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21, 2007

    95分电影 - [看电影]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07.html

      昨天跟弟窝在家里看了2个片子。先是《巴别塔》,看到中间3个故事来回切换的时候他故意挑衅气我:
      “欧阳婷你说这个片子到底想讲啥呀?”
      “讲人的愚昧无知造成的连锁反应也就是蝴蝶效应呗。”
      (3分钟or5分钟后)“欧阳婷你说这个片子到底想讲啥呀?”
      “你往下看撒,好片子都是在看完后好久还意犹未尽。”
      “哦哟这个片子不就是得了个奥斯卡提名嘛就了不得了你就推崇得不行了!”
      “我不是说这个片子好,一切还没看完之前不要轻易下断言。”
      “欧阳婷那你说这个片子到底想讲啥呀?”
      “@!%¥#^?&……”
      轮到少儿非常不宜镜头的时候,气氛有点尴尬啊,哈哈,他就主动上去一边拖快进键一边说,“欧阳婷你就给我推荐黄色电影毒害我纯洁心灵吧。”瞧瞧,这就是跟熟人一起看片子好玩的地方啊。

      后来我们一起再挑一个片子,拖着快进键先瞧瞧《科学睡眠》的画面,不错,好像是科幻片,自打我看了《Heroes》之后,就更加喜欢科幻片了。
      没到2分钟我就说这个男主角好熟悉啊他肯定演过别的什么;没过2分钟我又喃喃自语这个男主角好熟悉啊他肯定演过别的什么。弟实在不耐烦了按了暂停键让我google查去,我假装算了我还是不多事了推辞一番还是去查了。哈,难怪呢,果然啊,原来就是上一部《巴别塔》里开出租车来接保姆回墨西哥参加儿子婚礼的那个帅司机Gael García Bernal啊,人以前还演过《摩托日记》呢(可见还是求甚解对啊)。
      看了以后才知道并不是科幻片,但可真好看啊,超强的想像力(像一朵接着一朵开花似的想像力以及那些奇思妙想的表现方法真得是太棒了)、豪华繁杂但不失水准的道具(我看着都能想到道具组、服装组之累啊)、童真之心、害怕受伤害所以对爱情的犹豫及可爱的掩饰、紧张时候动不动脱口而出口无遮拦的粗话玩笑假装表示不在乎,比如“悬崖上的山羊”这个比喻,要想知道什么意思就看这个片子吧(算是做个小广告),比如Stephane打算回墨西哥时去跟Stephanie告别,背朝阳台坐在地上,他对她说:
      “听着,把手指放在这边,摸摸这里,耳朵背后和眼镜,感觉好像眼镜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哦,真的唉,真奇怪。”
      “是吧,我一直喜欢这样。”
      “隐形眼镜难受死了。”
      “就好像你用左手触摸自己的小弟弟一样。”
      “可我没有小弟弟。”
      “可你有左手啊。”
      ……
      脑子会有点不跟趟,有时分不清到底是Stephane or Stephanie的梦境还是他俩的现实生活。
      还记得电影开篇Stephane在TV里说的那段话吧(片头的片花做得可真cute):
      “今晚我将给大家介绍梦是如何生成的,人们以为这仅仅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程序,但事实上,这过程还要复杂一些。其实,做梦的关键在于一系列复杂因素的微妙结合,首先,我们放入一些随意的想法,然后,加入日常中的某些记忆,最后,再与我们的回忆相结合,比如说两个人的,爱情、友情、亲情以及所有这些关系结合……白天听过的某首音乐,或者自己见过的某些事物,是的,这样就产生了一场梦境……”
      奇怪的充满诡异的粉红色气体“嘭”地从加热的桶子里冒出来,Stephane开始压低嗓子私语:“是的,就这样,让我们开始吧,我轻轻地自言自语而不想唤醒自己,我看见父亲在那里,再一次看到他如此健康,真是开心,我几乎有点忘了他长什么样了,也许有些帅气?对,我想起来了,那是在一场音乐会上,那可是达克·埃灵顿(Duke Ellington)的音乐会,难以置信,达克·埃灵顿,乐队开始演奏了,贝司、鼓、所有乐器,奏出最棒的摇摆旋律,如此令人陶醉,这时达克走上舞台,他身着白色燕尾声服,容光焕发。‘杜克!1958年有人邀请我在奥林匹亚看了他的演出!’‘爸爸,这不念杜克·埃灵顿,应该是达克·埃灵顿,这是一个梦!’‘什么?’‘对不起爸爸,你已经去世了,癌症夺去了你的生命。’‘不!’……我伤心死了,我泪流成河,在梦境中情感排山倒海般涌来。”
      这是今年(2006-2007年)看过的最好的“95分电影”,有点《天使爱美丽》的气质但比《天使爱美丽》玩得更狠更魔幻,有点《两小无猜》的恋恋深情但比《两小无猜》更遮掩真感情更比拼谁更假装不在乎。好喜欢这样不着调但充满乐趣和温馨的人生哦。还喜欢Stephane穿着竖俩耳朵的狼外套玩乐队,以及Stephanie粗线的杂色厚毛衣。
      以及这样一个地方。你在外面玩累了,又回到20年或者更多年以前,你回来,小屋里一切照旧,短了一截的床,铺着色彩浓烈的床单,小闹钟,相框里还是稚气的面孔,旁边摆着一堆儿时的小玩意,墙上贴着已经卷了边的老照片,箱子里是很多舍不得扔的稀奇古怪的宝贝,衣服挂在壁橱里,好像依稀还有当时疯跑留下的汗味,穿在还未发胖的身上,但袖子已短了好大一截,口袋里有当年没来得及掏出的一个发夹、纸片、糖,或者其他什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杂记 Feb 21, 2009

    评论

  • 不错的电影不错的博客
  • 你弟弟直呼你名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