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4, 2007

    下次再碰到“玛特”,看也不会再看了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460.html

        我从没在论坛上为某个论题跟过帖,中午在豆瓣主页上看到这篇,文化野导的鼓浪屿装B指南,除了他主帖里写的,还有他的许多回帖,让我实在忍不住。

    2007-05-23 12:49:12: 花椰菜
      楼主,你只是依旧对书中引用部分的版权问题在做质疑,为什么对作者夫妇片面地下断言甚至过激的措辞,没有做一点点地致歉呢?

    2007-05-23 12:54:40: 玛特
      要致歉也按顺序来吧 
      作者先对他们该致歉的部分致歉 
      然后再轮到我 
      各位意下如何? 
      (我不认为MIKI女士的答复很有诚意)

    2007-05-23 12:57:56: 玛特
      还有 
      现在的价值观真的很混乱 
      一本书的“引用部分”“版权被质疑”还不够严重吗?! 
      我可是从头到尾都没说出那两个字! 
      我还认为自己蛮厚道的呢


        我觉得他“对方先道歉我再道歉”这个,实在是像小孩子吵架的把戏。

    2007-05-23 13:23:07: 花椰菜
      玛特先生,版权的事情和您对作者片面下结论的措辞,这是两个问题啊。我们不能因为对书的某些地方存在质疑就随意而主观地抨击写作者的生活方式甚至他们的人格。如果您的初衷仅仅只是探讨这本书在准确性和一些写作方面的细节,而去掉对作者的想象部分的过激语言(比如“吃定鼓浪屿了”、“他们和那些小商贩、野导、板车夫一样,是鼓浪屿‘劣币驱逐良币’的鸠占鹊巢者,应该与恶搞作贱鼓浪屿的有关当局一起为这个人文小岛的衰落负责 ”等等之类),问题可能不会这么冲突吧,至少您标题中使用的那个脏字,让人看着非常不舒服。 
      您对鼓浪屿也是爱之深责之切,但是确实有些地方说得过了。

    2007-05-23 13:36:47: AT | 吃草莓的人……
      玛特: 
      不管怎么样,我喜欢你这篇书评。    
      首先,它是一篇书评,它的主要部分是一篇书评,这是所有人忽略掉的。 
      其次,所谓“装B”,所谓“吃定”,所谓“心机”,这是书评写作者对作者的个人观感,合理合法。古往今来,比这个骂得更狠的书评何止千万。观感正确与否,根本就不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因为这是一个书评,不是许子将的人物月旦评。 
      我某些时候也是个写书评的,当然免不了也从“主观臆测”角度骂过不少人,苏童莫言之辈也在其中,当然,人家没理我,也不会有一帮fans打电话去报社追杀我。 
      很多人不满的重点其实是: 
      A。人家只是过“安静生活”的平民,为什么要“刻薄以待”人家,人家哪经受得起。 
      B。对这两人的评论与“我”所见不同。 
      在这种不满之中,真的有站得住脚的“是非”么?

    2007-05-23 13:54:34: 阿厦
        其次,所谓“装B”,所谓“吃定”,所谓“心机”,这是书评写作者对作者的个人观感,合理合法。 
      ------------------------------------------------------------------- 
      这位老兄说话同放屁一样。 
      请原谅我说粗话。以老兄高论,也是合理合法的,对吧。不知老兄看了以后心里是不是也会有少许的不快呢? 
      无论如何,保证文字的洁净应该是每个人的责任?老兄却把某人的粗口提升到合理合法的地位,真不知道到底做何想。

    2007-05-23 13:58:57: AT | 吃草莓的人……
      不快是一回事,合理合法是一回事。 
      这都不明白么? 
      保证文字的洁净应该是每个人的责任? 
      保证文字的质量才是每个人的责任。有多少大文豪满纸生殖器,也不妨碍他们成为大文豪,因为关键不在这里。您不知道么?


        这个搅浑水的“AT | 吃草莓的人”逻辑简直可气可笑,亏他也是写书评的,真为看他字的人捏一把汗。“所谓‘装B’,所谓‘吃定’,所谓‘心机’,这是书评写作者对作者的个人观感,合理合法。”——由此我可以理解为什么网络上的语言暴力这么容易就被原谅了并见怪不怪了。后面的几段话,漏洞就更多了,阿厦已经回了,我就没有再说。而且我确实还挺生气的,当我一遍一遍刷新之后又“意外”地看到更多的谬误时,什么事情也干不进去,真是耽误时间。有一次跟super在办公室是争论起来,回家写了段文字说自己“很气”,转天他还取笑我,说随便聊天的有什么好认真生气的。
        晚上再看,后面的回帖又有无数,甚至这个“玛特”应景般地并无很多真诚地致歉了之后(就让我也主观臆断吧),依然不见消减。我一边看一边想,白天时真该把没说透的话接着说透。可是忽然又觉得网上的争论挺无聊的,谁知道“道不同”的对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但是大家都缄口不语的时候,自以为占了上风的那个人,是不是还真自我感觉良好,在一边“我得意地笑”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