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30, 2007

    来来来~~来来来~~舒心的酒啊浓又美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448.html

        我这是想说什么尼???
        看“快男”的人,肯定明白我的吧?
        就是,每截中间插播的一个酒的广告配乐,这歌声真舒畅真明媚真健康向上哦,听了好像心里也美不滋的,因为这是个可以什么都不干就只看快男的晚上。

        昨晚采访拍片,“快男五进四”看不上,只好回去凌晨看重播了,好不容易倒过来的时差也前功尽弃了。回程的路上强哥女朋友给我们短信实时播报赛况,小飞和小瓜也不失时机给我发短信。
        飞:“浪里个浪浪里个郎。”(每次她这样挑逗我意思就是“你干嘛呢”,比如还有“当里个当当里个当”)
        我:“我在外面忙呢,你看了没?”
        飞:“当然看了,你快回家,还没开始淘汰呢。”
        瓜:“我刚换过来台就看见吉杰被P掉咯。”
        我:(还“咯”呢,这个语气词真是幸灾乐祸)“我伤心啊,我也刚知道结果,在外面刚拍完片。”
        瓜:“就因为你没投票吧。”
        我:“哈哈哈,对撒,要我在我肯定又投一票。”(上一周,鬼使神差的,在关键时刻,我还真发短信给吉杰投了一票,我的处女投啊。早知道最后湖南卫视背后挺他,我就不这么奉献我的真心了。)
        瓜:“呢!不过差很多诶!一票不够拉!”(这时我和强哥正在车上讨论,投多少票才算是投。100个短信?NO,一万个还差不多。)
        我:“哎呀我要赶回去看重播看重播。”
        瓜:“呵呵,别着急啦,反正都完了。带着看最后表演的心情诶!大飞的陈楚生还真稳诶。”(说到这个,我想起飞当初让我给她要签名,她非要让人家写的那句话,事后想想真是连我都汗颜啊,我这舍身取义啊。)
        我:“他又是第一是吧,就让他当他的第一去吧哼。”
        瓜:“不知诶,我就看见个报数的结尾呢。

        之后,看完了,在巨大的啁啁啾啾声中躺下,看了两页湘西后关灯就睡着了。原本害怕睡不着的。中间听到叭嗒叭嗒的大雨,惦记着窗户还没关,睁不开眼起不来,管它呢。下午本想出趟远门,半路被突然作兴起来的狂风大雨赶了回来,拎着各色的水果,两个裤腿全湿了。我依次把两盆花卡在空调外挂机和窗台之间的缝隙里,任狂风再大也不会吹掉下去,让那些枝枝叶叶尽情淋一些雨,看它们因享受自然的雨露颜色显得那样浓绿饱满,像是人的一夜饱睡那样愉悦。之前,我为什么如此愚笨,一次也想不起让它们享受享受淋雨呢?那盆绿箩,已经比刚买回来时叶子多长了不知多少倍,我纳闷它囿在小小花盆空间里的有限的根部,是如何供养这么多片叶子的。现在,已经有好几枝长长的茎,顺着窗台垂下来,我能想像出再过一阵它们会垂成一道浓密的赏心悦目的绿色帘子——我对它的好心,它未免回报得也太多了。

        10年前,那天中午,我们跑到十字路口的小邮局,买了两个首日封,让邮局的人给盖了两个很有意义日期的邮戳,分别留做纪念,仔细地各自收着。现在想想,不谈伊人彼女,那个时候,做过的事情的本身,有那么几样还是值得回忆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老派文人 Jun 30,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