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31, 2006

    12月30日,15点到23点的雪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43.html

        昨晚上准备关机时看到Q上的下雪预报,便取出相机电池,充电,关灯。早上睁眼第一个动作是跳下床拉开窗帘——嗯,果然。
        晚上跟同事们吃完年夜饭出来,挥手说再见之后独自绕了另一条远道。其实是想在好久都没来过的后海一个人走走。
        空气很清冷很新鲜,像是能把在包间里倍受二手烟和各色干锅薰燎的衣服里的混浊气味发狠地给逼出来似的。蹬豪华三轮车的男人一直跟着,跟到路拐角,“姑娘啊,香港来的吧,坐我的车我带你看看酒吧。”一边笑这不合时宜的搭讪,一边跟他瞎贫打镲。
        此刻喜欢这没有被破坏安宁氛围的、被黑夜暂时遮蔽住艳俗的后海。天荷坊往银锭桥走的一段路行人极少,青灰的院墙被天光微微照亮一层,像是等着一个极好的人约黄昏后的故事,或者应合“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的佳境。心不由自主也跟着安静下来。是真安宁,接近于一种无法言说、腾然而起的喜悦。比如经过那些个可爱的小雪人、看见冻得有点结实的冰面上三两个人影已经快走到湖中心时,脑子里即刻闪过a、b、c、d……的名字,真想人来疯地叫她/他出来一起分享这个舒服的时刻,但很快念头便就作罢——既没有打算在这里停留很久,也不想安排一场人为的等待。也许等待和欠奉的耐心会让即兴而起的情绪打折扣。就这样随意地自己走一段路就好了。两个人的喜悦和一个人的自娱自乐断然不同,但一个人时更容易让自己直视到内心。
        最近几个月,不知道是不是也因为冬天的缘故,好像越来越能安于和享受寂寞,并且不以此为沮丧,是一种真享受。这样说感觉好像有点变态,但心境确实跟前几年不大一样。或许是因为心里想法越多越膨胀越觉时间不等人,前几年一经召唤便乐不颠地奔赴过去,三五个人有时一坐坐到半夜酒吧打烊才肯离去的日子已经绝缘很久很久。正在努力把自己往作息规律的正道上引,也越来越尝到规划时间和事情带来的效率。不知这种变化是好还是不好,但至少清楚这不是心态已老或者自我变得狭小,而是努力给自己划划重点,锻炼锻炼自制力。
        在烟袋斜街一家名叫“印in”的小店里,手指着那个跟大衣挂在一起的像大筒子似的黑色布包问价钱。“这个不卖是我自己的”——原来小店里所有东西的设计师就坐在旁边。一分钟之前还听到他在电话里跟朋友打趣:“下雪了,问候一下,老婆孩子可安好?”买了一个木质书签、一个橙黄色没有任何图案做装饰封面的小本子,兴尽而返。
        见惯了的西北三九寒天的大雪,今天只是它千分之一的威力洒在北京,多少还是有些稀奇。稀奇在于一年的只这一次。


















    写了一个“me”




    故意手晃了一下,很喜欢这张的感觉,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一首老歌“雪在烧”




















    亮着温暖灯光的小庭院

    分享到:

    评论

  • 刚才的留言好象没留下任何痕迹。还不如这场脏雪。呵呵,我的不好,你的好,坚持吧。
  • 雪在烧那张,好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