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26, 2007

    旧事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06.html

      终于在饭局不断的情况下集中精力把《旧上海租界史话》剩下的一半看完了。每当我坐在沙发上捧着书时,弟就在眼前晃着说:“欧阳婷别装模作样了看不进去就别看了!”他不知我着实对这本书兴趣盎然啊。摘我印象最深的几段:

      那时候代人叹穷成了一种职业,并形成了叹穷的专门唱腔和唱词,被讲作“叹章头”。据说,中国各地的地方戏大多叫作“滩簧”或“滩”,如宁波的甬滩、苏州的苏滩、上海的本滩等,许多老艺人的回忆录中提到,“滩”原作“叹”,是从“叹章头”发展过来的。约清代以后,大多数“议单”或转买地契中还特指“永不叹乞”,于是清代的地契和“议单”也讲作“叹乞”或“叹契”。

      租界的火警报警和消防系统比较健全,消防能力也比较强大(比如工部局建立的“上海水龙公所”),有力地保障了城市的安全,租界这种制度也影响华界消防制度的发展。当时的上海道,号召老城厢的大小救火会形成一个统一的整体,又拨款营建了救火联合会瞭望台和警钟楼,站在台上可以瞭望到整个老城厢。联合救火会仿租界火警制度,将老城厢划成几个火政区,并规定一旦发现火情,先敲响大钟25响,稍作停顿后再敲,敲响一下表示肇嘉浜(今复兴东路)城南起火,二下表示肇嘉浜北城内起火,三下表示十六铺一带起火,四下表示南火车站一带起火,五下放生局一带起火。朱文柄的《海上竹枝词》描写了联合救火会的钟声和上海人的心态:“乱钟初敲莫慌张,几下分清按地方;但愿听来非本界,尽堪高卧不提防。”

      1884年6月,上海得到了关于欧洲主要丝茧产地--意大利丝茧将歉收的传说,于是这一年上海等地出现疯狂收购丝茧之风,丝茧价也大幅度上涨。而事实上,当年意大利丝茧不仅没有减产,还获得丰收,欧洲的丝茧已供过于求而大幅跌价,欧洲商人早已通过电报获得了这一商业信息,而中国商人信息完全闭塞还被蒙在鼓里大肆收购丝茧。9月份后,该消息逐渐传出,立即引起丝价大跌。在这次丝茧大跌价中,损失最惨重的就是“红顶商人”胡雪岩,当他获知当年丝茧紧缺时,不仅调集了自己的全部资金,还通过借贷大量收购丝茧。当他完成收购后不久,丝茧价格就急剧下跌,英国领事的报告里是这样写的:“胡雪岩将其12000包的巨额存丝出售,由一家英国商行购入,据说这是上海商行里曾做过的最大一笔交易。这位大官在这场投机中损失估计达150万两(35万镑),因此这一损失在中国影响是很大的。”
      电报在商业等方面的作用无疑是很重要的。1880年,李鸿章向皇帝上《奏设电报摺》,这段奏章写得真好,再拎点出来:
      “用兵之道,必以神速为贵。是以泰西各国于讲求枪炮之外,水路则有快轮船,陆路则有火轮车,以此用兵飞行绝迹,而数万里海洋欲通军信,则又有电报之法,于是和则以玉帛相亲,战则以兵戎相见,海国如户庭焉。近来,俄罗斯、日本国均效而行之,故由各国以至上海,莫不设立电报局,瞬息之间可以互相问答;独中国文书尚恃驿递,虽日行六百里,加紧亦迟速悬殊。查俄国水线可达上海,旱线可达克图,其消息灵捷极矣。即曾纪泽由俄国电报到上海,只须一日,而由上海至京城,现系轮船附寄,尚需六七日到京城,如遇海道不通,由驿必以十日为期,是上海至京城仅两千数百里,较至俄国至上海,消息返迟十倍。倘遇用兵之际,彼等外国军信速于中国,利害已判若径庭,且其铁甲等项兵船在海岸日行千余里,势必声东击西,莫可测度,全赖军报神速,相机调援,是电报实为防务必须之物……现自北洋以至南洋,调兵馈饷,在在俱关紧要,亟宜设立电报,以通气脉……”后来李鸿章委托盛宣怀在上海创建了中国电报局。

      西方列强践踏中国主权,割占中国领土、在中国设立租界、强近开放通商口岸,中国的海关主权、司法主权、领海主权和外交主权都在一步步地丧失,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在清代后期,受租界经济和市政发展的影响,上海华界的经济和市政建设也获得了刺激和发展。

      再插播几个当时的“洋泾浜”英语。开麦拉、德律风不消说了,挪,还有这些:
      好法身(how fashion)
      沙法身(so fashion)
      勃郎由(belong you)
      勃郎妹(belong me)
      新桑葛二(sing song girl,特指上海的妓女)
      温得拉(one dollar)
      吞的福(twenty-four)
      开泼度(keep door)
      拿摩温(number one,指那些对进出工厂的女工搜身的女工头、女大班)
      混枪势(one chance,即混水摸鱼)
      瘪三(beg for,洋泾浜语读为beg say,“瘪三”由此而来)
      ……
      俺觉得,秀水街秀水市场里的那些泼辣生意人,看到这些肯定也会倍感亲切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雪界 Feb 26, 2010
    生活可乐 Feb 26,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