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17, 2007

    又一个美梦 - [潜意识的深海]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10.html

        美梦总是在关键的地方因为醒过来了而掉链子,这是普遍性真理。
      梦见自己要出演一个舞台剧,一人分饰三角,第一个角色是山里的牧童,另两个是什么不记得了。临要上场了我还没和男主角对过台词呢,都在各背各的没在一起合过呢,这可够悬的了,更悬的是我还有点不能保证自己的有几段大台词到时能不能说顺溜。赶紧再从头背一遍,可时间它愉悦地过去得真快呀。戏还有几个小时开演,陈洁已经换好了服装(天,怎么会梦见她呢?),她的戏服是现代的,咖啡色的长裙,配着一双同色系的平底小皮鞋和白袜子,好摩登好淑女啊,我心里羡慕她的打扮,不过转而想想自己是要在同一场里演三个角色的,论实力论台词量和表演力度当然强过她这个just外表美的花瓶。可我要出门时突然发现,牧童穿的肚兜,忘了准备了。怎么办?怎么办?用我的吊带改成一个肚兜吗?还是赶紧差人买去?电话铃执拗地响了长长的两遍,于是,我的一天在这个从梦里带出来的“怎么办”中开始了。

      今天喝了春节始的第一场小酒,有人喜不自禁,有人超常发挥,有人后劲十足,酒桌上的对话如同职场上一样见仁见智,真是智慧的交锋,灵光闪现,又机俏又漂亮,又要晓得面子礼数又要善于迂回而不败下风,比如,“你不要跟我讲故事了”、“男人既有社会角色也有家庭角色,你的社会角色做得很好了,我希望你家庭角色不要太为难,我没有家庭角色,所以我的酒多喝点”。
      俺陪吃陪喝陪聊陪坐若干小时之后,买鞭炮修头发。鞭炮忘在试衣服的痁里跑回去安然地找回来,头发在发型师不停抚摩说软软的像毛毡子之后剪得还不错,虽然这个场景描述起来有点像变态。明天去扫墓。年关已至,仪式感的事情一样一样都做了,便越来越有些过年的喜气。
      看看从前乡下是怎样过年的:
      “年年岁暮,都要请鬼神来家作客。先是‘请祖宗’。同请活人一样,荤素十二道菜,还有酒。来客都是近几十年内先后过世的亲人,在前一天晚上烧香纸预约了的。以往相依为命,现在泉路杳茫。一年将尽,大家在一起吃顿饭,重温一下无常的天伦,也表示一下生者的思念与孝心。客虽无形于声,主亦恭肃谨敬。别来多少事,都在不言中。”
      “请过祖宗不久,春节就来了。大除夕家家都要请神。一张方桌,神坐三面,朝大门的一面空着。上列香炉烛台,下镶绣花桌围,桌围前放一蒲团,供家人磕头。家家请神都是三道菜,整只猪头,整只留着三根尾羽的公鸡,整只带鳞鳍的鲤鱼。都是事先腌制好并晒干了的。蒸熟后贴上红纸剪花上桌,红烛高烧,炉香缭绕,气氛热烈隆重。但是谁都不知道,所请究为何神。神祇太多,座上不过是一个象征。”
      “过了大年就是元宵节,叫小年。还要给神们供灯。大年请的是大神,小年供的是小神。灯杯比酒盅还小,光焰如萤如豆。放在门角落里的是供门神欣赏的,放在锅台上的是供灶公欣赏的,放在便桶旁边的是供紫姑欣赏的……”
      这一段,摘自高尔泰先生的书。

    分享到:

    评论

  • 三十的上午,外边在蹦着炮仗,我在看你的博。一点点的喜气开始蔓延,当然,我起晚上,还有点忙乱。喝小酒好,请逝去的人喝酒也真好,别来多少事,都在不言中,这句也真好。过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