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4, 2007

    真谗人呐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407.html

        村上春树的小集子里有一篇和安西水丸的对话(他尤为喜欢拿安西水丸这个比他大6岁的小老头开玩笑),村上喋喋不休的发问,安西水丸从容(无不带有优越感)地轻松作答,在谈什么呢?——在太平洋边上的一个渔村里,也就是千仓,人们都是怎么个吃法。再没有比在忍着饥饿赖床不起的早晨看到这样的文字让人心里泛起“痛苦的艳羡”还要残酷的事了。
        村上的话基本都可以略去,单看看安西水丸是怎么说的就足够了。尤其是从来就没有过在海边成长经验的人,对于他随便拿出的一小点,都是怀以既新鲜又很陌生的羡慕心情,对文字里的景象只好动用自己的想象机制以使之出现画面感:
        “到处是岩石,到处是石滩,上面长满羊栖菜,人常在羊栖菜上滑倒,就好像遍地铺满天鹅绒一样。扯一把放进嘴里嚼两三下,像嚼口香糖那样。生的,不能吃,要吐出来。这么着,就跟刷牙一样,不是有橡胶牙刷么?一回事。有弹性,有盐分。我只是偶尔来一次,千仓人不那么做。捞鲍鱼的海女也用羊栖菜擦潜水镜,结果,不知为什么,眼镜片上的油渍擦得一干二净。羊栖菜这东西用处还真不少。”
        “石滩紫菜一到冬天就出现在岩石上,从岩石上长出来的,也就是苔藓。分绿色和黑色两种,以黑色为上品。这东西好吃,好吃得很。我也采过。不是有像方木框和竹帘那样的东西吗,把方木框放在竹帘上面,再把石滩紫菜放进去,冲净沙子,像笊蓠那样薄薄地铺一层,晒一两天就行了。和做普通紫菜一个样。”
        “还有HABA,大概写作‘波叶’,比裙带菜小一点。裙带菜不是很宽的么,没那么宽。同样做成石滩紫菜那样的形状,也非常非常好吃。要烤来吃,装在大盘子里,先淋一点热水弄软,再浇上酱油,加进酱油味吃,放在米饭上面。”
        “千仓人平时早上还是吃石滩菜啦、鲍鱼啦……生切鲍鱼片什么的。就是说,走路时苹果掉下来有人捡,而鲍鱼掉下来千仓人是不捡的。”
        “往下就吃煮甜酸海螺,连同热气腾腾的白米饭和棋纹石。去海边不是有各种各样的小海贝什么的么,棋纹石就是那个。那东西涨潮时多得不得了,捡回来煮了就行。用针挑开,用绷针。剥开了油炸,像炸牡蛎那样。然后用葱花醋酱拌了凉吃。”
        “大酱汤么,这个用鹿角菜——就是海草——来做,弄得滑溜溜的,放在酱汤里喝。”
        “往下就是笠贝。笠贝么,不是有像斗笠一样紧紧扣在岩石上的东西么,就是那个。再往下是龟爪,不是常常贴在岩石与岩石之间吗,像爪子似的,就是那东西。笠贝大酱汤可真是好喝啊!”
        “再往下么,就是蟹,石滩蟹。唔——,爪切掉不要,光用壳做酱汤。用壳做老汤,这个美味。不是有螃蟹馄饨吗,就那种感觉。蟹肉么,想吃的人吃也行,不过一般不吃。做老汤用的嘛。”
        (“看来挺好吃。呃——,一大早就吃这么多?”)(村上问的,都可以想像得出,“呃——”的这个地方,他也咽了一下口水。)
        “啊,也不是全部吃,吃几样吧。”
        “晚餐吃鱼,还有贝类,加上生鱼片。竹荚鱼生鱼片、沙丁鱼生鱼片,还有秋刀鱼。我喜欢竹荚鱼生鱼片,一回千仓就来一顿竹荚鱼,结果别的生鱼片怎么也吃不下了。偶尔吃一次翻车鱼,翻车鱼生鱼片好吃,白嫩嫩的。”
        (“没有所谓的一般性的生鱼片吗?金枪鱼啦,鲥鱼啦……”)(已经隐隐有些醋意啦)
        “有啊,比如旗鱼。不过当地人偏爱沙丁鱼和竹荚鱼,其次是海螺、鲍鱼肠什么的。有人把那东西用醋腌来吃。另外就是煮龙虾,把里面的肉这么取出来,蘸生姜酱油吃。没有蟹,没有大蟹,都是刚才说的小家伙。小家伙任凭多少都有。接下去就是蔬菜,秋葵什么的,有熬秋葵那个吃法。秋葵是千仓的特产,我们家很久以前就吃来着,花开得很漂亮,像月见草似的。没种过秋葵吧?我常吃秋葵,据说能顶三个鸡蛋的营养……”
        “千仓猪肉贵。现在有了,过去一家也没有。喜宴都上什锦饭、整条鲷鱼或鲷鱼生鱼片,还有炖菜、炒牛蒡丝、羊栖菜等等。鱼因为新鲜,都生吃,不搞什么什锦饭。炖菜什么的,甜甜辣辣的。这一来,鱼刺就剥离开了,好吃得很。再往下就做咸菜,咸旗鱼蛮好吃的。”
        (“如此听来,千仓那地方很富裕的么。”)
        “富裕的哟。毕竟是鲜花产地。渔村大多靠山,但千仓有一小块平原,农业也做得来。”
        “没有西餐,意大利面啦奶汁烤菜啦都没有,吃那东西大家是要来围观的。”
        “从结论上说,千仓最好吃的东西那还是鲍鱼和龙虾,那东西吃多少有多少。过去我和细井君吵吵闹闹的时候不是常回千仓么,跟他说鲍鱼吃过头了太阳穴都痛,他是群马县的,那里没有海的吧,只有魔芋。他说我挖苦他。我一回千仓真的太阳穴痛。小时候一到三点,母亲就用锅煮鲍鱼海螺什么的当零食吃。我不觉得有多好吃,但只有那东西嘛。海螺烤来吃,嚼来嚼去,下巴嚼累了,太阳穴嚼痛了,像嚼橡皮控似的……”(要不是说的都是真的,真像是在跟人吹牛皮啊)
        “还有一件让细井君不愉快的事。他说取蛤蜊里的贝柱时要横放着这么往下扭、这么吃,我说我家那里吃贝柱是要挨骂的。因为贝柱不算在蛤蜊里,因为贝肉满满的,没必要一个个弄贝柱吃。他听了好像很伤自尊心,让我挺过意不去的。”(确实很伤人自尊啊,这种优越感再低调也太显呗了。)
        “还有藤壶,藤壶好吃,村上君,藤壶肉像蟹肉一样好吃。藤壶知道吧?那种爪子带刺的家伙,用铁锤把爪子敲掉。很好敲的,敲了下锅煮,煮来吃肉。本来就有盐味,香得很。”
        ……
        ……
        是不是又气恼又抓狂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