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1, 2007

    我们为什么爱杂志之七——读者真实的内心里想看什么,那么就给他们什么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388.html

        (摘自《势利-当代美国上流社会解读》)

        作为编辑,蒂娜•布朗很擅长从杂志里营造出一个魅力十足的世界。她的高明之外就在于她提供出关于潮流的一切讯号,但不直接指出,而要你仔细寻找。当她说风,就有人开始四处找雨。
        在她担任编辑的第一家杂志社《名利场》,她网罗了许多欧洲流落来的贵族、服装设计师、畅销书作家、好莱坞影星、导演,然后指派专栏记者们撰写关于这些人的文章;其他的版面则充斥着一些小小八卦,以及对于政界人物的一些性格的糟糕的心理分析,或者讲讲那些美国的古老家庭如何至今仍大权在握的故事。这一套能够满足多种势利眼口味的东西很受欢迎。这杂志上也有少量的照片,都是在好莱坞或者汉普敦之类地方的各种演出、派对上拍摄的,其中既有年轻漂亮的人物,也有老朽不堪的家伙混迹其间。据说《名利场》杂志在蒂娜•布朗在职权期间没有赚什么大钱——事实上好像还亏了不少钱,但这杂志在业内的评价,的的确确可以算得上是“炙手可热”。
        把阵地转移到《纽约客》杂志后,她依然风格如故,为该杂志添加了“让墨守陈规者惊愕”的元素:不时地故意加上一些违反道德规范的插图,使用一些当时被视为粗俗的语言和用词,许多好莱坞和同性恋的,以及任何能够令人震惊的素材。据说第当她遇到任何能够挑战杂志底线的题材,她随时可以完全推翻已有的准备,宁可让整期杂志重来,而且完全不惜代价。她的杂志常常让读者在读完觉得挺失望的,但还不得不读。她似乎认为传媒业就是要引人讨论。在《纽约客》杂志75年的历史当中,蒂娜•布朗带领的那段时期,即便不是最受人们喜爱,但确实是人们谈论最多的时期了。
        蒂娜•布朗在其任期内实现了对《纽约客》杂志的改造。她成功地让《纽约客》从一本老式暧昧的、上中产阶级的、亲英的、常春藤盟校口味的精英舆论工具,转型为当今世界新派的势利眼杂志。这杂志的很多老读者对于她给杂志带来的改变颇不以为然,认为她破坏了这本曾经属于伟大的E.B.怀特、詹姆斯•特伯的受人尊敬的杂志。我猜,蒂娜•布朗则会把这些人都看做是过时的老掉牙的势利眼,而且还会变本加厉地用些个他们看不惯的东西去激怒这些赶不上时代的老家伙们。如果他们怀念老的《纽约客》,蒂娜•布朗会专门为其送上一期女性主题专刊,内容是对特邀嘉宾罗赛南•巴尔,也就是那位以满口粗话闻名的电视节目女持人的专访,配上一幅挂着典型同性恋风格的项链的男模特人体雕塑的照片(这段话可真是艾本斯坦借着蒂娜•布朗来把讽刺E.B.怀特们到家了啊。这是我说的)。

       

        对于操作一本商业杂志来说,有些做法是值得肯定的(即使打心眼里对一些东西不喜欢也没办法)。不过在中国的真正问题却是,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古老的家族、末世的贵族之类好值得效仿和羡慕的,即使曾经有过,也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各种运动中,被改良革新、被贫富均等地同化了。在现今,少数传承下来的、道路正确的后代,也是属于高高在一端神秘兮兮的政治和权力阶层,他们的真实生活细节是不可能像西方一样成为小报杂志的八卦素材的。
        可是在时尚杂志界一派亲美亲英的风潮下,便显出我们的尴尬之处:总想模仿和向人家看齐,可自己家里确实又没有什么,只好有些吃力地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营造和传达所谓上层社会的生活和奢侈,便有了许多露怯之处。而中国的名利场,看来看去都是由那些一个个的小圈子和一张张熟脸组成,换了场子的party上举着酒杯转身迎面一看“咦,怎么又是你?”
        好在,现在越来越多主导潮流风向标的,他们是来自我们自己本土原创的、处于中间阶层甚或底层的艺术家、设计师,这才是一股鲜活的生发之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六月的好天气2 Nov 21,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