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31, 2007

    美味 - [看电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492.html

        上周末去银行时,因为知道要排很久的队,就挑了本《西风独自凉》带着看,结果一看就入定了,一边分出一点心要用耳朵听着电子声音的叫号,一边希望就这样吧别那么早到我。回来后还是撒不下手,因为有比看书还要正经的事情等着要做,看的时候就老是回想起以前上学时妈在耳边唠叨的“看闲书”这几个字,也不忍花更多的时间,倒反而以史上最快的速度看完了。
        这是一部唇齿留香的书,接连好多天一旦脑袋闲了就不由得回味着进入到那种温柔乡里去。前几日见谋时还能给她背出几句里面用来做章节名的诗词。不过可能我让朴月老师失了望,我不是陷在她所说的那种“情怀”之中,而是陷在了“意境”中,就是那种伤春悲秋、琪花瑶草、软玉温香的字字句句织出来的意境(突然想到高三时对宋词的口味和高烧),当然,也有词人的品性和那个时代士大夫的孤诣优雅和飘泊零落。
        毕竟是二十年前的旧作,虽然这种穿插史实又加以发挥的历史小说的结构和手法没有新意,但朴月自己的文风和底子跟纳兰的诗词融合得很好,后来找到朴月老师自己的博客,果然也是这么个素性寡淡之人。她自己也说,“我是古典文学尤其是诗词之属熏陶培育长大的,受这种熏陶培育,缺点是缺少了一份积极竞逐之心,以谦退为习,含蓄为常,不太适宜现代这做什么都得冲锋陷阵,炫己扬才的时尚。优点就是淡泊宁静,凡事随遇随缘,不汲汲营求,自然也就少了那一份既有所求、便难免常存于心中患得患失的疑惧。这一点,倒隐隐就合于‘知足常乐’的古训了。”
        在书里附录的她早年的一篇论文《一往情深深几许》里,提了一句,贾宝玉的身上有纳兰容若的影子,而对照纳兰词,又实有若干蛛丝马迹可循,引人臆测。果然看的时候觉得很相熟的感觉,比如佩蓉出生于杭州的家世、父亲是容若的姑父、丧母投奔舅父明珠、两人没有媒妁之言的作主,等等。这个之后再细说。






        时间有限,看电影的速度慢下来,比较短的40分钟的新剧集还能允许跟着BT一周更新一下,动辄一两小时太长的片子不太敢轻易问津。这样的好处是让好电影的片断总是在心里盘桓,不时地拎出来咂摸一下滋味。最近老在想起的是《窃听风暴》(The Lives of Others ,并非是个大动作大场面的暴力片,直接照字面译做“他人的生活”其实更好)里的监听特工Wiesler,他从头到尾没什么特别的大段的台词或起伏的表情,倒是周围所有人的语言和情感要比他来得丰富巨烈。他做为一个犀利的训练有素的细节捕捉者、个中体味在其中的旁观视角,与我们这些看客的观察和旁观不约而同地谋合了。从剧本本身来说,我最喜欢的是Wiesler因为有了感情、良知和是非观的掺入,在监听过程中主动“改写”了剧情的走向(比如接通作家的门铃让他看到自己妻子和文化部长的私情,以及自己扮作作家妻子的fans让她恢复对自己演出生涯的自信,尽管唤起的只是她一次的“苏醒”而不能阻止她之后继续的沉沦),编剧这样的“借力”方式,比借助于历史或者人物关系自身的发展和走向来说要有技巧得多,并且让Wiesler的旁观位置变成主观(不过就算他一直处于旁观,恐怕也能很好地把故事讲下去,只不过这样他跟整个情节的联系就弱了)。这个死板的老头,有板有眼,就算不是特工身份,也太符合德国人的方式,连上楼下楼时,上身也是丝毫不晃动,这个细节真不错,包括结尾作家找到代号XX-7的他,过其身而未相认,如同“戴安道夜访友未敲门却兴尽而返”的这种意境,我想不出更好的一个词,先叫它“隐忍”,不是“放”而是“收”的好。他家里没有多余的摆设,就连厨房里也没有温情的食物盒子零零碎碎的厨具,只有晚上回来瞬间可以制作好的一盘面条外加即食肉酱。他被作家夫妇的真情所感,回来倍觉空虚寂寞,召来一个肥硕而巨乳、跟他比例完全失调的妓女,当他把头埋在像一堵山一样的巨胸中让她不要走时,只有这唯一的一笔,让人看到他身上真实的人性和颇感苦涩的一面。
        这是个很饱和的电影,片末让人想比较的是,柏林墙推倒东西德统一的短短6年后,作家就可以在国家安全部的阅览室里,随意借阅和查索当时的秘密警察的资料,如此高的公开度和透明度,敢于正视和面对历史,这一点,有些不可思议(尤其是想到中国文革中以及结束后的政治气候,许多问题到现在还不能明说,google上查一些敏感人物、敏感史实,打开的网页十之八九都是已不存在),也真是值得思考。陆续看了一些评论,觉得杨瑞春崔卫平龙应台的三篇谈得比较深。
        另外觉得在枯燥的政治之余很有生活趣的一段,那个“傻乎乎”不带脑子的Wiesler的监听同事,倒是扮演了一个良善的效果,他的监听记录被电影的语言诗化了,写得像一部小说中的一个片断,那种旁观者的口吻,又不由自主地溶入了“我”的感情和观望进去,所以制造出有些喜剧幽默的气氛,把沉重的色调给匀淡了(当然这是剧本的功劳):“两人因为德雷曼太太是否应该去见同学(其实是色情文化部长)争吵,她最终还是去了,拉齐奥痛苦地待在家里。大概20分钟后,德雷曼太太居然回家了!不仅是拉齐奥,连我也觉得是个惊喜,他看起来很幸福,然后两人发生关系,她说她再也不会离开他了,他说现在我有灵感工作了……据猜测,将有新的剧本诞生了。上周因为种种困难,剧本写作一直难以进行,为什么她会突然改变呢,听得出,她对拉齐奥更加依恋了,爱情再次被点燃……”









        昨晚上为了入睡点开了一集《Rome Season》,意料中的好片子,细节太好太扎实了,HBO和BBC把钱这样花倒也值。恺撒、波罗、沃伦诺斯几个演员挺到位,安东尼显得弱了。片头做得很有趣,百看不厌,古罗马市井深处,拥挤的巷道,熙攘人流,画壁和梁柱上的人和兽的画像,有的是简笔线条,有的是深雕细刻,随着镜头的所过之处,一个个都动起来,又热闹,又能感到生活背后的混乱。不再赘言,想重新梳理这段历史的,不用再看大部头的《罗马帝国衰亡史》了,直接看这个强档电视剧就行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二三事 Mar 31, 2010
    蘑菇 Mar 31,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