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3, 2008

    新疆话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297.html

        因为我的出生地说起来还算是比较特殊滴,刚认识的朋友在饭桌上不免总会问,给说句新疆话吧?当然,老朋友偶尔也会这样要求。我呢,时常觉得无可奈何,新疆话不就是我这样的普通话吗?原来,有的人是直接把新疆话给等同于维语了,这个技术含量太高,我顶多会几个最简单的词汇。或者有人其实指的是西北地区尤其是甘肃、宁夏方言中最多见的、带有回族口音的那种腔调,不过我觉得新疆话和它们相比,有同性和相互影响的地方,但也有一些自己的个性。

        我有个最明显的问题就是前后鼻音不分,幸好我反正也不用拼音打字。还爱胡乱带儿化音,不过这个胡乱也不是我自己胡乱,大概是自小的环境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约定俗成的。很多年后有一次开会的时候我随口说到李亚盆儿(鹏),同事立马笑喷,嘲笑我说还有李亚碗儿呢!自此被引为经典。也自些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前后鼻音问题。不过就算你现在听李亚鹏说话,他还是带着新疆口音呢,具体是什么样的也说不出来,但只要是新疆人我立马就能听出来。或许我自己也是这样?前几天晚上跟飞和慧吃完饭出来走在皇城根儿遗址公园那条路上,没什么车很安静,还刮着小风,便惬意地顺口又说“这小fen吹得人可真舒服啊”,立马被飞打回去。

        新疆人最爱带的语气助词是“咋”、“啥”、“呢”、“撒”,比如“别说话我烦的呢”、“咋办呀”、“行了撒”。最有意思活灵活现的是那些形容人的词汇:
        如果一件事给你讲三遍你还不明白,那你就是“缠头”,指你脑子不够用。或者你总是爱为一个问题纠缠不休,那你这个人就“然(三声,也做粘,却没有ran生动)得很”。
        “太丧眼了”是说这个人很烦、很看不顺眼。
        “我根本就不尔视你”,尔视是看得上、理睬、搭理。
        有时“尔”也是扔的意思,“你给我把四角蛇尔一边去”。“你说话嘴子尔得多得很么”,意思是你这人讲话一套一套的。
        “勺子”是傻子的意思。 
        “sei(一声)皮”是小气的意思。
        “sei”有时也做动词用,“我出门时他给我sei了个大面包”。
        还常爱说“你给我试当一下看看?”有威胁和恐吓的意思在里面。
        “这盘拉条子攒劲得很!”、“这事他干得太攒劲了”,意思是很棒很赞。
        说人牛逼或者欠揍是,“你pi(一声) cen(一声)得很是不是?”这里面也有威胁和恐吓的意思。

        哥们儿之间互相轻贱的叫法是,“你个耸这两天干嘛呢见不到人”,或者,“你这个哈(三声)耸、sui(一声,也做衰)耸、楞耸!”(这样的说法确实很痛快。我弟就常这么说。前次小麦去了西安回来说,哥们在西安也是这么说的,看来咱们西北都是一家啊。)
        不过“楞耸”有时也做副词用,意为使劲地、随便地。比如“他把单位的东西楞耸往家拿”,老爸说“你看锅里那么多红烧羊肉呢,你楞耸地吃!”不过也不能楞耸地吃,要不然真吃成楞耸了。

        两三年前有一次我被惹怒的时候,气极不知怎的忽然脱口而出“烦球子的滚一边去!”言必我自己也一楞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话说这样甩出去也着实痛快呀。与之相同的还有“后悔球子的”、“累球子的”等等,这就像“他妈的”一样,无非是男人爱带的话把儿而已。新疆话就是这样,大概是因为大多数音节都发在前鼻音上,所以很硬,很撅,但是生动,有时有很热血的感觉。
        小姨的博客上,她的同事给她留言说,“这两天忙得跟头绊子的”,瞧,多形象,不是看见这个我都忘了我也会说这话呢。

        小时候老爸有个同事,都叫他zai(三声) gei(一声),我们也顺着叫他zai gei叔叔,我一直也不知道这俩字的意思。多年以后和老爸聊天时才明白,这个叔叔很能侃,“能侃”在新疆话里也说成“很能宰”,给,是个语气助词,没有实义,比如小孩不好好走路专拣马路牙子走结果终于膝盖磕流血了,妈咪在后面喊,“你给我好好走给!”或者,默写生字时还老瞅着窗外想出去玩,妈咪又喊,“你老老实实在这写给!”说回来,“宰给”这个绰号起得真是有趣啊,现在想起来都会笑。
        前几年同学给我发过一条短信:“西大桥头,红山脚下,女孩男孩望着河滩公路上的车水马龙。男孩说:走撒,到我们家吃拉条子气撒,女孩说:我不气,不四拉条子就四揪片子”,看了会心大笑,这种感觉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不是新疆人或者不了解新疆话的恐怕不能明了。

        新疆话只能在新疆那种语境里才能说出来,每次从家里回来,谋都会笑我说新疆话又出来了,可是过不几天它们便又很自然地从我身上消失了。我们好似无根的一代,为了小小梦想很早地离开此地去了更为喜欢的它地,但却不晓得我们在它地,何时,或者怎样才算是真正生长出根须来。不管离开得再久,不能改变也不能拒绝的一个事实是,我们最初的出发之地,它始终都是我们的精神原乡。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慢人 May 3, 2014
    两日得欢愉 May 3, 2004

    评论

  • 亲切地楞ZENG都不楞zeng(轻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