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15, 2007

    深情在睫,孤意在眉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417.html

        暑意尚未褪尽,衣装还未改变,叶子却已开始闲闲坠地。风吹过,它们走一阵,又停下,像是有些怅惘地在想心事,“记得我曾经来过”。高兴一些的,像是放学贪恋玩闹的孩子,风吹一阵,被推着走一阵,暮色重一层,才想起再走几步。
        有一晚跟Z吃完饭,就手就想打车回。她说,坐公车吧,坐在黑漆漆的车厢后部,看着眼前两排在黑暗里各怀心事沉默的人,“好像洞悉他们的一切一般”,那样的感觉很奇特。于是互相道别之后,又穿进那条熟悉的成贤街,胡同的路宽且干净,浓厚的黑色树荫繁茂如盖,熟悉的茶馆和咖啡馆都已打烊,连红墙里的孔府也比白日里更加凝重有威。这是这个城市里烦嚣尘中难得的安静一隅。都能听得见卷着边仍然长的牛仔裤边走边“嚓——嚓——”地磨擦着路面。长风过街,双颊冰凉。
        又一晚,和好多年未见的金兰一起吃饭,坐在店里说说停停,沾了一身火锅味出来,仍未尽兴,一起又走到东直门,才互相拥抱了告别,她拉着我的手仍然不舍,说,“原本下午心情难过死了,跟你说完一下什么都好了”。她不知道,她的喜经由热切和真诚的话语传递到我这里,也变成一种深深的欣慰。本想打车直接走了,看见了地铁站,又一人钻进去。出来时,雨又落了,渐渐地密起来,开始迷人眼。驶过的空车用短促而干脆的“滴”的一声来提醒站台上的我,却又失望地擦身过去。我浸在湿润的空气里任由自己发了会儿呆,好像每个毛孔都在贪念这一刻的清新。温黄灯影里雨幕如织,想起这一年里,有多少个黑夜里急急走路,急急等车,期望能“嗖”一下到家,唯有在案前或写或看,才心喜欢生,才得安慰,才生满足。
        夏是深情,秋是孤意。
        北方的秋实在太短暂,三两件被翻出来的以备秋凉的衬衫,这些细微的动作和物事,就能让我这个念旧的人,清晰地与历历往事劈面相逢。比如,在秋天里,一次还未及深想就离开人情味很浓的老单位的换职,一场老爸在酒酣处兴起给我在座朋友们唱起京剧的生日宴,一次突然快意背包上路的云南之旅,一场短暂却也幸好早早抽身而退的不值一提的恋情,一次与离开北京继而又考回来读研的旧日同事的会面,一场不咸不淡的摇滚音乐节,一次夜上香山在雕刻时光喝茶,一群定然永远会彼此长相忆的老朋友,一个孤独宁静饱含满足感的阅读之季……这些片断,由“我所爱恋”或“我所不悔”拼接起来,构成我的长长的北京6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厚道 Sep 15,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