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12, 2007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二) - [草木有情]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33.html

    the second day。

        是在雨声中醒来的。雨落在玻璃天窗上是“叭嗒叭嗒”,然后玻璃模糊了,透出去看见同样模糊的却亮堂堂的天和树。醒来也不肯起,在这美妙的声音中躺了好一阵儿。要是能带回北京就好了。同屋的人很早就出去了,或者说每天早上这些旅人都不约而同地倾巢而出,然后到了夜晚又鱼贯而回。
        不慌不忙地吃早餐,下楼梯时最后一级台阶没踩实却把脚给扭了。晚上洗澡为了让它赶快好,竟然用热水使劲冲,结果一下子就肿起来了,真是愚蠢到家了。坐在院里喘息甫定还不忘吃手里的苹果,丫丫和它的玩伴在人来疯似地打架,追来追去玩得high极,却不真咬,这才叫自娱自乐。完了又来示好,呼哧哧汗津津地偎在人旁边,任由抚摸。心想birk要是在的话,看见它俩又不知会怎么失控了呢。
        在青年旅馆租了辆自行车,一路往南,过雷峰塔,上苏堤,再拐进孤山、西冷印社。骑车的速度不会像走路那样,因为走的时间太长会对路和景都有些倦了的感觉。白堤断桥出来,从中山中路一直到解放路,吴山广场,一脚踏进朴实生活,跟西湖边上温山软水的杭州是两重天,也与任何一个南方小城无异。杂货,店铺,大公交与小宝马在巷里挤挤挨挨,仿古街虽然是精心还原出来的,满是雕琢味儿,却也有些可看的热闹。想想也是,当年游人必到的就是城隍山,也就是吴山,这里四景园的生意有时候比涌金门外临湖的三雅园还要热闹。杭州人说是出游,总以这吴山为目的,立马吴山上,可以看得到南宋宫城的全部。脚力再不继的人,也要出吴山的脚下,上涌金门外去喝茶。那时的西湖还远在杭州城外西边呢。
        晚上跟L和H聊天。L属热情奔放型,每半年认真工作努力攒钱,然后假期一人背着大包出去游玩一次,行程安排密集,国内大部分值得去的地方都差不多已经走过了,马上第二天又要去上海看F1,可惜网上只订到一张草地票。说到这个,胖胖的H有得炫耀了,他从大背包里翻出皱巴巴一团的东西,打开一看,呵,一面正宗法拉利旗子,过生日时同学送的礼物,当然,第二天的比赛他也少不了。
        H是台湾人,在北京一所大学读法律研究生,台湾的学费要比内地贵一倍还多,但工作以后的薪资也很高,公务员则更高,不过宝岛地小,就业也非常难。显然还是个不怎么晓得艰辛的大孩子,开口闭口是妈妈,反正也迷茫工作,家里愿意继续资助读书,就索性留在校园。以前出来游玩都是住宾馆,住青年旅馆还是头一回,跟以往的体验完全不一样。跟H聊起台湾的原住民,原来并非如我的想像住在山上、年轻一代希望改变闭塞生活才来到城市之类,而是早已经与汉人自然混居,并非被动同化,生活习惯已然与城市人一模一样,年轻人早就不学自己的语言了。H自小跟外婆长大,所幸还会说最地道的闽南语,说起胡德夫,他也一点不知道。
        我们只是偶然的旅人,跟从前火车飞机上认识的大多数人一样,彼此真诚友好地交谈,告别之后恐怕也不会再联络,除非特殊一些的场景和事情才有可能让我们成为人生当中的朋友,那需要一种相像的气场和彼此认同的感应。但这些是会跟行走联在一起的记忆,永远不会忘掉。
        这一天很累,倒头没关灯都睡着了。


    晨光。


    屋外的绿色。


    小院。


    闭目养神的丫丫。


    好奇。


    告别。


    惆怅。


    南山路的树。


    早晨的微风。


    倒影。


    苏堤·两袖清风。


    西湖沿线一圈的公交站牌,服务功能很可心,有到站预告,还有打发时间的电影视频片花和生活小常识。


    me在场。


    海天暮色。


    晚庐。


    等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Jan 12,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