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16, 2007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三) - [草木有情]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31.html

        带着的两本书都看完了,一直在找书店,坐车经过八字桥时,忽然看见天目山路上的博库书城,半路下车。这一次又是找对了地方。从书店也可以看出一个城市的气质。
        想去梅家坞,在灵隐附近好容易等着Y5,上车却发现终点是到九溪,原来带着的是去年的地图,线路这么快就变了。门关住了,却意外发现一扇窗子,中途看到了钱塘江,又半路下去。一个人的好处也在这里,可以随时改变主意。还不是观钱江潮的最好时节,也不是在海宁盐官的最佳位置,几天以来天都是阴着的,江水也是灰白色,这又何妨。
        回城歇在湖滨路,过去的店有的改弦易主了,记得去年步行街上的商铺只有一小段,现在整个延长扩大了,多了一线品牌店和华丽食坊,富丽精巧得有些不认识了。虽然是步行街,却依旧允许车辆通行,高峰期时人流车流空气混乱。当年规划审批时,几家星级很高的大酒店出口就正对着湖滨路,现在路的北端又多了个地下停车库,限制车辆通行,就如同阻碍了酒店的入住率和让地下车库形同虚设。
        城市规划没有过多考虑未来,很快便显出了不适应症,网开一面的政策可以自圆其说保护商业环境和经济利益,但是却保护不了路面。03年秋天顺应新西湖工程而生的这条步行街,很快就有两次路面裂开、下沉(06年底又有一次大整修),甚至用上了用来修建水库大坝的黏合度很高的水泥石材。可是修一次补一次,不限重的车辆重压仍然还是沿湖一圈古道古桥的悲伤。
        无论如何,这里始终都是最喧嚣尘上的繁华地带。田叔禾在《西湖游览志》里写,当年从钱塘门一直到涌金门内,有着一道严肃的宫墙,墙内是满人留守驻防的旗营,平常人不大能进去。游湖的人只有坐了轿子,出钱塘门或到涌金门外去坐船这两条路可走,所以涌金门外临湖的颐园、三雅园几家茶馆,常常挤满座客生意兴隆,三雅园里煮空的豆腐干、白莲藕粉这些小吃价廉物美。后来旗营毁了城墙拆了,游人不再上城隍山去消磨半日光阴,而是喜欢聚集在湖滨。就像今天被交口称赞的时尚新地标西湖天地一样,多少年过去了,时移物却是,桌上廉价的卤豆腐干和莲子羹换成了星巴克咖啡哈根达斯冰淇淋以及洋酒和西餐,可也许是坐在同一个完全相同的经纬度上发发幽思。设计了上海新天地的美国人本杰明,在涌金池畔又复制出了一个西湖天地,让寸土寸金的绿荫地泛着时尚光彩,西湖聚敛的嘈杂一拨接着一拨永远不会消停。
        继续租了辆自行车,在南山书屋转了一圈之后开始漫无目的地逛。到杨公堤时,天色暗了,又开始下小雨。这一段长长的路车很少,几乎没什么路人,在雨中骑车,雨密一阵歇一阵,头发有些微潮,也不至于湿了衣服。路越来越黑,永远也不知前面是什么样,加快速度,下坡的时候格外酷,发自内心的舒畅,好像每个毛孔里的晦丧都被吹出去了。“唰”地经过一个女孩,像抓住了一道光线似地她在身后大喊,美女黄龙体育馆怎么走?!停下来在小桥上等,拿出背包里的地图俩人一起找着方向。再次绕到苏小小墓。沿着西湖,怎么走也不会迷路的。
        晚上酒吧里有人在看《异形》,比较阴郁。又踱到新天地,谁让它离住处这么近。雨下大了,到处都变成反光的镜子,坐在星巴克外面,没有让服务生点蜡烛。闪亮的屋里沸腾的全是声音。杭州此时像个空城,不知道人都到哪里去了,唯一可以确信的是,它在等待更加猛烈一轮的节日喧嚣,就在明天。


    钱江。






    南山书屋的窗。






    玻璃屋。


    老庭院。


    杨公堤上绿树环抱的别墅。


    雨中的溪。






    夜晚西湖天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