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2, 2007

    睡不卓,就想了会儿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462.html

        昨晚上12点前终于躺床上了,连跟弟的女朋友语聊一会儿都没顾上。耶,我终于战胜了自己!

        半途醒来,去了趟卫生间,再躺回来,啁啁啾啾的鸟叫声开始巨大入耳,不用看表,也知道此时大概是4点20到4点30分之间——它们要且叫着去呢(由于有一天不得已快天亮才睡,才掌握了它们早起的时间规律)。如果愿意,每天睁眼问自己“今宵酒醒何处”之前,我都完全可以说服自己是沉睡在古老的黑森林深处,真的,这些此起彼伏的声音的幻境很容易就信以为真。除了空调机上,小啁啁们还爱往空调管的洞里钻,有一天我狐疑为什么总有咔嚓咔嚓啄洞的声音,爬上桌去,果然看见了一个小家伙在试图往空调管的洞里钻。

        睡不着,就想起了昨晚上有些看法的女孩。为什么不宽容点看其好的一面?为什么不能求同存异?为什么不允许生活方式的多样性?道德真得就是至高无上的吗,难道它就没有伪善的一面?那为什么看不惯的地方不直接对她说出来,小范围内的不伤害感情的讨论一下又怎样?为什么对待这样的,一定就是“不喜欢”,然后不发一言远远地离开了?在这些个问题来来回回的碰撞中,在扑拉拉的大雨声和一楼的电锯铁捶声中我很快地又沉睡过去……
        我像是越来越没有戏谑精神,在我身上,短短的几年之间似乎发生了一个轮回,原来不喜欢不得已的事情或者人情,随便轻轻拈花一笑也就对付过去了,可是现在,却连这样对付的姿态都不肯了。我对外部世界的苦恼和困惑确实减少了——很多时候它们都是在“生存”这个大命题之下人的可理解的行为,可是我对自己的不包容,最近也时常有种想用双手掐腮来质问一下自己是不是患上了挑剔症的冲动。
        “心喜欢生,心喜欢生……”这几天总是在默念于心。有意思的是,它真的像是一个大悲咒似的,可以缓解很多不良的情绪。
        
        今天下了一整天的大雨,我真希望一直不要停最好。晚上无意中买了如愿的包,在星巴克磨了咖啡,出来以后走在雨气濛濛的路上,恨不得路再长一点,快到家时伞也不打了,脖子裸露的地方感觉到细密的雨点在冰凉的跳跃。回到家,原来放在很珍爱的那个包上的心,顿时分了一多半给新的——这实在是太自然而然的心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5月 May 22,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