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2, 2007

    “我们”、“他们”和“他们”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421.html

        重看杨绛先生《凿井记劳》里的一段,当时就用贴条做了记号,现在读来还是觉得有趣。也许是透过文字看出了一点顽劣的心性(尤其是“一人一块大手表”这样的),这种老来的顽劣(81年写成出版),使得政治灾难里人心所经历过的阴霾显得“轻”了。也并非是真正的“轻”,而是冷幽默的笔法里,蕴含着一种看透了看开了去的豁亮心境——
        在干校长年累月,眼前又看不到别的出路,“我们感”就逐渐增强。
        我能听到下干校的人说:“反正他们是雨水不淋、太阳不晒的!”那是“他们”。“我们”包括各连干活的人,有不同的派别,也有“牛棚”里出来的人,并不清一色,反正都是“他们”管下的。但管我们的并不都是“他们”;“雨水不淋、太阳不晒的”也并不都是“他们”。
        有一位摆足了首长架子,训话“嗯”一声“啊”一声的领导,就是“他们”的典型;其他如“不要脸的马屁精”、“他妈的也算国宝”之流,该也算是属于“他们”的典型。“我们”和“他们”之分,不同于阶级之分。可是在集体劳动中我触类旁通,得到了教益,对“阶级感情”也稍稍增添了一点领会。
        我们奉为老师的贫下中农,对干校学员却很见外。我们种的白薯,好几垅一夜间全偷光。我们种的菜,每到长足就被偷掉,他们说:“你们天天买菜吃,还自己种菜!”我们种的树苗,被他们拔去,又在集市上出售。我们收割黄豆的时候,他们不等我们收完就来抢收,还骂“你们吃商品粮的!”我们不是他们的“我们”,却是“穿得破,吃得好,一人一块大手表”的“他们”。

        同样的冷幽默笔法,钱钟书在《干校六记》的序里也用到了——
        也有一种人,他们明知道这是一团乱蓬蓬的葛藤帐,但依然充当旗手、鼓手、打手,去大判“葫芦案”。按道理说,这类人最应当“记愧”。不过,他们很可能既不记忆在心,也无愧怍于心。他们的忘记也许正由于他们感到惭愧,也许更由于他们不觉惭愧。惭愧常使人健忘,亏心和丢脸的事总是不愿记起的事,因此也很容易在记忆的筛眼里走漏得一干二净。惭愧也使人畏缩、迟疑,耽误了急剧的生存竞争;内疚抱愧的人会一时退却以至于一辈子落伍。所以,惭愧是该被淘汰而不是该被培养的感情;古来经典相传的“七情”里就没有列上它。在日益紧张的近代社会生活里,这种心理状态看来不但无用,而且是很不利的,不感觉到它也罢,落得个身心轻松愉快。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Once in a Summer Sep 2, 2009

    评论

  • 好文章,先赞一个。"人生如此美好,你却喝得如此少"——下次我也要这样劝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