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1, 2006

    当大揣子还不是大揣子的时候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70.html

        今天先鄙视一下自己,以己之心度了下别人,发现人家其实是个大咧咧的人,自己却在那里有点小心眼呢。虽然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虚荣虚伪败坏,但可不能都先戴上眼镜去看人要保持自己的善良和真诚啊cleverou同志。
        不喜欢的完了之后不去结交也不背后议论就好了(不过真能这样可成了少见的圣人了)。但是“权威”的心理专家会说这样未免太天真不够世故圆滑,属于***型人格(记不得了),是职场上不擅处理人际关系的原因。这么轻易就扣了这么个大帽子的结论,真是的。不够世故,但能通晓和看清世故就好了;不适合当左右逢源的公务员和交际花,就不去当好了,这也不会影响世界和平安定团结(当然,也不是就此就原谅和容忍自己在某些方面的天真愚钝了)。虽然因为性格不够圆滑抬头碰壁的人和事很多,但因此就下结论说他处理不好人际关系有点狭隘吧,有时候我们身边的社会也有些病态不是吗(天呐,说得太大了去了)。请问心理专家你喜欢处处世故算计的人吗,你希望自己天天身边都围着一群世故的人吗?谁都是不完美的矛盾体啊,心理专家也是。性格和生物都是多样性的,没有精准的定义,只得自己随时调和一下自己。
        哈,这段不是为自己贴金或显得有多超脱,而是针对心理专家的言辞的。咦,怎么突然想到这一遭呢,我这是在发牢骚吗?心理专家又没有惹我。

        今天买了好多书,书名就不列了,S一个下午都在跟我欲言又止地挑起一些话头,比如他好像想给我洗脑似的,说我应该主动接受时尚的驯化;比如他说,“YT说你怎么看的书都是她爸那代人看的啊,我在想你的这个方向是好呢还是不好”。我想说的是,并不是看这样的书就意味老朽了,我在努力保持让自己的眼界很当下不要赶不上趟,可我也确实不想被驯化。不过我没有争辨。看书实在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读什么书和喜欢什么书没有好和不好,那只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兴趣和个人需要,读书和写作这样的文人之道产生不了太大价值的原因,就是因为其实这两者的目的都是为了解决自己很个人的问题的。当然如果看的书对工作和世界和平有利,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昨晚看了一段李敖就台湾军购案破口大骂台湾行政部门负责人苏贞昌的一段视频,好玩呀,之前他还有所准备地拿出自己年轻时的全身大裸照以示抗议,惹得之后进会场时保安对他都很紧张。怎么就能那样骂呢,像骂儿子孙子一样,甚至连儿子孙子还不如,他的咄咄逼人有理声高更显得苏贞昌的愚笨木讷,我真担心李敖应该照顾照顾自己的心脏。
        真要看那么多新闻吗?正在英国读博士的金庸大侠说,“现在每天读书也要4到5个钟头,以前办报很辛苦,每天要写一篇社评、一篇小说,一些大新闻我要看过,还要教记者们做什么新闻,怎么研究。”三头六臂啊!美国报业辛迪加的一个70岁的专栏作家也在说“我每天要看很多新闻报纸……”。季羡林老先生在一篇小文里讲他是怎样使用“时间的边角料”的,其实道理谁都知道,难在“坚持”和“能做到”啊。
        那怎么办呢,就得在正剧开始之前,把用于前戏(比如看文章、写博客、说话唠嗑)的精力收回一些,赶紧干完正剧,然后再接着搞自己喜欢的前戏。之所以留恋于前戏迟迟不开始正剧,有时是因为实在心里很看重很看重这个正剧因而下笔难,有时是因为总有理由给自己找借口先把压力放一边。原来好多人都是这样,可是人家是大家呀:一个闲书呆子的自白
        约束力,就是约束自己对某些事情不保有好奇心,用意念克制自己不要前功尽弃,结果成功了,时间越长就越证明自己的约束力有嘉;就是给自己定的一年半计划,千万要完成啊,否则做人太失败了。
    分享到:

    评论

  • 嗯,第一次这么晚看你的东东,立此为据.