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5, 2007

    自知之明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420.html

        手头因为做选题而要赶紧看完的《势利:当代美国上流社会解读》写得很有意思,不是小说也非随笔,可却让我自下午拿起来始,一直放不了。许是因为作者的语言表达很精准,虽然翻来倒去总是重复着一个枯燥的主题,但犀利的笔锋之下现出一些让人喜不自禁的小嘲讽和小聪明(也许还要加上假设翻译得比较忠实原作)。这恐怕也是做为专栏作家或是文化批评家的很好的训练——语言如果不吸引人,那真真是职业生涯的致命的短处。
        看E.B.怀特时也有同感,在他繁冗的碎碎念之余(碎碎念有时也真让人不胜烦忧啊,我又是既开了头就一定要读完的死磕较劲型),也会被某些泛着小光彩的聪明句子所吸引,比如那两篇讲安全、热核军备竞赛和裁军的《煤烟沉降量和放射性坠尘》、《统一》看下来,好像不用再看很多关于核不扩散条约、多边协定的国际新闻,心里对这些局势的看法就已比较明晰了(而怀特在上世纪50、60年代写下的一些预言、判断,与现下时局竟然有不谋而合的)。这就是逻辑的清晰和表达的精准,因而形成各自的语言风格。
        我想,这种聪明的背后也是“自知之明”。比如,调侃讽刺、却谦逊、懂得分寸,和调侃讽刺、不可一世、倨傲不羁相比,大多数人肯定还是喜欢前者的。能够把自己所思考的表达清楚,这是一个说难也难的事情。这也是有没有“自知之名”的本事的问题。

        看人写东西,最喜欢在文字里揣摩写作者的心性和人品。看的时候常常在心底里摆着默默敌对的架势:“难道你就很诚恳吗?”,或者,“到底是不是也有些美饰自己呢?”个人回忆录之类的尤为如此,常常在写之前就预先给自己设定好了一种品格上的立场和道德保障;随笔反倒稍好些,在有时连作者都理不清自己的纷杂头绪里面,比较能够让旁人看出显露着他真实性情的蛛丝马迹。因而自己写的时候,也再而告诫又告诫,要向真实、坦诚靠近呀,“提供一些坦率的瞬间”。要知道敢于大胆地展露自己心迹是需要多么大勇气的啊。文字里是很容易就伪饰、假装、玩弄技巧的,也很容易把自己包装得很清白、很高洁。

        看这本时也是这样,可是正当想发问“难道你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势利吗?”时,狡猾的艾本斯坦就已经开始娓娓而谈了——
        “我几乎从有意识以来就对势利有如此尖锐的认知了。社会地位、钱、品位、宗教、令人羡慕的学识,以及其他各式各样的地位排序,我都能清晰地辨析。当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谁比谁有钱,我一眼就能判断出别人的嫉妒所在,也能感到自己最初的嫉妒所产生的躁动。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种能力从何而来,但它一直存在,并一直在我内心蠢蠢欲动。”
        “我很早就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有钱且有名是很重要的。有些人的工作比另外一些人的更要紧:比如棒球比赛中的三垒与二垒之间的游击手就比二垒手的位置更重要,而美式足球中的四分位也比普通的跑锋更受尊敬。”
        “我大概花了不到两个月就搞懂了大学社团的各个层次,那时候的我外表讨人喜欢,所以很容易交到朋友。但我也拒绝了一些社团的邀请,我之所以拒绝,也是因为我明白,拒绝要比接受让我获得更高的地位。在很年轻的时候,我就是一个不错的狡猾的地位辩认专家了。”
        ……
        这里面恐怕有一些言过其实,但也不乏自知之明,而且,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巧言令色”的并非老实人样子,还真就让人没话可说了。再翻过去回看这一章节的小标题,原来是——“彼此彼此”。真是聪明所在啊。
        就好像泼皮骂架(这个比喻放这好像有点过分啊),泼皮说,“我就是不讲理了怎么了?你也未必比我好到哪里去。大家都是吃五谷杂粮,谁也不比谁高尚!”这么的,本想刻薄刻薄的心好像真就弱下去了。关于此道,王朔先生应该是挺熟稔的吧,以至于后来有人专说了句话给他,“不要以为真流氓比伪君子好,就忘记有真君子的存在。”face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孤独的旅人 Sep 5, 2009
    艳阳天 Sep 5, 2006

    评论

  • 这本书俺要蹭,感兴趣. 俺正缺乏作者天生俱有的那种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