即“我”,用蓝色笔记本写了一个故事,故事里的主角是尼克,有天晚上尼克不想睡觉,便从家里走出去街角寄信。“时值早春,朔风穿城而过,吹得路标吱呀作响,卷起星点碎纸残屑。尼克恍惚地朝街角走去,几乎都不知道自己走在什么地方。”他把信投进信箱后没有立刻掉头回家,而是打算再走几分钟,他沿着街走下去,“在他头顶上十一层高的地方,公寓楼外墙上伸出的石质兽形水檐的兽头正在疾风劲扫中缓慢地从它的身体上挣脱。尼克迈了一步,又迈了一步,这时兽头终于脱落,他正好踏进坠落的轨迹。就这样,兽头只偏离他的头部几英尺,擦过他的右臂,撞脱了他手里的公文包,在人行道上砸得粉碎。”
        “猛烈的撞击把尼克弹倒在地。他一时手足无措,惊恐万状。”半晌过后他才重新理清整件事的顺序,然后从人行道上爬起来。“他明白自己原本应该已经死了,这块石头就是来砸死他的,今晚他离开家没有其他原因,就是为了撞上这块石头,如果他真的逃脱一死,只能说明老天又给了他一条命,他原来那条命已经完了,他过去的一切现在都属于另一个人。”
        于是尼克坐上一辆出租车,到了机场,之后问了下一班航班的是飞到哪里的,随即便买了张单程的飞往堪萨斯城的机票,自此从他过去的生活里消失了。

        在第二层嵌套里,也就是故事里的故事,是尼克在遭遇那晚奇特的经历之前,作为一家出版社编辑的他收到过一部小说手稿,手稿的名字就是《神谕之夜》,在这本书里讲的故事是英军中尉弗拉格在一战中被炸瞎了眼睛,弗拉格的失明赋予了他预言的能力。“每次魂灵附体般突然发作起来,他会像癫痫病人一样摔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在这段煎熬的时间里,未来的情景在他心里四处泛滥。他的这种天赋既是一种福祉又是一种诅咒,他看到的幻象强加给他许多他自己情愿不知道的事情,比如他母亲去世的日子。”在他在婚礼前一天夜里,弗拉格又一次显灵,这次他看到他未来的妻子不出这一年就会背叛他。“他明白这桩婚姻劫数难逃,弗拉格无法面对命中注定的痛苦,用刀刺进自己的胸膛结束了生命。”


        我把这Lyntte和尼克、弗拉格的故事放在一起讲,是因为最近集中看到的“虚拟人生”,让我觉得很神奇。
        一般人在遭受很大的打击难以自我解脱的低谷时才往往会选择宗教,Lyntte却非要弄明白“为什么我活了下来”否则自己心里过不去,这种“没事找事”似的纠结,直到她某天被宗教打动而释然;尼克因为自己在生关死劫那一瞬“没有意外死去”而抛下一切重过另一种人生;弗拉格则是有一刻忽然看到遥远的未来而选择自绝。
        算算自己单调的人生,好像从未有过“非怎样怎样然则不行……”的这个地步,当然也没有过“有如神启”的那一刻。
        一万米长跑得了第一?考入了一个好学校?人事总监忽然来说下月给你薪金涨十倍?跟心爱的人白头偕了老?这些都不算是神奇,无非是苦苦付出之后的应得。没有考过车牌从未上过路却一口气从北京开到新疆?这倒是像有如神助,但却不大可能也不敢真正尝试。我未有深深的宗教信仰,在未来可以看得见的日子里似乎也仍然不会,未有过置死地而后生的侥幸,未有过预言未来的能力。。。

        
        另,在看《神谕之夜》的过程中,一直 对“我”所构思的尼克的故事不大感兴趣,甚至包括尼克拿在手上看了几十遍的《神谕之夜》的故事。我只想看看接下来“我”的走向是怎样的,故事中的故事无非是一种隐喻而已。而当看到“我”最终让尼克把自己反锁在地下防空洞中走向死路,进而这个故事也终于无法向前推进时——我急不可耐地翻到最后一页去看结局了。
        当然这一举动的结果是相当地令人沮丧,当事先知道了结果,故事中煞费苦心的谋篇布局在我眼里没那么玄了,原本怀着的一颗鼓胀的、巨大的好奇心突然就被针扎得泄了气。我真是不该自己把自己给剧透了啊。

        在整个阅读的过程中,时常会觉得手上拿着的这个蓝色封面几乎就是书里那个玄妙的蓝色笔记本,很是诡异呀,好像自己就在剧情里,何况故事的故事里那本手稿也叫《神谕之夜》。。。不知你们是否有同感?蓝色封面的这个设计实在很好,很有一种心理暗示的意味。这本是由译林出版社出版的,保罗·奥斯特的另两本《纽约三部曲》、《幻影书》(同样都是在2007年内发行),则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这两个的封面完全又是另一种畅销书的风格,心里实在有些不喜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不要马后炮 May 13, 2008
    母亲节 May 13, 2007

    评论

  • 在灾难过后,要反思自己为什么不是受灾的人,这样认真的lyntee我喜欢,但我不会这样认真。上次没找到这集,今天再看一遍,觉得我也不必去看剧情了,你把最重要的意思全写在这里了。朋友之间能有争执,有和好,是真朋友。虽然我们做不到。噢,刚发现这篇我留过言了:)
  • 虽然很想看下去,但是我忍着不看。我要找片子来看,省得日子显得挺没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