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8, 2007

    电脑的事 - [寻常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435.html

        “……蓝屏?……自动重启?……???……可能是内存有问题了吧?也许两根条子不兼容。”
        “为啥呢?它俩原来不是兼容得好好的吗?”
        “比如电视原来是好的现在坏了,谁会知道它什么时候就会坏呢?!”他心里肯定在骂“瞧你问的!”上次,情急之下我也是同样挫火地说,昨晚不是好好的吗,今天怎么就不行了呢?他也是这么说我的。
        身为我弟,有这样一个老姐也是很烦滴吧?(后来,听谋讲,身为医生,也很烦病人张口闭口就问“为什么呀?”一来可能是他也不知道原因,二来一个复杂的医学现象不是对每个人都有耐心讲解一遍的,换上是我,我也一样吧?)
        我就问他你是不是挺烦我的呀,他说咋可能呢(他对我基本上还是耐心95%的)。我就自己找台阶说,你就当我是从来没有学过电脑的傻子吧。 

        后来,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我本想问他硬盘牌子的事情,还没等我表述完我的意思,他就接茬说“你咋这么可笑。”就因为这句,我负气地而且很委屈地说,“我问别人去了不问你了!”
        (他不知道,我从那个骗子横行的村子里出来的时候,刚好接到二姨的电话,就坐在花丛栏杆边的水泥牙子上,在这个北京IT业最汹涌也最烦人的街头跟二姨一直说呀说说了好久,主机箱就摆在我脚边,然后就有人经过的时候问我“小姐,我是收二手机箱的,你的机子卖不卖啊?”谢特face

        然后我就挂掉电话,按他说的“你行的”,自己尝试来把一块硬盘挂到另外一台机子里进行对拷。
        可是,真得好委屈难过啊。心想,如果你关心我的话,一会儿就来电话问我怎样了。
        过了半小时也没来电话。我只好打开非常不愿意打开的主机箱,看到一堆像我的心一样迷乱的数据线,不知怎么回事,真不知怎么回事,就给哭起来了(照电视剧里的,一般都是这么因为一件很小的小事就崩溃掉了吧是不是?)这一哭倒想起来了,我已经很久一年了都没这么哭过了。我一边哭又一边骂自己,欧阳婷,你都**岁了,怎么还这么笨,空知道那么多事,空会写那么多文章有什么用,空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

        我想起02年7月的一件事。那天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了,心也空空的。我和他和苹果从燕儿窝坐到大十字,然后准备走回家,这时他接到一个传呼,就在大十字报刊亭旁边炒米粉旁边的公共电话亭里,回了个电话,然后说和苹果要去干嘛干嘛。我立马就不太高兴了,也没搭腔。当时,多么希望就他和我俩个人,在一起说说话,好驱散一些心底里的无助的孤独和空空。我一不高兴就善于挂在脸上,藏也藏不住,然后他就看着我以一种非常了解我心理的口气说,“姐,你要是对我有啥意见你就说出来啊。”说的我那个尴尬,苹果就在一边懂事地说,“婷婷姐,你要是不想让我们去,那我们就不去了。”后来,我还是让他们玩去了,我自己一个人回去,也是这样大哭一场,心里想,有了女朋友了,怎么我们的隔阂这么让人难受啊。可见我的小心眼啊。
        其实,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再谈那么负重的痛苦呢,该让那时才仅仅22岁的他好好地玩、赶快的快乐起来呀。
     
        再接着说吧。我本来已经自我安抚好了,然后他的电话打过来,我又继续放肆地哭起来。真不知这是什么心理呀,他又不是我男朋友,要这样较劲。一次没接,两次也没接。过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好,从没有过这样,就给他发短信。
        “我弄不了,今天不弄了,明天去中关村再说吧。”
        “为何不接?”
        “哭的呢,不想接,你们又笑话我。”
        “哈哈哈,姐,你咋这么可笑!”
        这么的,完了以后,心情慢慢就好起来了,又可以静静地做饭看书写字了。

        PS:电脑的事,真的很感谢瓜小姐家的相公,友情提供迷你型小主板一枚,还有,天那么热,他窝在那,汗珠一颗一颗往下淌。。。。。并且,身为IBM厉害程序员,以极其深入浅出的亲和&生动的方式,解答了我们很多关于软硬件以及网络安全、搜索引擎等等天马行空的幼齿发问。

    分享到:

    评论

  • 这级升的,一星期找不着了。
  • 现在搞定了吧,忙完了来偶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