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5, 2007

    拉拉杂杂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466.html

    剩太阳
        昨天回家时在公交车上看到剩下的太阳,啊,好cute!真遗憾没有带相机,一个箭步(当然,这是不可能的)疾走回家去,连超市也不进了,可惜到家什么也没了。
        为什么说是“剩下的”呢,是因为总觉得太阳只有在早上才是新鲜的重要的,这是多么合情合理啊,“清晨第一缕阳光”的喜悦和所谓新开始,到了傍晚当然就像剩饭一样了,支离破碎,肃穆孤远荒寒(脑子中立马出现画面“夕阳无限好”的除外)。
        那一个时刻,我跟它的距离、它的大小,刚刚好,像一个单面煎蛋的蛋黄,火候和分寸控制得不稠也不稀(用蛋黄形容太阳的也不少了吧,我之所以还要这样写一段,是因为想挑战用文字来弥补的画面),胖乎乎的,在嫩黄与金黄之间,边界不清,“腾”在周围灰蓝不济的蒙沌中,完全不像冬天那般肃杀清冷的色彩和轮廓。


    无限近似于透明的想象空间
        说到分寸,让我又想到了语言的分寸,想到昨天一个曾经只见过一面的朋友在另一处地方给我的留言,“今天终于给你留言了,奇怪”。
        我不禁为这个“奇怪”用得这么好而高兴,很意味无穷(她说的),也意犹未尽(让我感觉到的)。显然她是个很open的80后(也许还有些令人喜欢的没心没肺的可爱之处),一直在看我的文字,在评论我的同时(其实压根算不上是评论),也泄露了她自己当时的那个内心活动——为什么奇怪到鬼使神差给我留言了呢,不算很熟,而且此刻又不知道要说个什么所以然,可能自己都觉得行为的不可思议,或者根本没这么复杂只是想都没有想就留了言。但其实最有意思的,是在她这“奇怪”隐语的背后,“我”是个什么样子呢?人与人之间轻轻碰触的接合处,互相吸引的磁力的多或是少,是像在太空中没有重力情况下那种轻轻靠近并碰撞了一下又弹开的“悬浮”状态的轨迹,无法预测,还是一步一步地越来越接近,直到有着共价键的彼此最后紧紧地吸在一起?这完全是一个给我的无穷无尽的想象空间啊,或者说就此让我踏上了一段想象的旅程(这种口吻怎么这么林少华呀)。
        昨天确实跟super在聊村上的《东京奇谭集》来着。觉得里面的几个故事,也有这种意思,用一种拉家常似的平静“开”了之后结局并没有“大阂”,每个故事都轻灵怪异得了得,没有筋骨似的,在嘎然而止的地方,由不得让人脑细胞活跃地开始替情节继续想象一阵。完全可以在此基础上把每个都弄成一个长篇,只不过村上好似没有耐性继续再玩编造和构架的游戏了。


    搭理
        一个朋友,他很可能岔恨于我在MSN上的有一搭没一搭。他的工作不必粘在网上,也不常上网,自然有他自己的时间表,因此“上来就是要说话的,说完就下去”在他来说很正常也很必然。他也是个急性子,有事跟我说的时候,常常是上线来哐其哐其大段大段地表达他的感受,语言密不透风的,急待着我的回答,常常是他三四句我一句,等这个话题说完告辞一声让我先忙然后立马就下去了,有时候觉得还有交待,又再上来把话说尽然后再下去。今天,他终于忍无可忍了,说了句“抱歉,不适应你的MSN回应速度,忙别的去了”,然后kua地一下就又下去了,剩下我惘然地对着空白。好不懊恼。
        谋有了好好之后,陷入不得已的忙碌中,难得在线的时候,中途常常有各种事务,我的一腔热情也时常被她那一端像卡带般的回话速度而不得已卡在半空。这么一想,我好像倒也深深地体会到了他的感觉。
        最早的时候,每个人都是这样吧,看见朋友在线,觉得像是路上的照面,不打招呼多么的奇怪和冷落人。这也是科技给人新添加的一种累赘。渐渐的,MSN上人的存在的可能性越来越不可测,我的意思是说除了是真正的“离开”、“马上回来”、“外出就餐”状态之外,用这些来婉言表达自己“很忙、不方便聊天”的也越来越正常,大家就都可以很包容地理解不回话后面的种种缘由,这都是属于“善意的谎言”范畴,绝大多数情况无关大碍(当然,有些“离开”、“马上回来”、“外出就餐”也能成为工作上为自己开脱某些干系的理由)。
        我有一个朋友无论何时永远都是在“外出就餐”中,但我知道我一跟他说话他肯定像神明似地立时就能“回来”了;而另一个较真的朋友,有一次追着质问我为什么前一天她在MSN上跟我说话我不理她,而我不知道前一天她跟我说话的那一刻,到底出什么妖娥子了我并没有接到她一闪一闪黄晶晶的对话框(那时还远在海底光缆中断事故之前很久呢),其实也并非火急火燎的要紧事,可事后不论我做何解释怎么都像是“何患无辞”似的虚伪。脾气爽快一点的,直接在签名档写“巨忙中,不闲聊,非工作的事勿谈!”——显然是一副快被工作逼疯了的忙乱样——可是这种冷冰冰,就像单位里总有几间写着“非公勿扰”几个大字的神秘房间!
        有时候,我在线,也许仅仅只是想让人知道“我在此处”,不是在别处。挂念我的人儿,不用几天不见我就挂心地发短信问我“疯哪去了”。或者我心情低落,也不大想说话,可是又不想断了线,以免切断了跟世界保持关系的一个入口(天知道这个入口有什么实在的作用、能保持什么关系),留下一个更加孤独的自己。
        凡此种种,后来就像一个潜规则了吧,不管用哪种状态来充当借口,甚至后来也懒得找什么借口来表示自己很忙了,总之拉家常的越来越少,大家心照不宣,有事就说,几句就完,这于己于别人似乎都挺好。可是,人的很多纯真的地方,像我开始讲的那个朋友的性情,以及感情最原始的最热络的那种劲头,就是这样在“你亦然,我亦亦然”的互相同化中有些消减了吧,我们都变成了忙碌背后用一个蓝色小人代替的千篇一律的脸,冷冰冰的。


    潘多拉盒子的迷惑性
        说到八卦,我不得不说birk曾经给我讲的一件事深深的影响了我,以至于今天看到一些文字(尤其是关注到留言)的时候,禁不住脑子里浮想连篇(我这没用到正道上的想像力啊)。。。


    占星术
        “奇怪的是,你也许相当自满,或是认识不到你的错误,或就是不会理会它们。因为你太迷人了,你经常侥幸逃脱,但从不会长,一个仁慈有判断力的伴侣或者朋友会帮着劝阻你改掉这种脾性——如果你真正听他们的话。你最好通过一些创造性的艺术形式释放你更‘难以捉摸的情感’。"”
        这是寓言吗?至少有一部分我是信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难过 May 15, 2008
    友邦惊诧记 May 15,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