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20, 2008

    夸张&怀旧 - [看电影]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353.html

        (Bree一家因为龙卷风后房屋待修搬到了Suzzan家来住,Suzzan的女儿Julie虽然很反对但也很无奈。有天晚上Suzzan回到家,发现家里全都变样了,完全变成了“Bree式”……)
        Julie:(带着欢快的笑从楼梯上蹦下来)哦,欢迎来到天堂!
        Suzzan:(闻着空气中飘荡着的难以割舍的鲜橙烩鸭的味道)别说话,让我再闻闻……我们的烤箱第一次出风头了。
        Julie:哦,对了,她把我的衣服也洗了,闻闻我的袜子!
        Suzzan:(捧着袜子)天哪,我都想把它吃掉了!
        Julie:她擦了灰,熨了衣服,哦,她还会变戏法呢!不管你把外套丢在哪里,一秒钟内它就会出现在挂衣架上。
        Suzzan:(仍然陶醉在幸福里)今天已经取代了你的生日那天,成为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了。
        (Bree这时出场。)
        Suzzan:(跟在Bree屁股后面)我希望你不介意我想吻你。
        Bree:希望你不介意我为你们做了晚饭。
        Suzzan:(和Julie一起狂喜着)一点也不介意!如果你想再演习一下周日的早午餐,我会很支持的。
        Bree:(转向Julie)Julie,我把你的蓝裙子镶边补好了,放在你床上了。
        Julie:(露出又惊又美死了的表情与Suzzan相视而笑)是我的那条蓝裙子耶~~我从来不曾有过这么好的妈妈!哦,不是批评你。
        Suzzan:(完全都不在意,一点都没放在心上)我没这么想~~

        “她才刚开始给厨房打蜡”、“我们还谈了谈种满香草的花园”、“我已经享受过熨烫过的枕头了”……为了让Bree继续留在她家当她们的田螺姑娘,Suzzan心生一计,下楼去破坏了Bree和Orson正准备让儿子Andrew去引诱刚刚失恋万念俱灰的gay房屋修理工以便继续开工。为了推销Andrew,继父Orson怎么说的?“他还有一件渔网背心呢,性感得能让你前男友哭死!” 


    ——————————————————怀旧分隔线——————————————————

        每次看到Suzzan和Julie这对母女,都会想到我小姨和瑞。简直是太像了,对于生活的态度,大大咧咧,只重质量不在意细节永远是王道。
        我上学和刚工作那会儿住在我奶家,却特爱往小姨家跑,相比于框框极多、讲究也多的奶奶,小姨家简直就是无政府组织的枢纽所在地。
        吃完饭碗不洗没关系,星期天赖到中午起也没关系。没人宁愿自己饿着也非要等你一起吃早饭,晚上多晚睡也不会一些遍遍来催。一家人实在饿得不行了才开始动手做饭,要么就是让我和瑞先随便凑和。
        最关键是我小姨和小姨父心里无远虑,随便,乐观。相反比如,我奶不做饭,可刚吃完早饭她就会问,今天中午吃什么呀,什么时候开始活面呀,是不是该把肉从冰箱拿出来消着呀,旁边的人就不时心里揪着比真正做饭的时候还觉负累。    
        我奶在她家住不惯,觉得哪里都是东西走路磕磕碰碰。最主要是生活没规律她心里急。
        一个经典的镜头是瑞小时候的写字台左右两扇门,都不敢开,一拉开东西绝对哗啦啦顺势往外倒。
        遇到收有线电视费的人上门,瑞竟然能神奇地从那东西向外倾倒的写字台柜子里摸呀摸很轻松就找到了那个蓝色的小本。有一次也是从这里面神奇地摸出了本以为丢了的小姨和小姨父的结婚证。
        急性子的四姨每去一次小姨家就会给她家彻底大收拾一番。之后就会不断接到小姨的电话问啥啥东西到哪去了,“你干嘛那么勤快呀害得我们全家东西都找不到。”
        我小姨爱穿,也会穿,小时候她打扮我,等我少女时代了,她就等同于我的时尚启蒙者,逛街一定要跟她一起才心里踏实真正算做“买”。我刚工作那会儿想扮假老练,她和瑞见我就奚落我是“灰老鼠”,为了这个我还真的哭过鼻子。
        我还爱粘在她办公室,看着她很富成就感地忙忙碌碌,以及科室的同事们互相打情骂俏讲讲是是非非。听他们大人说话我乐得嘞有时他们还顺带夸夸我。其实是我心里更喜欢的是跟她聊天谈心谈感情和人生。
        别人都说我和我小姨最像,尤其是笑的时候。每每这时都会一齐说,无他,我俩都嘴大呗。
        我在我爸妈跟前绝对是娇小姐,我爸到了我上高三时都不让我点煤气炉害怕有危险。到了我小姨家,哄着我擦玻璃呀做饭打下手呀这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就罢了,我后来竟然无师自通学会了缝被子(就是把被里被面洗干净以后又照原样给缝回去,反正她也不讲究效果只要能逢在一起就行)!
        还有一次,竟然太信任我了,又让我在阳台上刮一条活鲤鱼的鳞!我把它按在盆里拿着刀刮一下,鱼就在我手下张着嘴全身疼痛地弯曲挣扎一下,手里又腥又粘乎乎,我又害怕又手足无措,就崩溃地一个人蹲在那里跺脚哭,完了抹把眼泪还只得继续刮。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谁也别说王朔 Jan 20, 2007
    一时三刻 Jan 20, 2006

    评论

  • 娇小姐都能被教育的这么懂事ps:我可是打心眼儿里觉得你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