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3, 2007

    伍子胥的死子贡是有责任的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454.html

        历史往往都是帝王的历史,败者有因,强者称王,喜怒无常,掌握生杀大权。但我觉得在背后,其实更是一部忠臣和奸臣的历史,不管是智者尖峰对决,还是小人兴风作浪,琢磨起来他们更有意思。

        伍子胥是个忠义之臣,一手建起了吴国的都城苏州城,“相土尝水,象天法地”。可是报仇雪恨的时候,着实也很狠呐。他和父、兄三个人,都因事楚庄王而出名,后父和兄被楚平王杀,他逃到吴国,给阖闾也就是夫差的父亲荐了一个刺客杀死僚,阖闾因而得以称王。后来他先后做了阖闾和夫差的谋主,忠心耿耿。阖闾伐楚时大胜时,他“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后已。”(这是《史记·伍子胥列传》里讲的,但又有鞭尸还是鞭坟的争议,《吕氏春秋·首时》里说他“亲射王宫,鞭荆平之坟三百”,曰《吕氏春秋》成书早于《史记》一百多年,所言楚国史事应当是可信的。不知道怎么定论。)
        后来,勾践被夫差困于会稽山上三年,派文种肉袒膝行地来求和。为什么呢,因为文种知道夫差是个有点仁义和恻隐之心的人,他想博得夫差的怜悯(夫差曾观察困在山上的勾践,对宰相说,“越王小国之君,范蠡一介之臣,虽在穷厄之地,却不失君臣之礼,寡人为他们伤感。”)。夫差还没来得及开口,伍子胥就说,“越军大败,是天意把越国赐给我们吴国的,切不可许和!”夫差这才罢了。
        伍子胥关键时刻的果断和狠,也许就是所谓的“丈夫之决”吧。
        不过,他还是死于三谏夫差不要伐齐。
        第一次,他说,“勾践为人能辛苦,今不灭之,后必悔之。”
        第二次,他又谏道,“越王勾践食不重味,衣不重采,吊死问疾,且欲有所用其众,此人不死,不亦谬乎?”夫差不听,大举伐齐。
        第三次,他说,“越乃我腹心之病,今如信其诈伪浮词而贪齐之功,误矣!破齐犹得一石田,无所用!愿王释齐而先越!若不然,后将悔之无及也。”
        夫差不耐烦了,本来他是干脆派伍子胥出使齐国去,后来因为听信宰相嚭的谗言,便赐死于他。伍子胥死时说:“必取吾眼置吴东门,以观越兵入也!”吴王听说之后,下令把他的尸身放入马皮做的袋子丢入江中,说“孤不使大夫得有见也。”
        后来,夫差敌不过越国送来的美女宝物,还是放了勾践。越军最后终于灭吴雪耻。夫差引剑自杀时,以布遮面,说,“吾无面以见子胥也!”
        
        吴王为什么这么孤注一掷地要一心伐齐呢?原因当然是他野心膨胀,不过最决定性的因素是在子贡。再一环一环地来解吧。
        齐国的宰相田常想作乱篡位,但是怕众大臣们反对,就想先派兵去打鲁国,用战功来抬高自己。居住在鲁国的孔子召集弟子们说,鲁国是祖宗坟墓所在,父母之邦,你们何可坐视不管?子贡说,让我去处理吧。看看子贡是怎么在五国之间使用“离间计”的——

        在齐国:
        他对田常说,听说你要找鲁国,鲁国很难打的,它的城墙又低又薄,土地又狭又浅,你还不如去打吴国,因为吴国城墙又高又厚,国土又宽又深,武器精良,士兵也精神饱满。田常听了很生气,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的所谓难打,人们都知道是容易打!子贡答,这你就不清楚了,所谓国内有忧患,那就得去打强的邻国。你现在忧的是在国内,几次欲加封都不成,你若破鲁国,虽易取胜,但会使齐国带兵的众臣更加妄自尊大,而倒是你没什么特别的功劳了,你与群臣争斗加剧,地位危险。还不如去打吴国,肯定打不胜,人民在外死了许多,大臣因败,在国内地位也空虚了,孤零零的国君只能依靠你。
        田常听了大喜,说好呀好呀,可是我已经把军队调到鲁国边界去了,如果又把他们调往吴国,齐国大臣们会怀疑我,怎么办呢?
        子贡想了想说,这样吧,我马上到吴国去说服吴王,让他以救鲁国的名义出兵来和你齐国迎战,那时你就可以师出有名迎击吴军了。

        在吴国:
        子贡对夫差说,现在强大的齐国想吃掉弱小的鲁国,目的是与你吴国争强斗胜,如果你去救鲁国,可以提高你的声誉,而攻打齐国,又能获得大利,因为你讨伐了强暴的齐国,能使更强的晋国也服你,再没有比这个利益更大的了。
        吴王说,你说的对呀,但是我现在把越王软禁在会稽山上,现在他正卧薪尝胆苦身养士怀有报仇之心呢,所以先等我把越国打平了之后再照你说的办吧。
        子贡说,只怕到时候齐国已经把鲁国打平了。你吴王去打小小的越国而害怕去打强大的齐国,称不上是勇,勇就应当不回避困难,仁就应当不违背自己的信约,智就应当不失去机遇。如果你保存越国,诸侯各国知道你仁,你救鲁伐齐,威加晋国,则诸侯各国一定会来向往朝拜,那时你吴国的称霸天下的大业就完成了。(多会说呐,儒家的仁义道德啊,好多自不量力的人就是因为经受不住“勇”这个字的蛊惑。)
        他还说,如果你担心越国趁虚而入来打你,那我去见越王勾践,让他也出兵跟着你一起去打齐国,让他把国内的兵力掏空,这样你总放心了吧。

        在越国:
        子贡对勾践说,我让吴王去救鲁国,可是他知道你想报仇,他要先把越国打平呢。在我看,如无报仇之志令人生疑,这是笨拙;如有报仇之意而令人知道了,这是失败;事情还未发生而先已沸沸扬扬,这是太危险了。勾践连忙说,请问高见如何呢?
        子贡说,现在你如果发动兵力去帮助吴王,激发他称霸之志,用珠宝博他的欢心,对他卑躬屈膝来抬高他的地位,那么他一定就会去攻打齐国了。如果他战败了,那当然是你的福气了,如果他战胜,那他也一定会兵临晋国。我再去见晋国国君,说服他准备迎战吴军,这样就一定能削弱吴国了。

        又到吴国:
        子贡对吴王说,我已经把你的话带给越王,越王很恐慌,说他自不量力军败身辱栖于会稽,幸赖你大王之赐,才得以存活,死不敢忘大恩大德,怎么还敢有报仇之图谋呢?
        吴王喜,又问,那越王亲自率兵跟我去打齐国,怎样?
        子贡说,不可,你把人家国家掏空,还让他们的国君跟着你走,这是不义之举。你只能接受他们的礼物和军队。
        于是夫差发动大军北伐齐国去了。

        在晋国:
        子贡赶紧到晋国,跟其国君说,现在吴国与齐国将开战,吴军如败,越军一定会去袭击它,吴军如胜,则就一定会后临晋国了。
        晋国国君大乱,忙问那我该怎么办呢。
        子贡说,你把军队练得好好的,士兵吃得饱饱的,等待他们就是了。

        话说吴果然大破齐师,然后果然又乘胜开到晋国边境。晋军以逸待劳,让吴军吃了败仗。
        越王勾践听到这个消息,知道机会来了,立即率兵渡过钱塘江,袭击吴国。吴王从晋国退兵回来与越交战,大败。
        最后是结局是,鲁国保,齐国乱,吴国亡,晋国强,越国霸。

        史云,夫差、田常是野心家,子贡做的,只是使他们的野心不向弱者败者发泄而已,最后的结局,非子贡一人能为,而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并且,春秋后期的子贡,在实行儒家主张的过程中,已经开始运用后来战国时苏秦、张仪等的“合纵联横”策略了。
        我觉得这只是大而堂皇的说法。孟子说“春秋无义战”,这句倒是挺准确。
        子贡游说时的说服能力,计谋,谎言,心机,周旋于国与国之间,挑起纷争战事并操纵大局于股掌间(甚至有些两面三刀),这个能耐,很有技术含量,也很累心,实非寻常啊。看看他是怎么明察每个人的贪婪和权欲,把握各方权益、利害,因此也深知每个人的软肋/死穴的(要是放在这会儿,肯定能当大官)。子贡用的是攻心术,考虑各方利益,达到均衡,实在是很好的一个博弈论和“纳什均衡”的例子呀(既然有人说《孙子兵法》就不仅是一部军事著作,而且算是最早的一部博弈论专著,那博弈论这门学科正式诞生的时间是不是也要重新来算呢,不知道真有没有人写过这个论文)。
        失败的人,分析他们的性格和经历,也很有意思,比如失败之因,因为重情、因为近色、因为贪心、因为义气、因为自负、因为偏执等等等等,这些往往才是挺有人性的地方。太玩阴谋诡计,不露声色,小不忍则乱大谋最后终遂心愿那种,还挺让人后脊背发凉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准确再准确些 Jun 3, 2010
    兜兜转转 Jun 3, 2005

    评论

  • 可怜o,你怎么说话的,唐代胖妃有我这么瘦的身材么?我好歹也是宋代王昭君之流。
  • 小o,你又被历史的车轮卷回去了,可要小心走火入魔哦,下次你见到我以为我是哪个妃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