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9, 2008

    新年快乐之阅读的余味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361.html

        去年看的书不算少,有些是发自内心仔细读的,有些纯属追求阅读的快意,那么就写写几本值得再回味的。

    《在中国屏风上》·毛姆
        我实在太喜欢老毛姆的刻薄讥讽的语言了,他实在是太会把玩嘲讽这一套了。所以在看的同时我不免又在心里想,既能在上流社会赢得一席之地(他刻画的人物大都是各国在中国的买办、外交官、内阁部长、贵妇、传教士、国王陛下的代表们),又回来偷偷写下对他们的贬损,说虚伪也够虚伪吧。也许作家就是得有这种打入各种人内部的能力才能写得足够生动。我在字里行间还在揣度这一趟中国之行他是不是跟同性伴侣一起的。他对中国的理解自然也有偏差,看着恍如隔境,但字里行间仍然趣味盎然。

    《寻找家园》·高尔泰
        看这本书时有股热血贲张的感觉。之后又查了许多高尔泰的资料。他和北岛那拔人一样,都是在文革之后的新时期但仍然很特殊的政治年代被打压的一群知识分子,最后不得不选择出走别国。在这本书里他以最大限度的坦诚和平静叙述了自己的经历和关于美学方面的所思所想。北岛说“他告诉我他是压着极大的火气写的,我却没有这个感觉,可见他功力之深,把毕生的愤怒铸成一个个汉字。”

    《阿城精选集》
        这本书也是一气读完没有间断的,深深地被老头的语言和看问题的角度所吸引。在我看来这本书的魅力在于它的学识远远大于观点。这个以前也写过好多次了。这本书宜每年都翻翻。

    《花忆前身》和《古都》·朱天文和朱天心
        对朱天文的熟悉仅限于侯孝贤的电影,秋天的时候读完姐妹俩的几本小书,发现俩人的性情全然不同所以写作的厚度也不一样。简单的说,朱天文属于是浪漫主义的风格,朱天心的心里则更有一种“沉稳而深邃的爱”。朱天心的《想我眷村的兄弟们》我看了又看,爱不释手,这是她对宏大时代的抒写,落脚点却是身边很贴近的距离。

    《80年代访谈录》
        这本书在06年吵得不得了,个么我就晚点再看。至今还记得在仲夏的一个早上靠在床头一口气被吸引得看完大半的感觉,不过后来觉得里面只有阿城和陈丹青说得比较有意思。

    《吴越文化史话》·王遂今
        在我对江南文化怀有深深的浓厚的兴趣的时候,刚刚好读到了这本“对的书”。只可惜这本书装帧有问题,粘胶不行,看一页掉一页,打电话给出版社倒是可以退换,只是得先给寄去旧的才行。书上已经划了许多的线,懒得再做重复工作,于是罢了。

    《势利:当代美国上流社会解读》·艾本斯坦
        看这本书并非想了解美国上流社会什么样,而是要看看一个身兼大学教授的文学批评家所熟练运用的语言是什么样的,读后果然觉得犀利、鞭辟入里、痛快,把持一种冷眼旁观的清醒或者是不认同。豆瓣上有个强贴,很确凿地比对了翻译上的不尽兴之处,是翻译版就总会有问题,对待这个还是宽容一点,没必要恨铁不成钢。

    《弗兰妮与祖伊》·塞林格
        相比于温情脉脉的《九故事》,这本小说并不算是好读的那种,《弗兰妮和祖伊》里几乎没有什么故事支撑,全部都是枯燥对话,这也看出塞林格非常非常擅长写对话的功力。不喜欢的人看一阵可能就倦了,我却很喜欢他对“早慧儿童”(推而来说其实是每个人都会有的)精神困境的思考,里面也流露出他在晚年对东方禅宗的兴趣,甚至不惜大篇幅地放在小说里。不知道当时《纽约客》对这本书的评价怎样。这也是最近一直在想的问题,我们所能看到的国内作家肯这样不依不挠对人的精神困境来进行严肃探讨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这么看来其实还是非虚构类的书在“思想的启发”上价值更大些。最近因为比较空闲,看了好些小说,每当拿起一本时,总会泛起小时候妈妈一见我看小说就说这是“看闲书”的那种既惶恐不安放下书后又无比心满意足的情景。
        同时,花在网上阅读的时间比读有形的书的时间要多很多,这属于我们对世事的把握欲、对好奇的事物的探索欲、对衍生阅读的渴求,但恐怕里面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我们把它们拿来当作一两次的谈资而就此挥发掉的比特流吧。乃至很多更好的书至今都摆在书架上没有看。
        希望明年此时在这里能做更多的总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