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20, 2007

    谁也别说王朔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29.html

        我的意思是说,任何试图用最精彩的语言来评价王朔的文字在王朔面前都显得弱不禁风了,任何微言大义正襟危坐试图说理和思辨的想法都架不住王朔“梆梆梆”对面扔过来的三言两语的大实话大糙话,所以可以忽略过去,直接看王朔本人的话好了。那浑不吝大嘴一张大手一挥乱来一气的爽,句句锥心,即不留面子又不管不顾。比如王小峰那篇像是写论文劲头的“大时代”文章,其实说白了,就是想说“你王朔当年也嘲讽过大众媚俗文化,可你自己不就是内地大众文化最早的话语贡献者和既得利益者吗?”可三联做文章不能像王朔一样惜言如金呐(哥们甚至对记者说,“我不愿意把这些话讲给你们听了,你们听了也不付钱,我们谁都没挣着钱”),所以这不怪写作者,只能怪对手是王朔。
        《三联》和《南方周末》的两篇访谈看下来,像是又看了一集《与青春有关的日子》的续集,好像方言在里面得拨得拨的又接着瞎掰活一气,把好多人和事情囫囵个儿地开涮了一把之后,还不由得让听者说句“精彩!”
        三联从得到的素材里拎出了个“王朔的思想武器”,我倒觉得也未必,《时间简史》、《金刚经》等,恐怕也就是近几年对他的思想体系影响比较大的几本书而已,或者说到了一个阶段,他也开始反思之前所鄙夷所不屑的一些价值体系了,比如他动不动就把一些事情的因果关系归究到“守恒”上,好几处反复说得看中国革命史,mao的功绩,就在于革命党转成执政党之后一切问题的核心都是平等,虽然那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最小、国家不让强者更强弱者更弱,中国革命最功德无量的就是把儒家的士大夫这个等级给废了等等。
        三联放出的烟幕弹,是说“王朔归来”了,借“为老王家的人”鸣不平,实际上是又有大动作“要再度发表作品了”。照这样说还挺悬乎的,王朔还挺处心积虑的。再说了,又是从哪里归来了?归到哪里来了?人家可从没离开过呀,只不过自己玩着,深居简出呢,就算不写东西也好好活着呢,坚持拒绝好意的和非好意的媒体采访,没有现到媒体和舆论的眼皮子底下而已。动不动搞个“归来”、“复出”的,都是媒体在自话自说,把简单的事情弄得复杂,不允许人家该干嘛干嘛。
        王朔的话语方式还是很有技巧的,最常用的格式、最善用的一招是先把自己否了,再去反精英反权威。比如先占住制高点“所有人性的弱点我都有,我承认我庸俗,我也不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然后再“突突突”地向别人扫射,“别以为多看几本书就比别人高明了,谁也不比谁明白什么”。这么个,有言在先了,别人再想反击指责他什么都显得没话说了。笨嘴拙舌不会能言善辩当场跟人掐架的人可以学几招精髓了。叶京就无比委屈地说,“当年王朔成为攻击对象时他说‘我是流氓我怕谁呀’,原来我以为他说这话的时候他是假流氓,我是真流氓,现在反过来来,他真成一流氓了,我倒成了假流氓,他的话就是既把你给讽刺了又让你觉得挺舒服。”
        当然了,他说得多了,自然而然地也会现出自己身上矛盾的一面,就像他承认的自己原先戴过很多个面具,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再深究一点,按照他的“众生平等”说,“所有人的冲突全是人造成的,人互相打实在无聊,输赢就一口气,也没输什么,大家都是打糊涂仗”,表面上看是全然参透活明白了,可这个其实也经不起推敲,照这样说,他倒也不该把季羡林、金庸、87版《红楼梦》全都简单地几句话就给全否了,不是“谁也不比谁明白什么”吗?照他的说法,真正看得明白的人,就该缄口不语来着。
        关于人生观世界观的就不说了,说说我看到几处笑不停的,真是痞气不减当年呀:
        “地主才认为金子是最好的,就跟镶了一口大金牙似的。得土到什么地步才会去喜欢黄金呀。玩大金牙!”
        “电影电影无聊,电视剧电视剧不像个东西,娱乐节目傻死了,时尚是多土的一个事,一身名牌多贱啊,一帮人完全不顾黄种人的特点。”
        “满清这帮土鳖,那就是东北农民,故宫里拿宝石做成树搁在那儿,多土呀。”
        (郑渊洁也开了一个脱口秀视频。)“他挺有意思的,我准备开那个,我聊死他们。”
        “‘80后’这帮孙子只知有港台,他们基本上没有形成战斗力,我们‘五、六、七’一出动就打垮他们。现在是50年代、60年代人掌握社会资源,社会一定会按照这些人的意志运转。”
        “年轻算屁呀,谁没年轻过?你老过吗?真是的。真是不到岁数好多事您还不知道呢。”
        哦,对了,最强憾的是:“我一向的做人原则,标准在我这儿,标准永远不能交到别人手里。”这一点可真值得学习。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夸张&怀旧 Jan 20, 2008
    一时三刻 Jan 20, 2006

    评论

  • 麻烦以后分下段,看着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