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26, 2008

    Freudian Slip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326.html

        昨看了篇沧海君的文章《宋公子與他的Auntie Eileen》,有句话很有意思,“我主要想听听Auntie Eileen的趣事,甚至不怀好意地要看看矢志复仇的顽童会否有‘弗罗伊德式甩嘴’(Freudian slip)”。
        之后才恍悟,“Freudian slip”原本就源于张爱玲自己呀:“1955年离开香港前,我乘船到美国去,在檀香山入境检查的是个瘦小的日裔青年。后来我一看入境纸上的表格赫然填写着:‘身高六尺六寸半 体重一百零二磅’,不禁一笑——有这样粗心大意的!五尺六寸半会写成六尺六寸半。其实是一个Freudian slip(弗洛依德式的错误)。心理分析宗师认为世上没有笔误或是偶尔说错一个字的事,都是本来心里就是这样想,无意中透露的,我瘦,看着特别高。那是这海关职员怵目惊心的记录。”
        再查资料,曰:“有时候,我们会说错话、做错事,那些原本不是出自内心的话被称为‘口误’,而佛洛伊德认为,口误是非常有研究的价值的,因为口误并非偶然,恰恰相反,口误的内容往往是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的反应和写照,这常常暴露了我们潜意识中的一些真实想法。这种错误被称作是Freudian Slip,即泄露真情的失言。”

        说回来,沧海君的博客很值得一看,不过直接点击打不开,订阅RSS之后倒能看到。我一页一页往前翻,有一小短篇写得很有谐趣:
        周一狂想  2006-05-08
        又是加菲猫最讨厌的星期一,应该胡说八道一下。
        上星期六和朋友吃晚饭,见到那位我曾劝告大家“不要这么Alfred”的Alfred。席间不知怎样,他提及以前在制衣公司时遭上司责骂:“你傻架?又写德文?”我们一听见他给人骂,立即兴致勃勃地询问详情。Alfred说:“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不过写了一封德文电邮给顾客而已。”
        “那是德国人吧?”
        “不,是大陆人。”
        “他懂德文吗?”我忍着笑问。
        “不懂。”──意料中事。
        “那你写来干什么?”
        “要骂他嘛,谁叫他不依协定,突然要加一个印花在衣服上!所以我便一面用德文骂,一面括上英文解释在后……”
        “且慢,那么你直接用英文或中文岂不是更简单?”我追问。
        Alfred答了什么呢?我不知道,只隐约记起大家都笑不拢嘴,赶着喊“癫架Alfred”,就这样,Alfred的答案便在鼎沸的人语笑声中湮灭了。之后,我们整晚都向他问长问短,彷佛在采访外星人,而每次害羞的Alfred都充耳不闻兼无言以对。我忽然开玩笑地把别人的问题译成法语,他居然立即精神一振,终于有点反应。我开始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喜欢外语:世上有一种人,他们很害怕暴露自己,只好用外语来营造一种疏离感,把主体化为他者。“自我”隐藏在语言的围城之中,敌人虽然攻不进来,但自己也出不了去。最安全的人不想逃走,事实上也不能。

    分享到:

    评论

  • 特别长学问,非常有意思。超级有文化。而且,我顺着你的链接点开看了,宋公子的,我看着没你写的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