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6, 2007

    春风沉醉的晚上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13.html

        昨晚和麦田从办公室里出来,大概已7点了吧,发现天光竟然还亮,两个人都有些高兴,黑漆漆地走路的日子终于可以不再了。好盼望夏天,只有在夏天(或者还有春天秋天,反正不是冬天,才想好好打扮自己,神清气爽的模样,不像现在这么懈怠),结束工作以后还是日当头,一天的时间还长着呢,还可以干好多事,不用着急上赶着回家。
        在美术馆等车的时候,好像还闻到了一股下过雨后的那种泥土味道,虽然不大可能,但是又那么不像我平白无故的想象。回到小区,小学校门口,一个男人在路灯留下的黑影子里拉手风琴,《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曲子对他来说好像是生疏的,或者他还是个初练者,好几个关键地方的音都摸不准,便又回过去重来,本来已经预设好向前走的耳朵,只好跟着他的拧巴进三步又回一小步。像是本可以划直的直线,突然胳膊被人一撞,或者一个急刹车,不得已给划弯了歪了。但这又何妨,这个安静的小区里这么美妙的手风琴的声音。我真想看清楚他的模样,就故意从他旁边走过,虽然那个方向不是我回家的方向。

        最近泪点实在太低了,刚才谋打来电话让我看十套的《人物》,看到翟桂荣大夫3分钟内顺利麻溜地把5胞胎取出来,看到那几个难看的却哭音响亮的小家伙,我也跟着哭起来。哭完了,还对着镜子要看看自己的哭相。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北方和南方 Feb 6, 2013

    评论

  • 瞎哭
  • 瞎哭
  • wo xihuan ni kuqi
  • 你的感受真象是对春天的,做为人,年年都会过一个春天,可是好象很多人闻到春泥、春雨、春的气息都会欣喜,看来,人还是挺喜欢重复的。呵呵,这个结论,得出的跟我想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