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12, 2007

    慧慧这孩子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379.html

        今天看到慧仔的一篇博《还能再爱北京一点儿吗?》,有好几处小地方让我直乐。
        我一直都蛮喜欢看她的文字,就是那一篇篇常常都是在半夜不睡的时间里写就的“小感觉儿”,看她有时机灵多趣有时敏感多虑有时磨磨叽叽有时着急上赶火烧眉毛的生活,看她身边一圈同龄的好玩的人,看她怎么天天“寻开心”。
        她是个不怎么装假的人,有时候问话会问得我哑口无言。比如MSN上我显示“离开”,她就问明明你在线为什么却要弄个离开呢?
        我们的生活眼下来看恐怕是不怎么相同(毕竟她只跟我弟的年纪一样大),比如我说还没有上班干嘛还要贷款买车,她说有了车开才会有出去再就业的动力。比如她的周末是台球周末,麻将周末,而我问她想不想去爬山周末。曾经的MSN巅峰聊天时期(指于我而言),她常喜欢跟我撒骄,晚上告别下线的时候她会冒出一句“姐姐陪陪慧慧”,也许她还不知,这其实让我很受用。

        她穷尽一切一定要弄明白“究竟是为什么”的追问习惯,有时也让我在这头感觉到乐趣多多。
        比如前次她说看你正在忙碌着,那么等你不忙的时候我再请教你一个问题吧。我说这么说反而让我很好奇。她说我这个不能一说就说了,还是得等你不忙时吧,哈哈我墨迹吧。我说嗨你就直说吧我更想知道了。她说又不是什么八卦,你知道沈奇岚么。我说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怎?她说你看看我honey的这篇部落格,就是你见过两次的祁我现在的好朋友,她今天凌晨写的,你看要让你看文章,能不等你不忙时吗?这篇整个就是to我,教育我的,我半贫半正的回了,然后我一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是"沈奇岚版",这里面有哪个特点是属于这位写手or作家的?(她给我发来的链接题目为《不找别扭不容易之沈奇岚版》)。我说我没明白你这句意思啊?她说就是她这篇博的题目为什么叫做“****沈奇岚版”而不是别的什么?(我这才反应过来)我说哦哦我这个晕头我还以为祁就是沈奇岚呢,沈奇岚是她的正名。她说我靠。我说你靠什么。她说什么都靠,我前面特意说了你见过她两次的。我说对呀,可是我猛一下就把祁=沈奇岚了,这有什么办法。她说沈是一个文化名人吗还是写手,我经常看她署名的文章在各种杂志上。我说也算不上很有名吧我就不怎么知道。她说唉我的困扰没解决,又给你增加了一些困惑这简直了,我还是直接问她自己吧回头。我说对呀你为啥不直接问祁呢。她说我这不没看见她吗再说如果我提前问了别人就不会显得自己没文化了。(我现在复述到这里时才觉察出,难不成你言下之意是我也没什么文化?你这个小妮子)我说我觉得吧这里引用沈奇岚这个名字就是说是情感知心姐姐的意思。她说嗯我想了半天也许就是你说的这个意思。

        大致晓得了吧,她的问题大多都是诸如此类让人猛一听觉得这根本不是个什么问题跟家庭建设世界和平人类进步什么的完全无关,可转念又常常在心里挥散不去地一同与她反复寻思:是呀对呀为什么呢?(写到这里我忽地耳边飘过一句广告词:“爱生活,爱拉芳”!)
        还是看她今天让我会心一笑的文字吧。那次K歌是我发起的,只是半途忽然有点心不在焉似乎没有百分百地全情投入,不是因为honey们点的“特别二”范儿的歌我都不会,相反那些好玩的歌让我觉得耳目一新回家接着下载来听。只是不知何故,忽然在热闹的背后心里悄悄升起一股默默的怅怅然的感觉。也许是为了《死了都要爱》似乎再也唱不出当年的感觉和颠狂来了之类的。


    第一次在K房里看到“but I'm a creep, I'm a weirdo”这句词的时候,立即觉得这句话和自己有关系,马上查手机字典,手机字典一点惊喜都没给,果然没有高级到能找着这个关键词的地步。
    but,就在我毫无底气地陈述着我不能离开北京的种种理由的时候,我终于理解了那个关键词。I wish I was special,but I'm a creep, I'm a weirdo...
    我其实并没有做到我一直追求的唯一焊特殊,我其实只是古怪焊拧吧而已。
    晚上我即忘了这件事,在大稿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之后,下楼觅食外加头部按摩。
    楼下的服务人员已经对我相当熟识,今天是一个中层管理人员亲自对我下手。
    “你经常来,但我今天才发现原来你是这么有意思的人。”她说。
    我一听高了兴,跟她搭讪起来,问她哪儿人。
    管理人员的逻辑就是和助理不太一样,她没有直接回答我,也没有很俗气地让我挨个儿猜。而是说“你可以先听听我的口音,临走的时候我告诉你,看看和你想的一不一样。”
    她普通话可不标准,绝对算有口音。
    我一向以学语言的自居,自诩对方言是敏感的。
    刚来北京的时候,我常常以猜对方是哪儿人为乐,十猜九中,至少精确到三省地域范围内。
    但这次我听了半天,没找着头绪。
    爱分析的我就开始跟那儿又反省上了:这是为什么呢?
    我觉得,它是赠么回事儿:
    这一二年里,我一直混迹在李师傅、祥师傅、凌师傅、祁师傅、S师傅,chi姨、柴姨、王叔,女偶像、前辈、小白龙马、暧昧同学、靠谱儿蓉。。。。。。(看我blog人太多我实在照顾不过来了。。。这还没算张小美、小螃蟹等已经嫁作北京妇的)这样一堆道道地地的京籍兄弟姐妹叔叔阿姨中,我完全融入了——哪怕是一厢情愿地融也得算啊。
    所以丧失了一个外来人口对其他外来人口保持敏感的兴趣和能力。
    更丧失了因为追求高官厚禄而放弃北京的勇气。。。
    看看我现在唱什么歌能高兴?
    瓜瓜(这两个字竟然长得和“爪爪”这么像,科不能让观众误会了)用什么歌和我一起摆起来的?
    ——“小小di人儿啊,风生水起ya,天天就爱穷开心na!逍遥di魂儿啊,假不正经ba,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插播两句题外的,
    比起《在北京》的利用北京地标和《北京土著》的偏重利用编曲打造京味儿,
    我觉得《穷开心》这首小歌的小调调小人文传达出了更深刻的北京性格!
    当天我们high起来的好象都是花儿的歌,我以前因为抄袭的事不太爱点了,当时点的时候觉得气氛到了不用想那么多,而且,那也是EMI一贯的品行,总不能凡是他们家歌儿都不唱了吧!
    我爱北京爱到把北京当成守家在地农民意识的对象。
    我爱北京爱到把自己都能骗了。
    当频繁聊起童年阴影和孤独现状的时候,
    当小白龙马又由衷地心疼我:你在北京太可怜了,我以后一定多关心你。。。
    的时候,
    我又要引用上文提过的那句词的《Creep》里的另一句:
    I don't belong here...I don't belong here...
    但在写这篇部落格时,
    我还在和北京土著李师傅蛋他的封面儿,
    还要在此一厢情愿地硬说,我这边现在已经没有更多的空间能再爱北京一点儿了!

    分享到:

    评论

  • 我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