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6, 2007

    这条路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489.html

        经过一场认真的争执,还带着一点气意。为什么气呢?无非是你说的我不认可同样我也是,我觉得你逻辑不清同样你也是,或者你对我充满了误读同样我对你也是,而大家的态度都是如此的不认可和自负……而想想“气”的原因,也无非只是没有得到一句:“啊,你说得太有理了……”,你是,我也是。
        就算是占了上风又能怎样呢,这些是不是我们“自有的”呢?我们是不是掌握了一套严密的体系(包括思考和认识上的)而不是“道听途说”或“一知半解”呢?而这些争执的话题,可以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也可以看得很严重。
        很多人,先前的和现在的,也是这样吧,势均力敌的两方,也因为激动双颊发红偶尔急得说话磕巴。总好过哪一天对一切置若罔闻了无趣味吧。

        这条路,在这个不明也不暗的时间光顾是最好的。已经隐约开始为吃食而起的热闹了,比如自行车的流动,居于此处或者不居于此处的人的流动,各种市声的流动。“史桂玲食品店”、“宏辉便民店”这样丝毫没有创意和见地的起名,透出的是朴实的底子,由此可以想像到家里的一个精明于生活、占有主导地位的女主人,她像这个城市任何一个中年女人一样,有点微胖,又不是很胖,不事雕琢,不会也不爱打扮,她或者豪爽简单有趣,或者势利刁蛮充满优越感。

        一个在小圈子里越来越知名的小书屋和咖啡馆在胡同深处,华洋杂陈,古旧的建筑细节和表象的时尚语言汇在一起,很符合当今的存在美学。

        一个贵州风格的小饭馆因为生意的兴隆而扩张租下了另一间大屋子,把一个茶庄好笑地夹在中间,好像得意而强悍地预示着茶庄早晚有一天会被挤走或者吞并。

        新疆餐厅的热烈音乐没有引起我进入的热望,那是担心不地道以至于冒名的食物的名不副实,从而引发我对它不必要的批判和不信任。

        我忽然想起一个曾经的朋友,想起他在北京深秋的日子里,住在这个砖青色民风浓郁的胡同的某一处,消解着自己的不如意和惆怅之感。他有一些不大圆滑的性格,和清高孤傲。

        我接着又想起的一个很久很久不见的儿时同学,他热爱音乐,吉他弹得好极了,作为一个同龄人,他刚刚开始在这个城市和地域的生活。未来会怎样,有时我会设身处地地为他想想,但我知道,我想得永远不会有他多。

        几辆挎斗摩托带着重金属的音乐轰隆经过,一如既往地嚣张,在这条不算宽的小路上,闲散走路的人不得不侧身对他们注目。我却觉得这样的张狂,已经成为不合时宜的自以为是的时髦了。

        如果没有风,太阳才肯专注地照,才能够感觉到热了。不像盛夏,热得理所当然不由分说。现在,干燥、有时风尘,呼吸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接近于刺激,却还不是完完全的刺激,恐怕是各种粒子在大气中摩擦生热或者放电时释放的那种“爆裂”的气味。热也热得温吞迟疑,进一步,退两步,又混沌,又不彻底。让人揣测洪荒初始时的状况莫不如此吧,或者某样革命的发端,有种振臂的力量涌动其中。我这个比喻也太大了。不过,在这样的时节,想来一些变化的愿景,倒是真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落樱时节 Apr 6, 2007

    评论

  • 是的,就是那次争论让我有些感触,最后我也是个旁观者,看另外两个人在自己世界里自说自话。
  • 道理是圆的,怎么说都行,别争了啊,乖,才12:40再睡会去吧,这样消气.
  • 经过一场认真的争执,还带着一点气意。为什么气呢?无非是你说的我不认可同样我也是,我觉得你逻辑不清同样你也是,或者你对我充满了误读同样我对你也是,而大家的态度都是如此的不认可和自负……而想想“气”的原因,也无非只是没有得到一句:“啊,你说得太有理了……”,你是,我也是。最后我们都要到哪里去寻找安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