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 2007

    微醺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397.html



        睡到12点多起来,看了点东西后,玩了几局挖金子游戏,最好的成绩还是只能到第8关,不知道强哥是怎么能一口气到18关并且轻松地说出“再往下玩也没什么意思了因为总是没有个头”这样的话来。真是低调的嚣张呀。
        然后看到我比较喜欢的cbvivi博上的一段youtube,歌名叫“CHA-LA-HEAD-CHA-LA”,挪,就是上面贴的这个,很好听,真的很好听,一定要听一下哦。听着听着,忽然间情绪被激昂到达沸点,情不自禁地升腾起一股“就让我的才华/青春/理想/激情燃烧吧!给我力量让我战天斗地吧!”这样慷慨激越的想法。真的,你要说什么叫失心疯这就是失心疯也行,但是这种百分百投入并且有点像歇斯底里的神经质的唱法,带给人的斗志和感染力真的不同凡响。据说歌词里有“北极底下如果有恐龙,倒真想拿来练练滚球呢”这样的句子,想想我泛起感同身受的情绪也是理所当然吧。

        昨晚几个人本是带着些许复杂之心去吃饭的,先去了单位附近的渝乡人家,碰见装修停业,本来已经做好了吃经典川北凉粉、毛血旺的心只好重做打算。在君琴花黑糯米酒和杨梅酒掺着喝,结果呢,说君琴花是“昨晚北京最倒霉的饭馆”恐怕也不为过吧,因为饭点的时候大概只有四五桌的人在吃饭,继我们逞强的小win之后,隔壁那桌不知怎的也有个北京爷们儿吐在门外面了,这样的概率应该算是很高了的吧。后来又转场去鼓楼脚下的“波楼”继续喝洋酒,特意没有开车过来的小麦终于被两个“居心叵测”的男人只劝了不多的一些,我们酒毕去轩轩喝粥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吐了一次,被送回家时上楼的时候又吐了(话外音:这回没有了以开车做挡箭牌终于被试出水深水浅了)。
        后来之所以大家坐到酒吧打烊忍着晕乎乎的小感觉还不尽兴坚持又去了轩轩回到家时已经半夜四点多,实在是因为聊得真是很high呀,因为不想结束信马由缰的话题而生起一股依依惜别之情。主旋律简而言之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星座开展的批评PK自我批评,以及深深地缅怀青春(本来就在青春期的小麦和强哥就不必了),年长的人还发表了一些类似“临别感怀”和诉说理想之类的话(也许还是在倾诉的过程中更进一步确认以及总结出这个理想吧)。自恋的天蝎男承认了自己爱装强逞能打压别人的习惯,立志要成为一个灵媒的巨蟹女则以一种准灵媒的优越的心理优势冷眼旁观并分析得头头是道,我说想想我们这些人在一起也是缘分。最意外的是听到总爱时不时地跟我一起开文学研讨会的super说我有时显得很嚣张,因为“总是一副很沉着冷静的模样说得比较有理所以就很想上去挤兑直到你冒火为止”,难道这也算做嚣张吗?那也是最低调的一种嚣张,不过他的目的偶尔倒是达到了,我确实有几次因为较真争论而面红耳赤。在酒吧男生催了好几次的情况下终于喝掉最后一口酒,以super的提议,我、小麦、super、强哥随机说出的一本书名来做结束,依次是《你好,忧愁》、《百年孤独》、《在路上》、《心是孤独的猎手》。还真是够文艺的了,不管这个提议本身还是我们说出来的。这么看来,心态倒还真是挺一致的。
        总之呢,要喝慢酒,到了微醺又不醉的状态是最佳的。上一次的熬夜加喝酒还是8月末众人一起连着两晚通宵工作时的那次。在着的时候不觉得,“觉着的时候又澌、澌地溜走了”,现在想来,那样的一次倒是挺值得怀念。

    分享到:

    评论

  • 这首歌好劲啊.听得我有些坐立不安
  • 什么叫“本来就在青春期的……”?好像我不在青春期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