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16, 2007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四) - [草木有情]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30.html

        早上姑娘们起得比我早,醒来时躺在床上听着各种各样小盒子开开合合的啪嗒声,知道是在那里化妆呢。她们怕吵着我一直在很小声说话,悉悉娑娑地走路,很有礼貌。韩国女孩大多都不算漂亮,但好像天生就会化妆,浓浓的眼线液,扑闪的眉毛,那么通晓如何放大自己脸部的优点。如果我是男人,若问女人在做什么的时候最性感,那我肯定会回答是化妆时,尤其是不过分流连于镜子、利索得三五分钟内就搞定一个神清气爽的自己的那种。
        窝在露台的沙发上晒太阳看书上网,中午才出门去了趟西溪湿地,在人满为患的这一天往郊区走走还是比较好的。回来在开元路上吃饭时,遇到了小六的店。话是从我脖子上戴的玉说起。挨个儿试那些民族风格的手镯时,他问我戴的是不是羊脂玉,还让摘下来给他瞧瞧,边看边说挺值钱呢千万得自己收藏着不要给卖了。心想这人还挺懂,不过也够不见外的了。反问他,果然,新疆人,家也在乌鲁木齐。冲他这样爽直的性格就猜出八九了。他学美术出身,碰巧也做过杂志设计,开小店是闲职,正想做一本关于旅游的直投杂志。见到同乡很是亲切呐,可惜要走了,早两天多好。人与人交接的场合,陌生的际遇,总是叫人高兴的。
        夜晚,离开前,在云水餐厅酒吧外,听留着络腮胡子的胖老外唱Yesterday Once More、Sailing这些歌,他惬意地抱着吉它合着乐队,虽然都是些老调重弹,在这样的情境下却很容易显出温柔动情的一面。
        在路上,我时常想锥子编的那本《丽江的柔软时光》里的一句话,“旅行怎能没有温柔的心意”。忍受车厢里的的异味、打呼的人,有洁癖的人要努力忘掉不知睡过多少人的宾馆床单,或者在出租车上带着戒心假装给一个莫须有的即将在某处接自己的朋友打电话其实是故意说给司机听,等等等等,除去这些,短暂地脱离一下惯性的生活,一个闷坏了的、对自己都有点疲劳的自己,重新“呼”地一下获得了些新的能量,虽然不是重新格式化,但也是重装上阵。这就是一次偶然安排的旅行的好处。
        从看着地图在网上预订宾馆安排行程开始,到最后在原本陌生城市里能够自如地换乘公交车,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有成就感的事情。行走在路上时不时地会为一件小事高兴起来,好像恢复了最真实的自己,一个经常欢呼雀跃、自言自语之后又会笑自己的姑娘。有时候会责怪自己对陌生的人过于持有戒心和矜持,有时候又慨叹原来简单、直接和真诚的相处如此美好。美的景致其实归根结底都是相同的、缺乏个性的,是因为一些特别的人和特别的事才让它们变得生动起来并可能永远定格在记忆的某一处。 










    雨后的小院。














    西溪湿地。狗尾巴草突然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小六的店。


    酒吧的一扇窗。


    深夜南山路。

    分享到:

    评论

  • 文字和图画一样美丽、质朴。好生羡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