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3, 2006

    TV秀&娱乐秀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56.html

        上次去长沙,只住了两个晚上,了解得不是很多,中间抽空溜出去找湘江,走过最繁华热闹的市中心街区五一路之后,在繁华的背面,马上接着就是浓浓的市井气息。也不是高空直降,就是很自然的过渡,小巷里穿着深蓝色布衣的婆婆,扎堆下棋聊天的老人,修鞋担子,五金店,从走马观花就这一点来看,长沙也是个慢城。
        但这还不是长沙给我最深的印象,最深的印象是扑面而来的浓浓的娱乐氛围。坐在出租车上回酒店时,当司机知道我要去的地方离广电中心很近,他便很打保票地猜测说“你一定是在电视台工作吧”,好像要显出“哥们我可跟广电很熟啊”的样子,很好玩。
        活动的空隙里和夏青老师聊天,她在广电系统工作多年,晚辈们对她很敬重,尤其是那些历届的超女、星姐(长沙本地的选秀活动)们,可以明显地看出她们有多喜欢她,她曾经在超女评委席上的那些真情感性之言也确实让很多人都喜欢她。说起湖南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片非常适合滋生娱乐业的土壤,她说除了有一批强势的电视人之外,湖南人天生的热络和火辣、喜爱参与发起的性格也有关系。所以超女从第一年起就锁定放在二级城市办,虽然有风险但也还是有道理的。
        天娱的这个活动前期并没有投入多大的宣传,从初赛到决赛的周期也比较短,今年纯粹只是个炼手阶段,庆功宴上某老总既斗志昂扬又信心暴棚,明年恐怕会变成多方盈利的大手笔。
        公司负责接待工作的几乎都是一群大学毕业没多久孩子,虽然模样还显小,但好像早都熟谙了一项大型活动的规矩和流程,细节执行得有理有度滴水不露。跟我在一起的Q,刚刚新闻专业毕业,来公司两个月,大大方方也很嘴甜,“婷姐”“婷姐”地叫得很贴心,于是更加喜欢湖南女孩直来直去的性格。我问她既然学新闻为什么不去电台或者报纸工作呢,我总觉得先有一些新闻职业的见识和历炼之后再去做文化经纪活动会更好。她反问我说“你昨天不也说天娱的一些大型活动机会比较锻炼人吗?”


        又一轮黄健翔冲击波来了每个掌握小道消息的人嘴巴高潮了。我就想起前阵看了三联的一个封面大专题《拍大片,挣大钱》的感受。
        这个大专题一字不拉地看了下来,信息还是那些个信息点,院线啦票房啦欧美市场啦国际售卖啦,全部用数字说话,几个记者分不同角度写然后再统在一起。但也因为是分头写的,很多观点和数据资料重复使用,所谓不同角度也并非真的好几个角度,看得脑仁子很累(还发现一个好玩的现象,至少有两篇文章里好几处言必称王朔认为怎么着怎么着,很有把这位爷顶礼膜拜的意思,后来驱使我又去狗哥了一下王朔和孙甘露在《收获》上的对话全文)。
        末了有一篇3P的小稿只看了一遍却印象深刻过目不忘,成为在办公室里跟同事得拨得拨的开心甜点。说的是冯小刚的草根发家史。一个“草根”两字,就完全可以看出这篇文章的立意和立场了。把冯放在一个靶子的重心上,先破再立,俨然把他写成了个鸡贼,外加一副小人像,比如不认字把“靓女”读成“青女”,这就是《夜宴》里周迅为什么叫青女,再比如冯一向地爱哭,怎样用眼泪换来了机会。
        看完这篇文章以后觉得文章不厚道,有点没把冯放在尊重的位置上(我也并非想为冯说好话),所取舍的材料和行文的语气都是服从于主题先行的目的。但是奇怪的是只看一遍所有的细节就全部记住了,比看前面语重心长、恨铁不成钢的严肃的市场及历史原因分析要入心得多。人民群众还是爱娱乐呀。
        我又在想从新闻业条角度来看,这种手段值不值得提倡呢。撇开叶京最近主动跳将出来不管不顾地对媒体大肆爆料之外,作者在这篇文章的写作手法是很聪明的,采取了引用冯周围人的话的方法,大部分的地方都用引语“据***说”,语言和材料的组织自然也是有选择的,为的是来表达作者自己的观点和态度。看似滴水不漏的聪明小技巧就是:多用引语,取舍材料,让新闻当事人这个主角缺失,通过周边的朋友来发言以达到效果。看似客观实际并不是真正的客观(黄健翔的事情也一样)。
        公共媒体上发布的段子,有些可能是称兄道弟的小圈子里饭桌上传阅的八卦,结果不知怎的就登上大众媒体了。就如同三联去年一个做陈凯歌的专题,说当陈凯歌听到张艺谋在柏林电影节获奖,他坐在马桶上久久才说出一句“当年他还是我的摄影师呢”这样的段子。
        没有考证的事实,只是“据**说”,受委屈的人如果来打官司来也是一口窝囊气:我媒体做到了客观,你打官司找错了对象,你该去找放出这话的人。这就是媒体的聪明之处。而放出话的人恐怕也会惊出一身汗吧:私底下推心置腹说的话,怎么真就登出来了,不是被下套了吗,害我和对方结怨。(这样的事可海了去了。)
        媒体的倾向性太容易做了,策划、找自己的观点角度、发出自己的声音,访谈时问题的主宰、控制和诱导、写稿时素材有目的的加工和取舍,结果就引导了一批跟在后面的阅读者。一片喧嚣尘上,一个真相是否是真相,好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而是它由谁传播。
        娱乐八卦也没什么不好,但如果是娱乐杂志这样倒也罢了,《三联》这样的时政类杂志,也用这样的小聪明做这样的文章,对还是不对?这让我很PUZZLE。

    分享到:

    评论

  • 啊啊?俺刚才的留言还没说啥内幕啥言辞呢就不让坐沙发啦?
  • 呵呵,扫黄打飞这事,小道说八九成还是俩人串通了的.飞飞本来找工作,时尚杂志也成,但时尚没面她,被NF试用着,这一闹,NF立刻给她转正啦,哎哎,这媒体,这世道.看不懂捏
  • 长沙,俺喜欢,特别是口味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